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240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鬼+白]大攻略DA 三

 





  經過一陣混亂,總算打倒第一頭凶獸,雖是解除眾合地獄花街的危機,基本上留下的還是滿目瘡痍:因為饕餮橫行導致木屋傾倒,不少人別說是資產毀於一旦,甚至還有被碎瓦斷木壓傷的。雖是這麼說,在這裡作惡的凶獸已經被打倒了,在這裡的居民終究可以鬆一口氣。

  「剩下的食材先分給花街的住戶。」抹去身上的黏液,鬼灯在花街廣場大聲喝令著:「倉儲車就先留在這裡當作冷藏庫,晚餐會統一煮大鍋湯,請大家按順序來領取!」

  「傷者請前來,我特地帶來我教給小曲的奇藥,世人好像稱之為雲南白藥吧?吃了可以快速止血喔。」白澤將好幾箱藥箱拿下來,笑嘻嘻地分發給領取的民眾時,空檔間回頭小聲地對維護秩序的鬼灯說著:「你快去借個浴室吧,聞到你身上的味道會讓我想到我喝掛吐出來的東西。」

  「雖然我有同感。」鬼灯拿下夾著鼻子的鼻夾,看了白澤一眼,「不過您一個人沒問題嗎?」

  「你就相信在這裡的人吧,不是說了,『我們兩個都沒到這裡』嗎?」白澤發出嘖嘖兩聲,在鬼灯面前搖了搖手指,而鬼灯現在只想把身上的半消化物往白澤臉上糊個一臉。

  「您這樣說也是,那我先行沐浴更衣。」說著,鬼灯回過頭,環視著留在此處動員起來的鬼卒,喊著:「依照我說明的進行--」

  「明白了,我們會自立自強。」一名鬼卒笑嘻嘻地舉起行軍禮。

  「畢竟『鬼灯大人及白澤大人都不在』嘛,只能我們辛苦的撐下來了。」另一名鬼卒刻意大聲的說,四週響起笑聲。

  看到這裡的居民精神都很好,鬼灯也稍微安心了一些,跟附近的小姐們打聽哪裡有可以使用的浴池。知道鬼灯要洗澡,那種共浴業的業者紛紛跑出來,你一言我一句的推銷了起來。

  就在鬼灯四週吵吵鬧鬧的時候,一名男鬼跑了過來,氣喘噓噓地指著一個方向,對著白澤喊著:「找到了,白澤大人,我們發現饕餮所在的位置。」

  「很好,剩下的交給我吧。」白澤的笑容看起來很輕鬆,但一聽到關鍵字,馬上引起鬼灯的注意。

  「饕餮沒有被打倒嗎?」

  「四千年前無法殺掉的巨獸哪有可能輕易被打倒,我只是用了封印術將牠的戰力盡量壓低,但對一般人來說還是有點危險的。」白澤說完捲起了袖子。「先交給我處理吧,看看能不能稍微安撫牠。」

  鬼灯沉默了一會,點點頭。

  「我盡早回來。」

  「那還真是可靠啊,也不需要這麼擔心啦。」白澤背對著鬼灯揮了揮手,然後跟著那名前來報訊的男性鬼族離去。



  匆匆地淋浴將身上的穢物洗盡,換上了店家準備的舒適浴衣,鬼灯連頭髮都只用毛巾簡單的擦乾,就穿著草鞋趕去疑似發現饕餮的地方。說是戰力壓到最低,但白澤本身就是沒什麼戰力的怠獸,要是自己不在旁邊,不知道饕餮會不會又再作亂。

  等鬼灯來到那堆坍塌的屋瓦前時,他立即聽到了白澤的慘叫聲。

  「白澤先生。」因為在預期之內所以鬼灯很冷靜地擔著狼牙棒爬上碎瓦,而進入他視線的是哇哇叫甩動著手的白澤,以及白澤手上的不明物體。

  「好痛痛痛,別咬我啊!」

  甩著手,白澤無奈的看著咬著自己左掌的小動物:遠看像黑色的哈薩犬,頭部像山羊,臉像貓,頭特大,身體小,身型大約小型犬大。饕餮,因為被白澤封印,已經強制被封為雛獸姿態。

