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鬼][學PARO]這是什麼狀況






  白澤歪著頭看著那景象時,有種既欣喜,又搞不清楚狀況的感覺。

  「這是什麼狀況。」

  那保健室最大張、可以睡兩個人的床,上頭躺著一名日本學教師,眼鏡都還沒拿下來,就這樣在床上側躺,縮著身體,像小嬰兒一樣地安靜呼吸。保健室室兔有三隻在這個床鋪上,在枕頭上、對方的懷裡、以及對方的後背,捲成一團毛球。

  在兔子堆裡頭安穩的睡著,那明明像鬼一樣的男人,此時看起來跟兔子一樣可愛。

  「這什麼啊,這裡是天國嗎,這是天使嗎?」

  白澤爬上了床,側躺在那個人--鬼灯的旁邊,撐著頭看著他。



  最初是白澤半開玩笑的說裡頭那張最大的床是我專用的,你要是累了可以睡,偶爾來保健室摸摸兔子的鬼灯那時還白了他一眼。

  後來到底是怎麼演變成鬼灯真的睡在這上頭的?

  可能是兔子們窩在床上,鬼灯也坐在床上摸,摸著摸著有些睏意就睡著了。這一天剛好鬼灯下午已經沒課了。



  鬼灯正側躺在枕頭上,嘴唇半開的,身體因為睡著而上下起伏。

  白澤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口中無聲的說著「這是說可以襲擊嗎」,又曾耳聞鬼灯的起床氣很可怕,所以先靜靜地觀察一番。

  眼鏡似乎讓鬼灯睡得不安穩,好幾次可以看到鬼灯皺起眉頭。

  心想「傻孩子」,白澤帶著笑,伸出了手,輕輕地取走鬼灯的眼鏡。

  鬼灯的表情一下變得很柔和,安穩的睡顏像是孩子一樣。

  「搞什麼啊,一臉沒防備的樣子,偷親你喔。」將眼鏡放在桌台上,白澤躺回床上,伸手撥開鬼灯遮住鼻子的瀏海。這麼一做,鬼灯似乎睡得更好,甚至臉一轉,好像要轉身成為躺姿。

  唉呀呀,小心啊。白澤立即抱走窩在鬼灯背後的兔子,緊急在鬼灯翻身以前避免兔子被壓成毛毯。

  真是傷腦筋啊,抱著兔子,白澤傻笑著看著睡成躺姿的鬼灯。

  就這樣,先安靜地等待他起來吧。



  鬼灯睜開眼睛的時候,無言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是什麼狀況。」

  白澤就睡在自己的旁邊,眼鏡也沒拿下來,張開口呼呼大睡著。

  一隻兔子窩在白澤的頭旁邊,一隻兔子被抱在白澤的懷裡,另一隻窩在頸子旁邊,在兔子堆裡頭安穩的睡著,那明明是個大色鬼的男子,此時看起來跟兔子一樣可愛。

  鬼灯皺著眉就看著這樣隨便就在自己旁邊睡著的男人,想著到底是什麼時候爬上來的。窗外的光線說明已經黃昏了,自己已經睡上兩、三個小時了嗎?

  「要睡的話,至少拿下眼鏡再睡。」鬼灯喃喃地取走了白澤臉上的眼鏡,準備要爬起身放在桌台上,看到桌台上還有另一副眼鏡,看起來像是自己的那副。

  鬼灯不太記得自己睡著前有沒有取下眼鏡了,他帶著疑惑,原本是想就這樣下床,但爬回原來的位置時,突然有人拉住自己的衣服。

  低下頭,看到那睡呆的傢伙翻了個身,單手摟住鬼灯的腰。

  「喂。」鬼灯懷疑這傢伙是否在裝睡,正想用拳頭測試時,白澤突然一個使力,把鬼灯拉回床上。

  被拉回床上的鬼灯有點不爽的想反抗,但白澤雙手抱住了鬼灯,兩個人變成面對面的側躺姿。

  「你這傢……」鬼灯正想使出非常手段,卻看到白澤的臉越來越近,讓鬼灯倒吸一口氣。

  「……喜……」白澤嘴唇微張,湊上來的模樣看起來就像要吻上鬼灯一樣。鬼灯一時之間愣住,身體又因為被白澤環住動不了。

  突然眼前一白。

  鬼灯的嘴唇感受到了毛絨絨的觸感。

  一隻兔子爬了過來,剛好爬到鬼灯與白澤之間。

  聽到兔子的另一邊再度鼾聲大作,鬼灯放鬆之餘,嘆了一口氣。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完>W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