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2199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白鬼]薛丁格的貓×安眠 三(試閱)

 






  那是大約一千年前的事。

  當時是大和地獄的重大祭典,紀念著閻魔大王治理地獄一千兩百年,同時十王及地獄各部門總算都設立完成、有個完整的體制,能完成這樣一個大工程,不只是閻魔大王,更可說是策劃執行一切的第一輔佐官鬼灯的功勞。因此,這個典禮雖是以閻魔大王為紀念中心,實際上在地獄的獄卒都知道,這是為了鬼灯所辦的表彰儀式。

  自己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而且是由閻魔大王所主持,受到眾人肯定的儀式,鬼灯雖是個不慕名利、情緒冷徹的人,對於這份主要來自閻魔大王的肯定,他還是由衷的感到高興。

  像這樣的事情太理所當然,如果是照一般預想的進行,鬼灯可能十年後就忘記這個典禮的細節了。那時受到鬼灯的要求,閻魔大王與鬼灯沒有穿著舉行祭典儀式所著的正服,而是穿著像平常一樣的道教服飾,僅是站在閻魔殿的大門前,讓大王對著前頭聚集起來的獄卒們講幾句話,宣布地獄系統真正要啟動。

  事情的開端是從一名獄卒指著天空開始。

  從所謂鬼門的東北方而來,不該出現在此的飛行異獸,他用四足取著一塊長布,布上盛裝著什麼,緩慢地朝著閻魔殿飛來,在飛到祭典的正上方時,蹄子一抖,將布上盛裝的物體全數落下,惹得獄卒們驚聲連連,紛紛閃避,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他們更加驚慌了:來的異獸居然是宣報吉兆的祥瑞白澤,扔下的卻是意圖不明到讓人發毛的程度,落下的是大量鞋帶斷掉的草鞋以及手製的黑貓娃娃。

  奇怪的行為引起獄卒們的不安,尤其看到落在地上的草鞋及姿勢各有不同的黑貓,對大和人來說那穿在腳上的草鞋斷了鞋帶以及黑貓的現身,都象徵將有不吉利的事情要發生了,由祥瑞親自送上的大量不祥之物,讓獄卒們紛紛討論著,這是否代表瑞獸親自表明災禍的警告。

  相對於眾人的驚慌,作為當事人的鬼灯,唯一能從白澤這唐突的行為所理解到的是--在這慶典上刻意利用祥瑞的身份做出這種失禮的事,是為了羞辱他。

  乃至於事後鳳凰及麒麟再次出現在錯愕不已的獄卒面前獻上隆重的祝福時,鬼灯還是默默的將白澤的作為記了下來。

  在充份理解以前,作為報復的理由,這足夠了。



  

  「因為專注於審判及刑罰,關於那方面的學問是漏掉了,想起來是很丟臉的。」

  鬼灯突然自言自語起來。說出這句話沒有特別的意思,純粹是他剛好想到,所以說出口。而他抬頭望著前來閻魔殿,手捧著黃布包裹起來的盒子、身穿紅色功夫服的可愛女子,點了點頭。

  「真是謝謝您特地送來了,中小姐。」

  中,第十殿的判官五道轉輪王的專任輔佐官,一名女性殭屍,直腸子的性格以及陰暗的喜好讓鬼灯感覺很合的來。身為殭屍的中總是聽從道士主人轉輪王的話,今天也是依照那名年輕判官的指示,將朋友贈送的道教道具送到鬼灯這裡。五道轉輪王是一名道士,時常入手特殊的法器,而鬼灯,有蒐集詛咒物品的習慣。

  鬼灯打開布包,開啟了盒子,盒子裡頭放的是裝在柔軟紅布上的小孩銅像。

  「出色的童子像。」鬼灯忍不住讚嘆。

  「作工真好,有著不可思議的不快感,我挺喜歡的。」從旁看著被鬼灯取出的童子像,中笑著述說著感想。

  「不愧是中小姐,這是帶有強烈陰氣的好東西。」鬼灯將童子像收進盒裡,重新將黃布包裹好。「所謂童子像,是用來施行一個叫作『養小鬼』這樣的咒術的儀器,讓施咒者將夭折孩童的靈魂養在裡頭,讓其為自己滾財、詛咒別人。就連沒有靈感的我,也能明白這東西的力量有多強大。自古以來,承受痛苦而死的孩童亡靈總是擁有驚人的力量,因此打從冰河時期就有將孩童殘酷的獻祭,將其脫水成乾屍,隨著部落遷移時帶著作為守護神來使用的習俗。」

  災難,無辜的孩童,獻祭。

  無意間這些關鍵字讓鬼灯想起了許多事。想想自古以來人類總是犯著同樣的蠢事,讓他不禁想發笑。

  結論而言,這件法器的確讓鬼灯感到中意。他捧起盒子,決定讓工作停止,稍微休息一下。

  「太感謝您們送來這樣的東西,為了表示感謝,不嫌棄的話,是否要同我一起來?我要將這只童子像收藏在我專門藏物的小屋,就是中小姐上次也一起來的那間。」

  「好開心,鬼灯大人,我要去。」中很直率的表達高興的意思。

  鬼灯點了點頭,將手頭上的工作完成到一段落,就領著中離開了閻魔殿。



  鬼灯擁有私人使用的房子,裡頭完全只擺設詛咒物品。身體會自己動起來的洋娃娃、傳來死人之聲的留聲機、不斷把人割喉而死的剪刀;完全是受詛咒物的博物館。之前中送來苗族蠱壺時鬼灯就有讓中姑娘來參觀過,當時中對這間收藏屋的感想是「非常喜歡」。