  鬼灯瞪大了眼,靜靜地看著白澤一邊痛得臉部扭曲,一邊用手撫摸著小饕餮的頭,直到小饕餮鬆開口落地,軟軟的肉球讓牠站穩的時候,抬起頭看向前方的白澤。

  「……貼貼。」

  「肚子餓了嗎?不是才剛剛吃了很多嗎,真拿你沒辦法。」說著,白澤將小饕餮抱在懷裡,注意到鬼灯已經來到這裡,就將小饕餮塞進鬼燈懷裡,「幫我顧一下,這孩子要是吃飽了就會安靜下來,我去找食物餵他。」

  鬼灯愣愣地抱著那顆黑色的小毛球,問道:「剛剛那是他的叫聲?」

  「對,古代取名不是會從叫聲來取嗎?這孩子有點大舌頭,所以會發出貼貼、掏掏的聲音。」白澤思考著現有的食材能做什麼料理,也許拿鬼灯那邊準備的海產作生魚片似乎不錯。才這麼考慮,白澤正要回頭徵詢鬼灯的同意,就看到鬼灯緊緊地抱住饕餮,臉部肌肉緊繃地望著自己。

  「……爺爺,我想養他。」

  「耶!」白澤嘴巴歪了一下,「不行,我們家養不起吃這麼多的孩子!」

  「拜託了爺爺,我會帶他去散步,也會幫他清理大小便的。」「貼。」

  「你說是這麼說,到時又丟給我照顧!」白澤搖了搖頭,擺手聳肩,「好了,不開玩笑了,不建議把他養在地獄,他的胃連亡者都能消化。」

  「嘖。」才想著難得可以養如此稀奇的凶獸,性子跟造型都跟自己很合的。鬼灯有些遺憾地輕輕撫摸饕餮的毛皮,一邊跟著白澤走回倉儲車,一邊思考要怎樣才能在事後把饕餮招到八大地獄從業。鬼灯實在太中意饕餮的叫聲了。



  就在兩人返回倉儲車的時候,那兒的屋頂上,有個小小的身影,潛伏在上頭,瞪著妖異的雙眼盯著他們兩個看。

  「哼嗯,傳聞果然是真的,饕餮盤據在此作惡,而打倒他們的,正是鬼灯大人及白澤大人。」

  搖晃著兩條尾巴,兩掌抓著特製的相機,趴伏在屋頂上的是貓仔隊記者,小判,望著下方的鬼灯,咧起嘴壞心眼的盤算著。

  在現在地獄大亂、亡者佔領閻魔廳、四凶到處肆虐的時候,鬼灯居然悄悄地回來,還打倒了饕餮,這件事如果寫成專題報導一定能成為大獨家,自己能拿到多少獎金、升到多高的職位?小判喵喵竊笑著,牠決定要捕捉好鏡頭,事後來做個專門特輯。

  雖是打著這樣的算盤,小判望著底下的景象,不由得皺起眉頭。

  那個被鬼灯抱在懷裡的毛球居然是那鬧得眾合地獄哀聲連連的大凶獸?看起來就是胖了點的黑色波斯貓,頂多就是頭上長兩隻角而已。原本小判是冒著危險想拍到饕餮作亂的鏡頭,看到他像隻胖貓咪一樣被鬼灯抱在懷裡,總覺得有點不屑,尤其看到白澤拉出調理桌幫忙處理鮮魚,切好了一盤又一盤的生魚片,然後交給鬼灯去餵食,小判不由得一肚子火。那頭凶獸是怎麼回事?居然這樣張口讓鬼灯來餵食,毫無尊嚴的看著鮪魚肚搖尾巴?張大口吃完以後還貼貼叫用肉掌拍鬼灯的腳是怎樣?這種獻魅的模樣太不知羞恥了!說是凶獸只是會賣萌而已,小判自己都覺得能捲起袖子打倒牠。

  「對了,就把饕餮的落魄樣寫下來,大肆嘲諷十王的無能吧。」

  小判說著拿出了相機,卻突然發現底下只看到饕餮及白澤,鬼灯不知道到哪去了。

  是牠看漏了什麼?牠東看西看,只看到白澤正在給饕餮吃鮪魚肝。

  「喔呀,這裡有隻貓呢。」

  低沉的男中音從背後傳來,小判整個背毛都豎起了。

  不用回頭也知道,鬼灯正站在自己身後。嚇死人了,什麼時候爬上來的?怎麼有辦法在上來的時候不讓一隻貓仔隊發現?

