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高]初 七

 









  留在谷底的盡是屍體。

  頭戴著斗笠、穿著黑色斗蓬的怪傢伙,站在崖邊看著那景象,發出讓人不快的冷笑。而在他後頭的,是被兩名天照院奈落的成員押住跪在地上的吉田松陽,以及圍繞在後頭更多的奈落成員。

  碰、碰兩聲,奈洛的成員將兩個人扔在岩地上,那是身體被繩子緊緊綑綁住的高杉晉助及桂小太郎,他們兩個滿臉是血卻依然在地上掙扎著,直到看到了那個景象。

  坂田銀時由兩名奈洛成員從後用改造成武器的法杖指著,就這樣從桂與高杉的中間走了出來,彷彿他是主角。

  而那時的銀時眼睛看著地上,覺得有嗡嗡的聲音在耳邊作響,什麼都沒聽到。

  他沒看向桂的表情,可是能感覺到桂一臉驚愕地看著他。

  他也沒回頭看高杉,而高杉就在他背後扯開喉嚨,呼喊他的名字。

  銀時就像完全沒聽到一樣。

  他慢慢地,走到松陽身後。

  那段時間很長,旁邊靜得嚇人。他這時,終於看到一個人的表情,那就是吉田松陽緩緩地轉過頭,維持著笑容,眼神卻極為認真。銀時真的很少看到松陽這個表情,他的眉頭微微地皺起,那個吉田松陽,才不會皺眉頭呢,他就是個總是保持著無憂無慮笑容的男人啊。

  於是坂田銀時明白了這個表情是什麼意思,那是,拜託你囉,的表情。

  「謝謝。」

  松陽的聲音清晰無比。

  坂田銀時不知道自己那時候露出了什麼表情。

  他拿起刀,想著,這不會錯的,這才是保全兩邊約定的辦法。

  所以他不能猶豫。

  不能猶豫。



  咚。

  銀時打了個冷顫。

  等他回神過來,他看到的是落在地上不知道怎麼稱呼的灰色東西。仔細一看,那好像是石燈籠上半部的部分,似乎是因為本來就粗製濫造,所以剛剛就因為失去平衡自己掉下來了,跟在庭院掃樹葉的銀時沒什麼關係。

  銀時重重地喘了幾口氣,抬起頭,看看那俗到不行的庭院造景,又看看晴朗的天空,他眨眨眼,好一陣子才想起,現在他是個三十歲的男人,因為太過沒用而在高杉暫時的住處打雜。

  並不是前一秒還握著刀。

  落下的不是那個人的頭。

  銀時看看自己握緊的掃把,低下頭,發現自己原本掃起集中的葉子不知何時被弄得亂七八糟,銀時趕緊將落葉掃整齊,掃把掃在地上的沙沙聲,在腦中一直跟什麼重疊。

  就是那個吧,草鞋在岩地上擦行的聲音。

  銀時搖搖頭,在掃著落葉的時候,彎下身把那個落地的石燈籠扶起來,小聲地念了「唉唉現在人蓋房子都好隨便」,然後就這樣留著石燈籠上半的部分在地上,跟石燈籠下半的部分擺在一塊。

  稍微冷靜下來的銀時,僅管他很努力地打起精神,做好庭院的工作,但剛剛閃過的記憶讓他心情糟透了。

  他將掃把收拾好,就去廚房洗把臉,順便從冰箱拿出一罐草莓氣泡酒,打開一口灌盡。

  是因為昨晚夢到了跟高杉最後一次的抱擁嗎?今天只不過就是把腦袋放空,那時候的景象就一下子湧入腦中。

  親手替吉田松陽斬首的記憶。

  那種感覺意外的乾淨俐落,爽快的感覺就像拿竹子試刀一般,刷的一聲,老師的頭就這樣飛了出去,餘光只看見他那淡色的長髮在空中飄散,然後一瞬間模糊起來。

  在之後的記憶當中,銀時只記得自己一直看著天空,那是一片慘白的陰天。他好像聽到桂在哭,而高杉還好嗎?銀時知道高杉衝了出去而被奈落士兵刺瞎了左眼。對了,他那時先回過頭,看到奈落把他們當作屍體一般留在原地,看也不看就走了,而銀時用刀將桂與高杉的繩子切開,高杉一起來就爬去將老師的首級抱起來,取出一張白巾,將老師的頭放在上面,跪在那前面,而桂則是站著靜靜地看著首級。那時的銀時,背對著他們,看了天空非常非常久。

