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038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白]大試煉DA 四

 




  最初鬼灯注意到的,是自從他們來到土德殿後,白澤走起路來就不再有腳步聲。

  自己走在那黃玉地板上,依然能聽到踏在石頭上的聲音,那麼就不是這棟建築比較特殊,而是白澤看似正常地在行走,其實是以離地不到一公分的高度浮空在地板上。

  不知道那算是提示,還是就連神獸都要遵守這項規則,鬼灯推論出考驗是「不能傷害任何生命」,也從白澤那邊得到確認。

  而鬼灯卻就此停下了腳步。

  想不傷害到任何生命是非常困難的,鬼灯低頭看著地板不時走過的螞蟻,又看著前方被水淹過的道路,不覺發出嘖舌聲。並非只是想著不要傷害就不會造成破壞,人在行走的時候,不經意的步伐及動作都可能會殺生,踩死小蟲或是折斷枝葉等等,尤其是在森林河流間這種生態豐富的環境,如果不集中精神,想不殺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該說不愧是天國的考驗,難度果然不低?鬼灯站在大廳上,摸著嘴唇思索著。

  「怎麼啦,在這個點突然裹足不前了?」維持著回頭看的姿勢,白澤眼睛半瞇,掩著嘴輕輕笑著,「怕了嗎?舉步維艱?快來拜託爺爺,變成神獸載著你飛過去的話,就不會傷害任何一個生物了。」

  「那樣就失去考驗的意義了。」明明是挑釁的話,鬼灯卻只是盤起雙手,認真地回應著。的確過去的故事當中也有經由奇獸幫助而解決問題的案例,但鬼灯不覺得這是通過考驗的唯一解。何況這到底算不算作弊,還有待商確。

  麒麟不願殺生,據說行走時是像白澤現在這樣漂浮在半空中,離地一段距離在行動,但鬼灯並非修道之人,做不到這種事。真的只有飛行才能解決問題?鬼灯托著下巴,思考了一會。

  鬼灯想起連結五殿的石橋,是為只能行走的普通人而建的。

  接受考驗的會是像鬼灯這樣,非修道也沒有異能的凡人吧。這麼一想,鬼灯確定,這個考驗只能靠行走來完成。

  「白澤先生,您不用變成馱獸,只要幫我帶路就好了。」

  「你這傢伙居然把神獸願意載乘你的行為簡稱為馱獸……」在前頭的白澤小聲地碎碎念著,而鬼灯站在原地,握緊雙拳,深吸了一口氣。

  啪的一聲,白澤整個人顫慄了一陣,然後他聽到了群鳥集體飛起的震翅聲。白澤轉過頭,看到大量的鳥蟲以他們所在的位置為中心開始飛離,就連松鼠之類的小動物也驚恐地躲進樹洞裡。

  白澤馬上回過頭,看著滿臉通紅的鬼灯慢慢地垂下手,長吐了一口氣。

  「呼……」

  「呼什麼,你好大的膽子啊!」白澤刷白了臉,「居然敢在麒麟的御殿放出殺氣?」

  「為了避免無謂的衝突,好好地傳達『要通過』的意圖是很重要的。」慢慢地讓激動的情緒緩和下來,雖然臉色看起來依然紅潤,臉上也布滿薄汗,但鬼灯的神情十分鎮定,「過小的蟲子與動物會因為意識不到人類的接近,而來不及逃走慘遭意外,不是所有的生物都像蚊子及蟑螂那般富有警覺性。僅管如此,活在這個世上本來就是必須搏命,對於有天敵打算侵害牠們,求生本能會令牠們逃命,如此一來,只要善加警告,牠們就能事先避開,避免被踩死的命運。」

  鬼灯說著又看了地板,廳堂上再也不見任何昆蟲及小動物。「看來這真的十分有效。」

  「唉呀,我是不知道這個邏輯麒麟會不會接受啦。」白澤摸摸後腦,露出有些擔心的表情,「但你可別以為可以順利地靠這招走全程喔。麒麟最擅長的,可是化解煞氣,哪怕是殺氣最旺的白虎,在他面前可是無法放出一點厲氣的。」

  「……這點也在我的考慮內。」鬼灯輕輕點頭,抹開頭上的汗。他想,反過來說,無法放出殺氣的地方,代表離麒麟很近,那時得更加集中精神是理所當然的。

  鬼灯於是低頭撕開自己的衣襬,扯出三個布條,扭在一起,變成了繩子,然後將兩袖綁起,露出結實的臂膀,然後再將下擺捲上腰部,用第三條繩子綁起,露出穿著襯褲的雙腿。等他作好這種讓自己手腳方便行動的打扮,鬼灯抬頭看向白澤。「請領路吧,白澤先生。」