  「我我我我我沒做奇怪的事喵!」小判轉過身,夾起尾巴拼命地往後退,抬頭望著鬼灯可憐地搓掌:「只是在這個時候想幫上忙的喵,絕對沒有心思搞破壞及抹黑的喵!」

  「還請您不要在解決事情以前將現在的事洩露出去,我們正在秘密行動。要是事跡敗露,有可能讓所有的人都死得很慘,新聞業也別想活了,明白嗎?」鬼灯蹲在小判旁邊低聲說著,小判緊張地點頭。

  「想要獨家的話,事後可以讓您專訪。」只要給了清楚的指示,這隻偷窺貓基本上還是好溝通的。鬼灯搓著下巴思考了一會,突然說了:「還有,有一些事想請您幫忙。」

  鬼灯說著將小判抱了起來,在小判耳邊低聲說著,小判一邊聽,一邊點頭。

  「這個喵,應該沒問題。」小判笑著用貓掌比了比,「聽起來是個好機會喵!」

  「萬事拜託了。」鬼灯將手拍照小判的掌上,「畢竟是業界第一個小判記者,還請您多多善用您的潛入技能。」

  一邊被鬼灯揉著肉球,小判壞心眼的笑了起來:「那這個報酬嘛--」

  「訂金就先給您帶走底下倉儲的一條鮭魚吧。」講著,鬼灯看看小判,又看看屋頂下的白澤及饕餮,瞇起眼,「您最好就帶著鮭魚走,底下的凶獸看起來弱小,但其實還是挺危險的,讓牠盯上了,就要給小判您寫個訃聞了。」

  「好、好的喵。」明白鬼灯不是在開玩笑,小判彎身行禮後,悄聲離開了屋頂。

  「那麼。」鬼灯拍了拍身上的灰,從屋頂上躍下,再度接過白澤料理好的生魚碎肉:「一邊將這裡的事打理好,一邊照料著小饕吧。」



  天苔漸漸暗下來,鬼卒們也開始在煮以鮪魚鮭魚骨為基底的大鍋蔬菜味噌湯,戰後的收拾暫且告一段落,指揮現場復原的鬼灯,以及負責醫療協助的白澤,兩個人累癱的坐在長椅上,白澤喝著鬼卒們端上來的熱茶,鬼灯則是兩眼無神地撫摸趴在自己大腿上的饕餮。饕餮的尾巴掃啊掃,閉著眼睛發出喃喃聲,似乎睡得很沉。

  「這小傢伙真的很會吃。」鬼灯將饕餮翻過身來,摸摸他的肚子。吃掉一整條鮪魚,肚子還是一片平坦,讓人疑惑吃進肚裡的食物到底到哪去了。

  「當然囉,他可是饕餮呢。」把茶杯放在膝蓋上,白澤輕呼了一口氣,看向遠方:「唉,這樣忙了一整天,真希望能喝到美酒或是有美人相伴啊。」

  話才說完,不遠處傳來的樂聲,讓鬼灯豎起耳朵,看向傳來聲音的街口。主音聽起來像竹笙,有人搖著金環,有人敲著小鼓,遠遠的可以看到有列隊隨著樂聲緩慢前行,領頭的是奏樂的男子,隨後的是身穿紅衣捧著盒物的女童,而作為遊行隊伍主角的,應該就是那由四名壯漢背起的紅轎子,壯漢踏著穩重的腳步一步一步前行,直到轎子停在鬼灯與白澤面前,打鼓的用力敲了兩聲,全員停下腳步,讓壯漢放下轎子。

  「有勞兩位大人,特地來此替我們這些卑微的人群解圍。」

  嬌柔的聲音從轎子裡傳來,白澤聽了欣喜的露出笑容,鬼灯則微微皺眉。而從後走來兩名妝扮美麗的女子,一左一右地掀起覺上的竹簾,讓轎裡的人伸出腳,蓮花小鞋輕輕落地。從轎上下來的是身穿水色絲織漢服的絕世美女,東方國家知名的傾國妖魅,白面金毛九尾狐妲己。

