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240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宵闇異聞事件一:聖瑪莉亞女子學院 蛭子篇

 



  「哈哈,那麼仲麥,你比較適應了嗎?」

  坐在桌子對面的那名戴著眼鏡的斯文男子望著自己笑,而厄除二等兵山田仲麥眨了眨眼,用力地點了點頭,擺出了很有精神的笑容,同時又很快地在筆記本上寫了「適應!!!」加強語氣地用了三個驚嘆號。縱然他的右肩還隱隱作痛,但是這不妨礙他的工作熱忱。

  陪同他的是十紋的前輩,乙矢善慈,軍階是曹長,他們是因為醫護室外的**小插曲**而認識的。由於山田仲麥在一次搜查任務中傷了肩膀,不適合作基礎的粗工,好比需要用到手臂力量的打掃工作,因此今天就被乙矢帶了出門,以巡訪、探察情報為名義,請因為無法說話而習慣筆談的山田作訪談筆記的工作。

  而,巡視及訪問果然只是一種名義,山田原本以為是要調查什麼重大案件,但其實乙矢只是上商店街到處晃晃,慰問商店的員工,寒暄式地問最近是否過得還好,山田的筆記紙上只用到了表格,一排下來的「平安無事」「平安無事」,讓他不禁思考是否用打勾比較有效率。而還不到下午三點,乙矢就找了間賣米糰子的茶店,拉著山田坐了下來,點上一壺茶,兩份糰子。

  「情報工作就是這點輕鬆啊。自由自在地。」乙矢說著端起茶杯喝了一壺茶,相對於坐得正挺的山田,他側坐在桌邊一手搭在桌上的姿勢就像浪人一樣隨便。

  「之前就想跟你好好地聊一聊,鼻孔過肩摔事件可真出名啊!」

  乙矢笑著說著,這話聽得山田滿臉通紅,他揮了揮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個事件其實只是一個意外。

  「哈哈哈,鬧著你玩的。其實,我比較關心你在聖瑪莉亞女子學校發生的事。有看到什麼不尋常的?是否遭遇到什麼事?」

  山田眨了眨眼。老實說,他右肩的傷就是在聖瑪莉亞女子學校巡視時,被同伴給折得脫臼的。半天怪異事件沒探著,只是同伴間互動就搞得一身是傷,是件很丟臉的事。他帶點不好意思地傻笑著,乙矢則是笑嘻嘻。

  「這樣才好啊,知道嗎?沒有發生事情,才是好事情。」

  乙矢說著輕輕地敲著給山田的那份探訪用筆記本。「你會覺得我這樣一一問著店家有沒有事很多餘嗎?其實,光是確認有沒有發生大事,就是很重要的調查,畢竟記者不會去報導哪裡有了怪異的動亂,這都是由情資組去處理。我的本業雖不是這個,但我比較閒,所以是半公事半興趣的去做。要是事情鬧到一般人都知道才去處理,哪用的到十紋機構呢。」

  聽來很有道理,山田老實地點頭。

  「何況十紋機構要做的也不單只是把怪異抹殺掉而已,誰知道會不會有怪異混在商家裡頭?啊呀,我是完全不知道啦,仲麥你別這麼緊張,我沒有故意要講鬼故事嚇你喔!其實只要不鬧事,我覺得有些怪異沒有那麼危險,適當地與他們友善交流,對十紋是有幫助的。」

  乙矢說著拍拍一臉緊張的山田,山田則吞了口口水。

  「別緊張別緊張,來吃糰子吧,小心點別噎著了。啊,回頭聊聊女子學校的事吧,自從學校建起來以後,總是會流傳怪談是吧?因為那又是同儕互動過頭的集中地區,又都是女孩子呢,聽起來不是很適合怪談嗎?啊呀,就說別噎著了,喝點水嘛。我想說的是,聖瑪莉亞女子學院的學生等級都非常高,以和式甜點來說,一般樸素的女人如果是米糰子,她們則是精美的和果子,那樣的女孩子,實在想讓男人把珍藏的寶刀收進刀鞘裡啊。」

  「這位客人。」店裡的店花小姐笑咪咪地出現在乙矢旁邊,小聲地說著,「請您不要在店裡講這樣的話,這裡可是有小孩子的呢。」

  「啊啦?小孩子?沒啊,只看到一朵美麗的花。」乙矢才說完,裝模作樣地探看四週時,卻看到桌子的另一邊,站著一個小個子。

  那是個身穿黑色浴衣,臉上戴著惠比壽神面具的小孩子,他的臉對著乙矢的糰子,一句話也沒說。

  那孩子無聲無息的出現也嚇到了山田,說不上是為什麼,明明就是個戴著面具的小孩,但不似常人的詭異行動讓山田背上一毛,這個小孩明明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對勁的,為什麼就是讓人覺得有點不舒服?

