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2199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鬼白][女體]自為牝牡 02




  在一陣混亂的狀況下煎完了藥,讓鬼灯帶回去,白澤也提早關店,溜到眾合地獄混了一整晚,隔天當作沒事一樣的作早餐準備開工,才被桃太郎逼問昨天發生了什麼事。

  「這件事是秘密,不可以跟別人說。」端了一碗杏仁豆腐給桃太郎的白澤陪著笑臉。

  這句話不是讓謠言傳出去的信號?桃太郎雖然想這麼吐嘈,但還是靜靜地聽白澤解釋。像是言談間對鬼灯透露了自己的真實性別,為了證實,讓鬼灯碰了胸部,結果讓鬼灯激動起來。

  「唔--」桃太郎雙手抱胸,皺著眉,低著頭,閉起眼默默思考。訊息量太多了,導致他不知道應該先驚訝還是先吐嘈。「聽不太懂,所以,白澤大人其實是女孩子?那我過去是不是太失禮了,用詞應該要修正嗎……」

  「不用啦,我不是女孩子。」白澤笑嘻嘻地用手將臉撐在桌上,「我是兩性兼俱啊兩性兼俱,所以說用平常一點的態度就可以啦,反正我對外還是直接說我是男孩子。」

  「好複雜啊,比釜小姐到底應該歸在哪個性別還複雜,他們那種好歹還有『男大姊』這樣的名詞可以用,白澤大人這種類型應該怎麼分類才好?」

  「不用想得那麼複雜啊,我又不是這個世界的首例。」白澤雙手合十,閉上眼睛。「觀世音菩薩就是兩性兼俱。」

  你還真有膽跟觀世音菩薩並稱啊--桃太郎內心吐嘈著。

  「說是兩性兼俱,其實也不太一樣啦,更正確來說觀世音菩薩有多種面相,在世人面前可能以男相或女相現身。還有其實唐朝以前的觀世音菩薩都是男性塑像,白衣女性的塑像是非常近代的象徵。」

  「這種複雜的學問就先暫停吧,對我而言太難了。」

  「好啦。總而言之,TAO太郎君不需要太煩惱,因為我從未改變。你看啊,昨日的我跟今日的我不是一樣嗎,你就自然地跟我相處就好。」趴在桌子上的白澤瞇著眼笑,像是懶散的貓咪一樣。端著碗喝杏仁豆腐湯的桃太郎,默默地消化著這不知道怎麼整理的新情報。

  的確第一次看到白澤時沒特別意識到他的性別,他看起來就是個身高中等、身材纖細、容貌俊美的美男子,衣服的款式看起來偏向男裝,加上他總是窩在女孩子當中玩樂,所以就一直將他當作男性看待。就算突然跟桃太郎說他其實也兼有女性的性徵,對桃太郎而言也沒有什麼真實感。他們本來就沒有一起洗澡,也沒睡在同一張床上,師生的互動也從未出格過,現在知道這件事,只是讓桃太郎多自我提醒,身體上的接觸還是多多避免的好。兩性兼俱總比「其實是女性」還少了點尷尬,要不然若是意識到自己其實跟一名女性同居了好多年,情緒尚處青春期的桃太郎會想趕快搬出家門。

  「如果沒發生這件事,白澤大人不打算告訴我這件事嗎?」

  「是啊。」爬起身的白澤點點頭。「這樣相處起來比較不會尷尬。」

  這麼說也是,雖說是兩性兼俱,但還是會一直在意對方異性的部分,桃太郎覺得換作自己是女性,大概也是會一直在意對方擁有男性的性徵吧。生物的本能就是繁衍,對異性才會過度關注。這麼說起來,是不是代表白澤這樣的身體,不論哪個性別都擁有性吸引力呢。

  「啊,所以是這樣嗎。」桃太郎恍然大悟地用拳頭拍了一下掌心。「白澤大人之所以以男性的姿態示人,是因為比較喜歡女孩子。」

  「TAO太郎君真聰明!的確是這樣啊,女孩子超可愛,你不這麼覺得嗎?至於男人,我連他們的長相都記不住,更別說談戀愛了。要是有男性來到極樂滿月說要追求我,我除了困擾以外還真不知該怎麼辦。」白澤說著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大嘆了一口氣。

