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高]初 五

 五



  將衣服一件件夾起來,晒在晒衣間,銀時在撐開那些有著鮮艷染色的浴衣時,低聲抱怨這種高級浴衣不能丟進洗衣機洗要一件件手洗,然而看著那些浴衣在微風中飄揚,銀時止住了抱怨;他擦了擦汗,抬頭看向藍天。

  「真和平啊。」

  不自覺的說出這句話時,傳來的鳥叫簡直來得太及時。



  每天的日課除了家事外,新增了陪高杉去附近散散步。

  兩個大男人這樣散步很奇怪,所以他們會避開老人家喜歡的清晨與傍晚。被人看到這個總是穿著華麗和服的少爺,後頭跟著一個替他撐傘的可疑男子,附近鄰居大概會好奇他們是怎樣的關係,也或者,他們也會思考這樣子到底算什麼關係,才會在散步的時候聊起這麼多無聊的話題。

  時常在聊過去的事,都是一些無所謂的小事,比如你還記不記得假髮曾在山上跌了狗吃屎,或是上次樹林出來坂本頭上卡著蟬這事可真恐怖。

  但是有聊天總是好的,因為回到屋子,兩人又回歸於那種沒話好聊的狀態。

  不不不,老是找話題聊才奇怪,是他們兩個相處的時間太長,沉默的時間也跟著長了。

  晒完衣服的銀時把臉跟手都洗過一遍,抽起一條毛巾擦臉,想著要如何打發接下來的時間,沿著走廊上走的時候,注意到高杉坐在客廳靠外的門欄內側,也就是靠著那些做作庭院造景的那邊。

  高杉的背靠著門欄,單手靠在榻榻米上,一腳曲起,一腳伸直,半躺的姿態說是懶散得像袋鼠,但因為高杉一直以來都是個風雅的帥哥,女人看到大概只會尖叫「晉助大人」吧。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高杉舉起的手執著煙管,身前擺了一本外文雜誌,是利用網路書店訂購來的,因為是銀時簽收的,所以他有點印象。

  看到高杉悠閒地翻著書頁,銀時想,反正閒時間可多了。

  「要來杯茶嗎?」剛好自己也渴了,銀時這麼問的時候,高杉點點頭,於是銀時去廚房端來了茶杯茶壺,放在高杉前面,倒好兩杯,自己拿起一杯在坐靠庭院的外廊坐下。

  高杉倒是沒急著喝。他手中的煙可沒抽完。

  銀時一邊喝茶一邊看著高杉將煙管的濾嘴放在口中,含著,慢慢地吸了一口,又吐出,從高杉的唇間吐出白煙總有一種奇妙的魅惑感,自從銀時開始照顧高杉的生活後就時常見到。

  「聽說會影響到傷口喔。」銀時突然說了。

  「好像是吧。」高杉懶洋洋地將煙管在煙灰缸上輕點。「尼古丁的作用是嗎?」

  「雖說煙草已經比一般的香菸好多了,這方面我是不太懂啦。」放下喝一半的茶,銀時將屁股稍微挪過去一點,看著高杉手中的煙管。「你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抽這個的?」