  「喔呀,中大獎了,商店街的守護神,這可出現了呢。」乙矢笑嘻嘻地伸手揉了揉小孩的頭髮,然後轉頭對山田說著,「你也很幸運,仲麥,這孩子可是真真切切的怪異喔,看清楚了。」

  乙矢這話讓山田倒抽了一口氣。怪異!這麼輕易就出現在人面前。

  「放心好了,經過調查,這孩子在白天時完全不會有危險。」乙矢說著將自己那份糰子端給了小孩,說著:「來來來,坐下來吃吧,現在是正好吃的時候。」

  「謝謝--」孩子點點頭,接過了糰子,安靜地坐在桌子旁邊的位置上。他並沒有立即拿起糰子吃,只是端著盤子,靜靜地對著望。

  「習慣就好,那是像神一樣的吃法。」乙矢回頭對山田介紹著那戴面具的孩子,「商店街的人都叫他『蛭子』,很多年前就在這街上了,一開始還有點恐怖,到最後商店街的人都習慣他了,聽說有被他拜訪的話就會很幸運,生意興隆喔!把他想作是像座敷童子那樣的孩童靈,就比較好理解了吧。」

  山田聽得有點一知半解,他只是想著這孩子為什麼都不拿下面具。

  「可別想看他面具底下的樣子,那不是小孩子適合看的,而且很危險喔。」乙矢對山田搖了搖手指。「既然你來這裡,我想多介紹一下這位出沒率高的怪異也好。他在白天沒危險,晚上的時候才會展現怪異的力量,要是沒用正確的方法對待,可是會被他纏上三天之久的。想想被一個小孩子跟了三天,再勇敢也會覺得害怕呢。」

  「這位客人,請別講些沒禮貌的話。」店花小姐又笑咪咪地繞了過來。「小心小蛭子將您的舌頭給拔下來喔。」

  「哈哈哈,說的是呢,這個孩子可不只是會拔舌頭,還會拔鼻子、眼睛、耳朵,臉上的東西都會拔,啊,仲麥,別對他露出警戒的表情嘛。」乙矢又摸了摸蛭子的頭。「那孩子不是對每個人都會做出這樣的事喔,他只會去拔做出特定惡事的壞人,是正義的使者。」

  「好好吃,謝謝你。」蛭子將糰子還給乙矢,乙矢笑著接過。「不客氣。」

  山田呆呆地看著前輩跟怪異的互動。的確,這麼看來,這小孩怪異似乎一點都不危險。只不過乙矢前輩明明是比他晚到帝都的軍人,卻一副跟街上妖怪很熟的樣子,該說是這個人很滑頭,還是只是懂得裝熟呢?

  「所以適當地拜託他一些事的話,也是很好的互動喔……啊,對了。」乙矢像是想到什麼似地用拳頭拍了一下手掌。「可以這麼做嘛。」



  回過神來,山田才發現乙矢想做的事。

  乙矢牽著蛭子的手在散步,原本山田還覺得這具有什麼意義,只見他們來到的地方,居然是聖瑪莉亞女子學院。

  「今天帶你到這裡玩喔,你一個人應該沒問題,到白天再回來就可以了。這裡有很多漂亮的大姐姐,也有很會做飯的婆婆喔,你只要像平常一樣晃來晃去就可以了,然後告訴我發現了什麼事,特別是晚上聽到咕嚕咕嚕或嘰嘰喳喳的聲音,一定要告訴我喔。」

  乙矢蹲下身對蛭子交待著,而在旁邊的山田手忙腳亂地揮手,像是要問乙矢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用擔心的,仲麥,這也是跟怪異之間的友善交流啊!知道嗎?有時人所感知不到的事,怪異卻感覺的到,這就是多方面無死角的視察。」乙矢笑著安撫了一下慌張的山田,轉過頭,卻看到蛭子歪著頭,像是不理解乙矢想做什麼。

  「我是要拜託你幫忙喔。」乙矢又摸了摸蛭子的頭。「作為回報,回來會請你吃很好吃的東西。」

  「幫忙,明白了,好的。」蛭子乖巧地點點頭。

  「啊,一個人要小心啊,如果看到穿軍服的大哥哥大姐姐,一定要躲開喔。」乙矢笑嘻嘻地讓蛭子進去女子學院裡,接著起身,在蛭子輕巧地進入學校以後,拍拍山田的背,示意一定會沒事的,然後就帶山田回去大街上去。



  時間一下到了黃昏,然後即是晚上。

  不是平常所待著的商店街,蛭子在散步時,其實是帶點困惑的,但他很快就喜歡這個地方。中庭有美麗的花,後庭有個白色的精美石像,教堂上的彩色玻璃述說著故事,裡頭的修女虔誠地唱著聖歌,在這裡的大姊姊們手上抱著書,並肩同行時討論著最近的國際情勢,或問著對方未來講作的工作,她們身上有著希望的光輝。音樂室裡傳來悅耳的鋼琴聲,詩文社則是讀頌著古詩,這裡是個很舒服的地方,蛭子喜歡待在這裡。