  對白澤的印象還沒有轉過來,桃太郎試著想像有男人抱著花進到極樂滿月,那副模樣不論怎麼修正都會是那刻板印象的超時髦西裝社會精英男同志帥哥,實在很難想像有人是將白澤當作女孩子來追求。啊,不過,現在有唯一一個男性知道白澤擁有女孩子的部分了。

  「白澤大人,你怎麼會想告訴鬼灯大人您真正的性別?」

  「唔。」趴在桌子上的白澤眨了眨眼睛。「為什麼呢。」

  「明明是應該當作秘密的事情,卻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就講出口了嗎!」

  「可能是我認為就算告訴他也無所謂吧,他本來就不是會為了這種程度的事就驚訝萬分、會到處昭告天下的那一型。哪知道他反應這麼激烈。」白澤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很遺憾一樣。

  「我不想直接點破你,可是你讓他摸了你的胸部,正常性向的男性反應都會很激烈的。」講了講,桃太郎發現這件事有點怪怪的。「不對,應該要問你怎麼會拉著他的手去摸你的胸部,這是逆性騷擾吧!」

  「我不介意讓他碰啊。啊,不過不代表我誰都可以。TAO太郎君不可以喔。」

  「沒人想摸你的胸部啦!」桃太郎激動地將碗放下,然後愣了一下,「咦?不介意讓他碰?」

  「我想他對於我應該還是有那麼點特別吧。」趴在桌子上的白澤看不清他的表情。

  「欸欸欸,所以說,欸欸欸欸?」桃太郎對於這件衝擊的事實搞得滿臉通紅。「白澤大人你、對、鬼灯大人,不不,你的女性的部分,受到鬼灯大人的吸引嗎!」

  「他為什麼不是女孩子呢--」

  「男性的部分嗎!」桃太郎不知道自己今天要受到幾次震驚,他決定給自己煮一碗金棗茶養養喉嚨。

  「他看起來有種禁欲的性感魅力,看起來莫不在乎的外表底下隱藏著激情的一面,在床上會是什麼樣子,真是令人期待啊。」白澤非但不否認,反而抬起頭,笑開了嘴,一副在學校中跟同班同學討論哪個妹子比較可愛的態度。

  喂你討論的對象是鬼灯大人耶!

  桃太郎發現自己沒有立即站起來吐槽,回過神來他已經將碗盤都收拾到洗碗槽,賢淑地洗了起來。冷靜下來冷靜下來,背後的大人已經是自己吐槽也好不了的重症好色鬼了。

  「那麼白澤大人,你算是對鬼灯大人抱有好感吧。」將碗盤都擦乾放在置碗架上,桃太郎走向櫃台,看著準備給店門掛上「營業中」牌子的白澤,桃太郎問了下去:「也許鬼灯大人的反應是有些激進,這也多少跟你容許他,唔,碰觸你,有關係,這代表鬼灯大人對你也有好感,對吧。對白澤大人來說,這應該是好事才對。」

  聽到桃太郎這麼說,關上店門,走回櫃台的白澤沒有直接回應,他面無表情地走到櫃台前,坐在其中一張板凳上,抱著兩腿,沉默不語。

  看著無精打采的白澤,桃太郎擔憂了起來。昨天看白澤的反應的確受到了驚嚇,鬼灯的樣子也十分恐怖,雖說是有好感,是不是鬼灯的躁進讓白澤感到幻滅了?嗯?白澤這樣的人會有所謂「幻滅」的情緒嗎?怎麼講得好像白澤會對鬼灯有所期待一樣?而且白澤現在看起來似乎有點沮喪,原本桃太郎對白澤偶爾的情緒低落都會放著不管,現在發覺他女性的一面就會開始胡思亂想,應該不管他,或是問問他怎麼回事,還是直接安慰他?為什麼只是突然增加了新屬性,就讓桃太郎開始感到傷腦筋了。