  「也有段時間了。」高杉又吐了口煙,然後將煙管置在煙灰缸上。「十年……戰爭結束後,處理的事情跟在戰場上不同,最後就是只有吸這個的時候稍微輕鬆點。」

  恐怖份子時代染上的習慣嗎?銀時眼睛半閉地看著那根煙管。

  「這樣的話,現在不用抽吧。」

  「不抽的話心情靜不下來。」

  「雖然是覺得沒差啦。」想著這小子高興就好,銀時將視線稍微挪開,然後看著那外文雜誌上頭的鉛字。

  「你看的懂?」高杉冷笑了一聲。

  「當、當然看的懂囉,利死、一死、呃……所以那篇在講什麼?」

  「我國政府與地球上其他國家的政府一起商談對天人政策,除了保障利益以外,另外也有打算在各國都蓋新航站,也願意讓天人來幫忙……進展真快。」

  「完全聽不懂呢。」銀時盤起雙手,煞有其事地用眼睛掃過那些看不懂的鉛字,「總而言之就是那樣吧,假髮很努力。」

  「這麼說起來,我都沒跟你打聽過。」高杉視線轉向銀時,單手撐著臉頰說著:「假髮現在做得如何?」

  「啊?我連他做什麼事情都搞不太懂,只是稍微知道他好像是顧問什麼的。」銀時歪了歪頭,眼睛飄上,苦惱地想著,「偶爾出來一起吃飯聊聊天的時候,會說什麼政治的事果然不好辦啊,針對天人的法案也不能按照人類的標準啊,然後有空隙就要我去政府上班,我才不要咧,坐辦公桌根本不合我的個性。」

  「真的很不合,假髮在想什麼。」高杉忍不住笑得瞇起了眼,手也抬起掩著嘴,銀時才心想「啊咧,居然笑得很可愛」,高杉突然收起笑容,看向銀時的眼睛。「你呢?」

  「啊?」

  「拒絕假髮的邀請,你來我這之前都在做些什麼?」姿勢幾乎算是半躺在榻榻米上的高杉,帶著慵懶的嗓音說著:「該不會,是給真選組那幫人打下手?」

  「就做些萬事屋的事啊,還能做什麼?還有你到底知道什麼啊,怎麼知道真選組那群人進了警局以後還有來找我?」銀時故意將手抱著雙肩,裝作一臉害怕地瞪大雙眼。

  高杉笑著聳肩。

  「算了,我可不想多知道你的情報網有多恐怖。」銀時嘟嚷著,他將茶杯推到一邊,自己也躺了下來,將頭靠在榻榻米上。「萬事屋不就那樣嗎?別人委託什麼我就做什麼。新局面後我常常帶小的去幫忙做些裝潢啊、新店開張的宣傳啊之類的事,結果只有一開始比較忙,後來根本沒什麼事,整天閒的要命。老實說你這份管家差事還來的真是時候。」

  「你那萬事屋不是還有兩個小的?」

  銀時詫異地望向高杉,看著高杉平靜的表情,口氣像是在問天氣一樣。銀時有點驚訝高杉居然向他問起這個,雖然他不知道該驚訝高杉知道這個,還是該驚訝高杉對他家兩小有興趣。

  「欸,你知道有哪兩個嗎?」銀時翻了個身,也變成側躺的姿勢,面對高杉,「大的那個戴眼鏡的男生叫新八,小的那個傻丫頭叫神樂。他們原本還算是小孩,過了一年就不再那麼小孩了,新八本來就是想復興道場才來我這說是要修行,現在也有辦法專心復興道場了,突然變成令人擔心的好男人啊。神樂嘛,我讓她去寺子屋了,因為她是外……國人,講起日文發音都不太標準,最近好像也學的不錯。唉可是啊她從一個小女孩慢慢長成少女了,身邊的蒼蠅什麼也多了起來,也開始會嫌我身上有大叔臭,唉唉我真的是好擔心她啊。」

  「你那口氣好像你是個老爸一樣。」

  「難道不是嗎?我是萬事屋的家長囉。」銀時差點要說出「那兩個孩子等著我把你介紹給他們」,但想想這句話怎麼想都不對,就先吞下去,隨意的換了話題,「你呢?」

  「嗯?」高杉皺了皺眉。

  「你身邊不是也有些……呃,怪人?等等你的團隊怎麼都有點怪怪的啊。」銀時開始回想起來:「眼睛無神的變態、戴著耳機的怪咖、啊有個很正常的,就是穿著有點性感的金髮妞。你身邊有個很漂亮的女孩啊,我看到她的時候就想問,該不會她是……」