  之後他們好像檢查了一下高杉的眼睛。確認了那沒有救,高杉好像還是很冷靜。

  天照院奈落將松陽的屍體回收了,留下來的就是松陽的首級,而銀時,一直沒去確認松陽的遺容。那很可怕,非常,可怕。

  高杉與桂沒有開口說什麼。

  可是銀時明白,那時高杉竭盡全力的吶喊,是想傳遞什麼給他。

  這件事在他們三人心中都留下了深深的傷痕,傷到想要再度站起來,都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像我這樣的人真的是應該活下來的嗎?在場的三人都是這麼想的吧,誰都希望能用自己的性命,換得松陽一人的存活。怎麼會這樣呢,兩個人的命是否真的比松陽老師的命還大?或是那時能夠抱著松陽一起逃跑嗎?太多、太多的疑問,銀時自己問了自己好幾次,這不是比較的問題,不是能留下什麼的問題,他們都失去了很多東西。

  啊啊啊,好痛苦,好懊悔。

  銀時知道那個選擇令高杉不原諒自己。

  銀時還記得高杉最後拜託他一定要救老師。

  銀時有聽到高杉喊著住手。

  銀時……

  光是把松陽跟高杉擺在一起選擇,就痛得腦中一片空白。

  加了桂真是萬幸。很不可思議,桂對銀時來說很重要卻不是那麼重要,反而在這種選擇當中,讓銀時的腦袋比較清楚。

  但是那時的選擇是,吉田松陽與高杉晉助。

  為了保全吉田松陽而捨棄了高杉晉助,或是為了高杉晉助保全了吉田松陽,不論是哪邊,都讓銀時感覺捨棄了一切一樣。

  最終--

  銀時選擇的是,完成吉田松陽拜託的事,而不是高杉晉助拜託的事。

  不是老師與同伴中間的選擇。

  是與松陽的約定以及想拯救松陽的那份心情當中的選擇。

  那躺在谷裡的屍體啊每一個都是為了救吉田松陽而死的,大家戰鬥最後支撐他們的就是吉田松陽,那些參與最後戰役的人,沒有一個願意接受這種結果吧。

  這個選擇,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或是應該要盡全力將老師的命保住呢?

  從哪裡?該怎麼改變,才能將事情導向好的結果?是自己不夠強嗎?不,那場最終的戰爭戰力相差太多,只有桂、高杉跟他活下來。那時候倒幕勢力也是大規模的被處決及暗殺,進入終期的戰爭早就已經預見了結果。吉田松陽一直被天照院奈落押在大牢,躲在戰艦上而無法去劫囚。是這場戰爭嗎?是那場戰爭嗎?不應該上戰場嗎?在吉田松陽從村塾被帶走時應該死也要阻止奈落嗎?傳出逮捕風聲的時候就應該勸松陽快逃跑嗎?應該燒掉松陽的教室叫他不要再教了嗎?

  該怎麼做?

  怎麼做,才會有好的結果?

  怎麼做才不會讓他所愛的人傷心?

  銀時好像隱約有印象,桂跟他說了「這不是你的責任」,那時銀時敷衍了一下自己帶過話題,但是自己是知道的。

  那是他的選擇。

  他不想讓其他人去承擔這個,最初就是他選的。

  那是他的責任。

  那只能是他的責任。



  哪怕這個選擇傷害了所有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