  「白、白澤大人,你還好……」

  「哈啊。」白澤打斷了桃太郎的問候,自顧自的嘆起氣來:「就算是那個惡鬼,也只是個普通的男人嘛。」

  「啊?」「對女孩子格外客客氣氣,然後也是滿腦子想著那檔事的,看起來很正經,還是想跟女人結為一體呢。啊呀,還是好色的男孩子嘛,雖然是滿可愛的,不過有種失去興趣的感覺呢。還是小妲己跟小莉莉絲比較可愛。」

  「你也太任性了啊!」桃太郎將兩手拍在櫃台上。啊,他忘記準備金棗茶了。「讓人知道你的性別以後,又要對他的態度改變感到失望嗎!」

  「對,你說的沒錯,因為他的態度改變了。」將頭放在兩膝上,白澤嘟著嘴的樣子像隻懶散的金魚。「我原本以為他還是會跟以前一樣,對我不分上下尊卑的對待我的。現在態度改變了,就覺得他好普通,沒興趣了。」

  揉了揉自己拍得有點痛的兩掌,拿出小火爐的桃太郎靜靜地聽著白澤的自白,不覺搖了搖頭。突然讓人知道這麼驚人的消息,不會改變態度的人幾乎是不存在的吧。這麼想的桃太郎從藥櫃找出了金棗乾,放了一點在茶壺裡,沖了熱水後放在爐上燒著。

  壺燒開發出哨聲時,極樂滿月的大門也突然被踢開。

  「笨蛋白豬,配給我的藥量少了一半!」「呀!」

  桃太郎在燒金棗茶時清楚的聽到有什麼砸在白澤身上的聲音。他趕緊轉過身察看,發現白澤跌在地上,身上有個用紙包成一大團的不明物體。仔細一看,裡頭居然塞滿了金魚草乾。

  再抬頭一看,只見鬼灯大人逆光站在大門口,眨著那閃著凶光的眼睛,朝著白澤走過來。

  「昨天顧著聊胸部的話題導致藥量都搞錯,真是好色的豬。」鬼灯雖然這麼說,卻彎下身,朝白澤伸出了手:「您沒事吧,可別摔到了臀部。」

  到底是態度沒變還是變了溫柔,搞不懂了!桃太郎張大口看著這一幕。

  白澤拍掉頭上的金魚草乾,伸手給鬼灯拉了起來,而鬼灯從背後又拿出了一束金魚草:「這是昨天失禮的補償。我不清楚您喜歡乾燥花或是新鮮的花,所以都替您帶來了。」

  拿著花束前來追求白澤的社會精英真的出現啦啊啊啊啊啊!

  「唔,都可以,交給我處理就好。」白澤愣愣地接過那束還在抖動的金魚草花,因為太大束了,白澤需要用兩手捧著,才不至於讓裡頭的金魚跳出來。

  見到白澤好好地收下金魚草,鬼灯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捏著白澤肉肉的臉頰。

  「所以您還在這發什麼呆,請您在收拾好花束以後趕緊作昨天沒完成的藥,我必須趕在中午前拿回感冒在床的笨蛋大王。」

  「好痛痛痛痛!混蛋,趁著我沒有手!會做啦,我馬上來做就是了,惡鬼!」

  白澤哇哇叫的將金魚草花束丟了回去,而鬼灯接過花束以後,小聲的問,活的種在前院,乾的就請桃太郎收拾嗎?白澤回應「是」之後,鬼灯就抱著花束暫且離開了極樂滿月。

  「真是的,一大早就碰到這傢伙,超不爽快!」

  揉著自己紅腫的臉,白澤氣沖沖的走到藥櫃把昨天的方子一一找出來,從旁一再觀察的桃太郎,眨了眨眼,看到白澤微微勾起了嘴角。

  --說什麼不想要對方改變,就是希望對方保持那種虐待狂態度嗎!你這個被虐待狂!

  內心雖然高聲哀號著,不過桃太郎還是轉身給自己倒了一杯金棗茶,決定當作什麼也沒注意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