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白]白澤之夢

 







  白澤如往常一般,在陽光灑落下醒過來。他懶散地蹭了蹭棉被,並不急著爬起床。床上應有的重量及熱度還在,還可以溫存,還不用急著離開。

  才這麼想,躺在床上另一邊的人翻了身,手指輕輕地撫上白澤的嘴唇。

  醒過來了?他用一貫的男中音問著。白澤輕輕地勾起嘴角,啾地吻了對方的指尖,然後拉開對方的手,湊上前,吻著對方的嘴唇。

  這樣就好,不需要弄得濕答答的。感受著對方的鼻息及體溫,只是在懷抱當中摩蹭著,直到最後帶著笑意,直接趴在他的懷裡睡個回籠覺吧。

  等到再度醒過來,似乎連早餐都做好了。白澤懶洋洋地從被鋪中坐了起來,張口打了個呵欠,看著眼前的人給自己端來一杯溫酒。

  一大早就喝酒,不生氣嗎?白澤笑著接過酒,讓熱液滑入自己喉間時,看到對方搖了搖頭。

  只要是您喜歡的,我都會做的。

  獨角尖耳的男人慢慢地說著,他面對著白澤,臉上漾出了笑容。

  白澤則愣地放下了酒杯。

  「啊,不行。」杯子碰到了地,沒有摔碎,酒液也未濺出。「『你』已經不像是我記憶中的樣子了,不行啊,不行呢。」

  白澤從床上起了身,輕輕地擁抱著眼前還保持笑容的人。

  「我得再醒過來了,一會見,『鬼灯』。」



  白澤睜開了眼睛。

  星斗布滿了天空,或說是環繞在自己的四週,漆黑之中帶著各種顏色的光彩,藍色、紅色、綠色,緩慢的暈出波光。

  許久沒看到這景象了。白澤輕輕地笑著,在宇宙中飄浮的他,大約已經沉睡了七十年。

  所謂地球的存在早已成了沙塵,太陽也成了沒有溫度的石塊。那是用人類的單位無法數算的許久以前,經歷了不只一次的四十六億年,別的星球上也不只一次的產生生命、生命滅絕。

  白澤可能是曾存在於地球上的生命當中唯一還存活的。

  與鳳凰及麒麟的告別是在地球消失後沒多久的事,白澤看著他們化為光彩飛向宇宙的另一邊,是少數白澤回想起來還能笑的往事。

  白澤還存在於宇宙當中。說是存在,他已經沒有那過去毛絨的身體,大約在地球毀滅之前,就已經是靈體的狀態了。

  而其實,此時的他已經沒有所謂的「眼睛」了,但作為存在的靈魂,他能保持清醒,也能保持沉眠。

  「啊啊,星星的排列是這樣子,又過了*****了啊。」

  時間久到白澤能發明只有自己才懂的時間單位。


  那是超越佛經的所有一切單位,用最大的數字及最大的時間單位都無法數算的時間。

  一直待在宇宙看著星星移動的白澤知道時間到了什麼時候,他的力量還不夠去跳躍時間,但是他能悠閒地作夢,在夢中渡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為什麼要繼續「存在」?

  曾經有別的星球的生命問過白澤,之所以存在是為了解救蒼生嗎?被當作是造物神實在困擾,但白澤還是誠實地告訴他們,他只是要等待一個人。

  一個可以跟自己不斷吵嘴下去的惡鬼。

  只是那樣。

  不過就是白澤預測到了,那傢伙的靈魂沒有消失,還在宇宙各處輪迴著,白澤憑著活得過久的知識,已經算出了能與鬼灯再度相遇的時間。

  白澤偶爾會感到驚訝,僅是知道了鬼灯還存在,自己就願意這麼等下去。真的是沒辦法呢,無法跳躍時間,無法穿越空間,但是知道那相遇的時間是在什麼時候,縱然人類的單位數算不上,但白澤還是很有耐心,他看著星星的移動與毀滅,一點一點地數算著能再度跟他相遇的時間。

  在等待的期間他可以作夢。

  夢中的鬼灯還在自己身邊,還有體溫及鼻息。

  唯一的缺點就是,夢作得太久,夢裡的那個惡鬼容易往自己的理想面歪去,變得太溫柔了實在有點噁心。因此要偶爾醒過來,重新回憶那個人的一切。

  他是個討厭的傢伙。

  處處會針對自己的傢伙。

  總是會發出嗤的一聲,下一秒一拳揍過來的傢伙,那傢伙啊,那傢伙。

  「呵呵。」白澤用著自己發明的語言笑著:「一醒來,腦中也滿是那個人令人憎惡的臉。」

  只要一回憶,滿腦子都是吵架的記憶,然後剩下的是緊緊擁抱著對方的片段,那個人身上,總有著古書卷的氣息。

  好想念他啊。

  好想見他。

  「很快就到了呢。」沒有對話的對象,白澤還是說出了口,「時間就快到,人類可以數算的單位。」

  就快見到了,快見到了啊。

  只要再等待*********。

  白澤再度陷入了沉眠。

  就快,見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