  散步到食堂附近,那裡的大嬸問著蛭子是誰的弟弟,捏了幾個鹽飯糰給他,同時聊起了最近學院的怪談。食物有沒有少呢?真的是在偷吃東西的怪異嗎?大嬸們聊得很熱烈,沒聽到蛭子小聲地說了謝謝,悄聲離開了食堂。

  夜晚的聖瑪莉亞女子學院沒有一盞燈,暗得讓人連自己的身影都看不見,卻靜得連自己的腳步聲都聽得清楚。這裡不是商店街,沒有水泥路,沒有泥巴路,在磚造的走廊上,蛭子的木屐聲咖他咖他響,像是小孩子在敲著木琴。

  他是為什麼來到這裡?好像被交待了很重要的事吧,可是,白天的時候,一定要回到商店街,不知為何蛭子是這麼想的。他獨自一人在學院的走廊上咖他咖他的走著,別人拜託的事他不記得了,他想起了他丟掉的東西。

  你 有 看 見 我 重 要 的 東 西 嗎

  這個問題,蛭子對很多人問過。

  沒人答的上來,他想,一定是重要的東西丟不見了。

  沒有眼睛就看不見。

  沒有耳朵就聽不見。

  沒有鼻子就聞不到。

  沒有舌頭就無法開口。

  沒有臉就沒人認的出自己。

  我是誰啊?我是誰啊?路上的人問起自己的名字,而他只能歪著頭。

  啊啊,街上的人都叫我HIRUKO。

  可是,我是誰啊?

  蛭子停下了腳步。

  在黑暗之中,他感覺到了什麼,有個人出現在自己面前,明明不應該有人在這個時候出現。蛭子繃緊了身體,這個人身上,有著跟「那個人」一樣的氣息。


  「還給我,我重要的東西。」



  蛭子說著,對那個人伸出了手。




  「呀,今天也是很悠閒呢,」

  乙矢曹長在大白天又藉著巡察的名義在蛋糕店的戶外庭院座位偷懶,一起被帶來的山田二等兵被說服吃著蜂蜜蛋糕。這麼香甜的點心,他可是第一次吃到。

  「和平是最好的不是嗎?仲麥。」乙矢拿白帕擦了擦眼鏡,仲麥則是對蜂蜜蛋糕越吃越驚訝。真的太好吃了,這東西真的隨便都買的到嗎?

  「這樣的美味,當然要給聽話的孩子吃囉。」將眼鏡戴了回去,覺得視線變得清楚的乙矢,這才看見座位旁邊站著一名戴面具的孩子。

  「呀,這不是蛭子嗎?成功回來啦,昨晚真是辛苦了。」乙矢笑著摸摸蛭子的頭,說著:「如何,發現什麼了嗎?」

  蛭子面對著乙矢,沒說話,而他伸出了手,攤開。

  原本在吃蛋糕的山田手中的叉子落了下來。

  蛭子手中的是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山田馬上從椅子上站起來,慌張地想掏出他專用的小太刀,但太忙亂了拔不出來。怪異就是怪異,不能輕易地以為一點都不危險。在山田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乙矢也站起身,卻是笑著拍拍山田,壓著他,讓他坐回座位上。

  「沒事沒事,仲麥。雖然好像很可怕,但蛭子他沒有做壞事喔。」摸摸山田的頭表示安撫,雖然山田慌張地揮動手想表達自己的正義之心,乙矢卻搖搖頭,說著:「放心吧,關於蛭子的事,我們十紋機構調查得可多了。我們歸納了所有被他攻擊過的人,得知一個結果,他只會攻擊曾經殺過弱小日後沒遭到報應反而飛黃騰達的人,連主動攻擊他,都不一定會被他扯下五官,但對於犯罪卻沒受懲罰的人,他下手可不留情了。」

  這樣的檔案樣本有超過一半是由今川中尉完成的,只可惜前陣子他過世了。曾讀過各式各樣怪異檔案的乙矢,對這件事感到有點可惜。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有這麼一名罪人躲在聖瑪莉亞女子學院,也許是利用著怪談,偷偷在暗地裡做些壞事呢……蛭子,立了大功喔。」

  用剛剛擦過眼鏡的布巾包住了耳朵,乙矢笑著拍拍蛭子的頭,然後去蛋糕店,外帶了一份小塊巧克力蛋糕,交給蛭子。

  「來,這是給乖小孩的謝禮。」

  「謝謝。」蛭子彎身對乙矢行了禮,然後轉身悄聲離去。

  「啊呀,這下可刺激了,怪談之後是陰謀嗎?這可不能放著不管啊。」

  回到原來的座位,對這話題有說有笑的乙矢,繼續吃起了剛剛的蛋糕。而山田靜靜地看著乙矢,吞了口口水。

  對這種恐怖的景象,卻看得跟日常問安還平常,也許這名前輩,比怪異還恐怖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