  而讓中自由地參觀屋子時,鬼灯正好將童子像取出,擺在一人捉迷藏娃娃的旁邊,確認兩邊友好的並肩坐著,鬼灯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回頭望著愉快地參觀著詛咒物的中,靜靜地思考了一段時間;實在很巧,前陣子的事情沒有結論,正想著讓中來察看些東西。

  第十殿輔佐官中,殭屍,雖說智力不佳,但是擁有怪力及卓越的詛咒才能。

  --尤其道術之祖白澤,曾親自教導過她各種法術。

  長相美麗的她曾經被白澤追求而交往過一段時間,後來自然因為白澤的花心導致分手,但殭屍本有執著的性子,導致她只要想起過去白澤是怎麼讓她傷心的,她時不時就會運用白澤所教導她的奇異咒術來報復。

  先不論白澤與殭屍那悲劇似的愛恨情仇,師承白澤的中對於道術及詛咒擁有非凡的知識及才能,於是乎鬼灯確認了中姑娘已經將這間房子的東西看得差不多時,跟她說了:「中小姐,其實我有事情想拜託您。」

  「鬼灯大人要拜託我什麼?」中喀喀地轉動了脖子,回頭歪斜地看了鬼灯。

  「那是擺在另一間房間的東西,想請您看一看,說說感想。」

  「好。」中爽快地回應了,於是在確認屋子內的東西擺設的位置都沒動,鬼灯封上了門,帶著中來到屬於鬼灯的第五間倉房。

  鑰匙打開,拉開門鎖,打開門聞到的是一股草香,光線照入倉房內,可以看到倉房的四面牆都擺著櫃子,櫃子上方整整齊齊地擺著動作各有不同的黑貓娃娃,下方則擺著一雙一雙的草鞋,只不過鞋帶都斷了。

  要是參加過當年祭典的人,八成一眼就能看出,鬼灯是將白澤送上的東西好好地收了起來了,一百零七雙草鞋及一百八十六隻黑貓娃娃,無一不缺。這些意義不明、只能認為是觸霉頭用的東西,由於是祥瑞親自獻上的,閻魔殿沒人敢隨意丟棄,原是要供奉起來,但鬼灯只是愉快地將其收藏,想看看白澤到底帶來怎樣的詛咒。最初是跟其他詛咒物品放在同一間倉房,沒多久鬼灯進去看就覺得其他展覽品不是有種看起來垂頭喪氣的感覺,就是發出故障般的滋滋聲,最後將這些東西全數移到新的倉房,除了鬼灯以外幾乎沒人進來過。

  看到屋內的情境,中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她進到倉房中,歪著頭看著那一個一個貓娃娃。

  「喔……喔?」中的眼睛轉啊轉,一下看看坐得端正的黑貓,一下看著趴伏在地的黑貓,她的表情不再像之前那樣以欣賞藝術品的態度在觀賞擺設,而像是看著有見過的東西。

  鬼灯還沒問,中就先開了口:「這看起來有點像呢,那個叫什麼呢……」想著想著,她轉過頭,望著鬼灯,面無表情地說著:「某頭好色神獸有做過類似的東西呢。」

  似乎真有隱情,鬼灯點點頭:「真的嗎?這就讓我感興趣了。可以請您說得詳細點嗎?」

  「在我詛咒他的時候有時會看到。」中揮動著雙手,表情愉快地說明起來:「用咒術襲擊他的時候,有時候咒術會轉到手做的白色貓娃娃上頭,那個好像是好色神獸自己做來用吧,基本的款式很接近,除了好色神獸做出來的貓,臉都畫得很奇怪。」

  「大概是他善用的受詛咒的臉吧。」做給自己的那款並不是那樣子真是太好了,鬼灯不禁這麼想著。「照妳這麼說,這布娃娃的作用是作為身代,中文是指『替身』的意思,讓施術者來代受詛咒或不幸使用的。」

  「好像就是這樣吧,那時在我施咒的時候白色貓娃娃會直接炸開呢。」說著,中伸出纖纖小手捧起黑色貓娃娃,左看右看,她注意到不管是哪隻貓娃娃都像是被什麼人扯玩過,每一隻都有線頭拉脫跑出棉花的部分。

  「脖子還有後腦的線脫落得好厲害呢,棉花也有種焦味啊。這些是被用過的替身嗎?」

  「也許是。」鬼灯盤起雙手,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先不論那些草鞋本來就弄斷了鞋帶。自從將這些娃娃收藏起來以後,這倉房幾乎只有我進去,有其他人進來時也都是我在場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都不敢碰倉房的東西,我是怎麼照顧他們的我自己清楚。但是,娃娃卻緩慢、陸續地破損,最後一個娃娃損壞,是在十年前的時候。」

  貓 在 十年前 都 死盡了

  腦中又響起了這句話。

  中又眨眨眼,將一個娃娃放回去,又將一個娃娃拿出來,這樣反覆看了好幾次。在拿起第五個的時候,她將手指伸進棉花之中,搓來搓去,然後抽了出來。鬼灯也看到了,中的手指捏著一半燒去、一半未燒盡的符咒,隱約可以看到上頭寫著「替身郎擔」等漢字。

  「是了,這是替身符。」中口齒清晰地說明了起來:「要有這樣的符才算的上是完成的替身,所以有時候我會先把某頭神獸家裡的娃娃撕去符咒再下咒。這符咒的作用是用來擋災避煞的,照這燒焦的程度,現在已經沒有作用了。」

  「原來是這樣。」鬼灯喃喃自語。

  「不知道是誰給的,感覺是很厲害的道術士呢。」中笑嘻嘻地將黑貓擺回架子上,鬼灯單手曲了起來,手指輕輕點著下巴。

  「對方的確是很厲害的道術士,不過……」

  到底為什麼這麼做呢,也許,這次該好好問當事人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