  她來到了鬼灯與白澤面前,合起雙袖,彎身朝他們行禮。

  「恭侯多時了,請上前,我替你們準備好了房間。」



  在四凶攻下地獄沒多久,饕餮就入侵眾合地獄的花街。而這個地帶能撐到現在,不算是意外的發展。

  最初獄卒們在疏散人員逃往天國的時候,大家是自發地優先禮讓老弱婦孺逃到桃源鄉,這當中有大半是眾合地獄的女獄卒,男獄卒則多半留在原處維持秩序,使得花街的從業人員降到最低。在這種情況下,讓花街穩定下來的是知名度不亞於饕餮的大妖怪妲己。鬼灯在指揮獄卒時有打聽到一些消息,妲己先是「協調好」讓亡者不能隨意進入花街作亂,至於饕餮的闖入雖然讓大部份的鬼族都疲於奔命,但也是妲己安排了輪班及料理食材準備,才能將時間拖到現在。

  在這次從饕餮入侵到打倒間的浩劫,可說是地獄花街前所未有的大損失,但妲己就在此時放出貸款讓這裡的居民可以安心,受到安撫的花街居民在事後才不會崩潰甚至開始偷搶。只不過貸款多半是用店家來抵的,以妲己的手腕,也可以預見妲己在之後會擴張多少勢力……

  這後話暫且不提。



  「啊呀,小妲己,真是辛苦妳了。」一看到妲己出現,白澤立即露出開懷的笑容,將杯子放在長椅上就站起來,握起妲己的纖纖指尖,低聲說著:「還為我們準備了房間,真是太貼心了。不過,妳別看這惡鬼還很凶惡很有精神的樣子,身為醫生的我最清楚,他應該好好休息,最好給他一間獨立的單人房好使他靜養。至於我嘛嗯哼,想跟小妲己多相處一會啊。」.

  「白澤大人真是壞心眼,這種時候還懂得跟奴家談生意。」妲己從白澤手中收回了手,掩住自己的嘴,卻掩飾不了眼角流出的笑意。「請放心,白澤大人,給您們準備的是那間上房喔。」

  「……我們?」白澤臉上沒了笑容,鬼灯同時垮下了嘴巴。

  「嗯。」妲己柔柔的鼻音聽在男人耳裡很是酥麻,只不過接下來的話題倒是讓任何男性都會倒胃口:「最上頭、最大的那間雙人房,那可是我們店裡最上好的房間,就算讓兩個大男人同住,也絕對不會感到擁擠的。」

  「等等啊!請準備兩間、兩間!」白澤捉住妲己的手腕,邊激動地跟妲己求情,邊用餘光偷瞄著面無表情撫摸著饕餮的鬼灯。

  「白澤大人,我們這裡的房間都讓員工避難了。」妲己垂下雙眉,水汪汪的雙眼顯示她深深的歉意。

  「那麼,是否能像往常一樣,我與小妲己同眠呢?」白澤說著湊到妲己的耳旁,用撒嬌似地口吻說著:「我有一些只想跟小妲己聊的事情,可以陪我一晚嗎?」

  妲己望著白澤瞇眼微笑,僅輕輕笑出聲,沒有直接回應白澤。這個沉默持續了很久,久到白澤有心力可以感受到從背後來自於鬼灯的那份無言的壓力。

  「小妲己,等我一下。」白澤放下了妲己的手,深吸一口氣,回頭小聲地對鬼灯說著:「小哥你就放心啦,身為天國第一藥師,我會負責把你治療到可以放心再離開房間。你也懂的吧,一個人睡比較好休息對不對?我要去小妲己的房間過夜,你要安份點啊。」

  鬼灯靜靜地看著白澤,又轉頭看著笑吟吟的妲己,用鼻子哼了一聲。

  「老頭子別太勉強。」

  聽到鬼灯這句冷語,白澤忍不住用歪斜的笑容反駁:「呵--呵呵!滿身是傷的小伙子先養好身體再來講話吧。」

  「那麼兩位。」妲己輕撫嘴唇,笑嘻嘻地說著:「就容奴家帶兩位貴客去你們今晚過夜的房間了。」

  「沒有要一起過夜!」鬼灯與白澤完美地同時出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