  銀時比了小姆指。

  「來島小姐?」高杉挑起眉頭,一臉狐疑地瞥了銀時一眼,又將視線轉到下方,「她是個優秀的槍手,辦事非常認真,也不會做額外的打算,是我十分信賴的部下。你這樣隨便猜測是很失禮的,人家可是獨身的好女孩。」

  不不不失禮的是你吧,誰的看的出來那女孩子對你有好感啊?銀時張大嘴想吐嘈,但看到高杉那副認真的模樣,銀時懷疑高杉是真的沒發現女孩子的好意。啊啊啊,這傢伙真該死,銀時心想,要是他知道哪個女孩子喜歡自己,早就反過來示好了。像高杉這樣遲鈍的人,在這世界上應該沒有第二個了吧。

  「眼睛無神的……你是說變平太?他的辦事能力雖然高,但是太有自己的想法了,對於這樣的部下,就要給他明確的任務目標,否則很容易讓他照自己的想像去做事。耳機的話指的是萬齊吧,別看他那樣,他在交涉上可是很厲害的。」

  高杉在講這些事的時候很自然地露出笑容,躺著看高杉的銀時眨眨眼,他感覺這景象太熟悉了,以至於他眼一眨就看到頭戴著志士頭帶的高杉,眼一眨又變回那繃帶遮住左眼的高杉。以前兩人在火堆旁聊天時,高杉也是這樣笑著講述關於鬼兵隊的事,口氣就像那是他最重要的資產。

  不論以前的或現在的,他們都遠離你了,不難過嗎?銀時腦中浮現了這個想法,而他知道不該問出口。忍耐著不說的銀時,沒注意到自己的眉間都皺緊了。

  「……那你呢。」高杉合上了外文雜誌。「提到女人我才想到,你自己身邊才是圍繞著女人吧?」

  「啊?」銀時開始懷疑,高杉是不是當了一陣子跟蹤狂了。而看到高杉冷淡的眼神,不知為何銀時有種心虛感。「女人?有嗎?你是說跟蹤狂?還是大猩猩?另一頭大猩猩?啊還有機械女僕,你該不會跟機器人較真吧?啊不過我也做過跟機器人認真這事……」

  「噗呼。」高杉輕笑一聲,「這麼說來,樓下還有個好女人呢,那名老闆娘。」

  「喂再怎麼說也輪不到妖怪列入範圍內吧……」

  他們聊了彼此的事很久。

  聊起了這幾年的事,像是萬事屋解決了吉原的問題,還有鬼兵隊是怎麼跟第七師團匯流在一起的。聊了機器人的大戰,聊了鬼兵隊初期的集體暈船。

  他們聊到沒發現太陽都漸漸落下。

  等聊起平賀源外的時候,夕陽將一半身體在走廊上的銀時照得紅通通的。

  「老爹他現在隱居起來,過得很滋潤喔。」

  「我之前偶爾會去看他。」

  「你是該去看看,不要隨便讓老人去當恐怖份子啦。」

  他們兩個都笑了起來,在銀時停止笑的時候,他看到高杉一半隱沒在陰影裡,一半被夕陽映成粉色,高杉又露出了那種溫柔的笑容,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的笑容。

  銀時爬起來,靜靜地看著高杉好一會,手準備要伸出去,又收回來。

  「如果說……」將臉轉向高杉的銀時心想,現在的自己背著光,臉上大概看不出表情吧。「我說我還想吻你,你會生氣嗎?」

  高杉的笑容淡去,靜靜地看著銀時。

  他哼了一聲,端起煙斗又吸了一口,將白煙吐向黃昏的天空。就算不會生氣,也不情願吧,這麼想的銀時,看到高杉放下了煙斗,手撐著身體,往銀時的位置稍微挪前,又顯得沒力氣,跟銀時維持十五公分的距離就靜止不動,只是注視著銀時。

  銀時立即爬起來,雙手將高杉拉進懷裡,緊緊摟住,然後粗暴地吻上高杉。

  天色越來越暗。

  吻著高杉的時候,他看不到高杉的表情……大概,高杉也看不到他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