  通過大廳的庭院,看起來是這樣子的:向下的階梯爬滿了樹根藤蔓,樹幹不規則地各立一方,直往天霄。而階梯還沒到底,就看到漂著浮萍的綠水,以及超出水面的已長滿苔蘚的玉石;水的來源是從左右兩邊牆壁上的裂口出流下,滋潤了整個庭院。而水的另一頭,又是另一座滿是樹根的階梯。目測判斷,從這頭到那頭大約五百公尺。

  「一般人大概會很困惑這浮在空中由黃金及玉石建構而成的建築要怎麼長出樹,但這可是麒麟大人主掌的神殿,埋藏在磚頭之下,都是肥沃的土壤吧。」走到階梯前的鬼灯思考著,而白澤飄到他面前,回頭望著他。

  「沒錯,如果你用鏟子去挖,搞不好會挖到獨角仙幼蟲。」頓了一下,白澤笑開了嘴:「啊倒不用擔心踩過地磚會不會壓死牠們啦,這些路有這麼多動物會經過。」

  鬼灯不想吐嘈白澤這才不是最先注意的地方,而是想若是害怕蟲子的,搞不好聽白澤這麼一說就不敢走路了,幸好鬼灯沒有什麼害怕的事物。

  見鬼灯沒什麼反應,浮在空中的白澤指著庭院深處,階梯盡頭廳堂的上方,約二十公尺高的登高台,說:「麒麟就在那高台上,從這頭走到庭院另一頭,上了階梯後,再進去建築裡,繞著樓梯繼續往上爬。我必須要提醒你,裡頭也是枝葉纏繞,生氣蓬勃的。」說到這,白澤皺皺眉,兩手盤胸,在空中歪了歪頭,「我們祥瑞想找麒麟泡茶下棋吃飯喝酒,都是直接從外頭飛到高台上,沒人這樣老實爬的。所以,確定不飛過去?」

  「感謝您的好意。」鬼灯彎了身,樣子像是要對白澤行禮,但他其實是低下身,按著樹根,慢慢地扶著根幹 ,腳踏階梯,像攀岩一般地往下爬。「我個人比較喜歡有挑戰性的項目。」

  白澤聳了聳肩,於是以飄浮在空中的姿態,陪在鬼灯旁邊看著鬼灯慢慢爬。

  一路上,鬼灯都輕聲念著「失禮了」「要通過了,請注意一點」,主要是對著附近的動物說著,有時也會對樹根說話。他在抓扶著樹根時會試著用手按著動一動,確定根抓得穩固,鬼灯才會攀附,然後小心地往下頭踏,確認沒踏到碎裂的階梯,才將腳踏上,下去時又繼續對四週說話。

  「因為你是地獄來的,所以才不覺得這麼做很奇怪。」飄在旁邊看著鬼灯一舉一動的白澤,手按著臉,幾近自言自語的說著。他沒有嘲笑鬼灯的意思,反而是因為他跟鬼灯同是彼世的居民,所以知道在那個世界的動物甚至昆蟲其實擁有聽懂人言的智慧,鬼灯說的這些話並非沒有意義,在他對著動物輕聲提醒的時候,動物也都老實地讓開。

  「不擔心語言不通嗎?」白澤只問這個;鬼灯用的是日文。

  「我也考慮過是否要用中文,但不知道麒麟大人平時是用中原大陸當中的哪個地區語言?又或者是哪個年代的語言?想來想去,比起用彆腳的中文,我還是用自己最常用的語言,看看能不能心意相通了。」

  「這話也是。」算是合格吧。

  之後鬼灯閉口不語,白澤也僅是在旁看顧他。顧慮著不要傷害生物,這七公尺高的階梯,直到鬼灯爬至水淹過的位置,足足花了他快十分鐘。

  而確認腳觸及水,鬼灯反過身,在階梯上找了適當的位置坐下來,平視著水面。

  「要涉水過去?」白澤問,鬼灯搖搖頭。

  「進到水裡,有時不經意地踩踏石頭,會壓到石頭下面的生物。再說進水中可能會因為動作太粗魯而弄傷魚蝦。」觀察了一會,看著散落在水中比較大塊的金磚,雖然上頭長了青苔。

  「要攀著石頭嗎?一個滑倒可進慘囉。」白澤掩著嘴嘿嘿笑著。

  「那也比在水中還好行動。」必要的時候扶著樹幹慢慢前行,鬼灯這會有些感謝到處都是樹了。於是鬼灯移動到最近的巨磚,用手確認不會晃動的時候,慢慢地爬上去,小心自己不要因為苔蘚而滑進水中,然後扶著旁邊的樹幹,抓穩後再試著爬向下一個巨磚。

  「像這種手攀在下方爬行的動作真像猴子呢。」白澤笑嘻嘻地看著鬼灯的動作,他輕輕站在水面上,每走一步就踏出小小的漣漪,動作輕鬆的像是在跟鬼灯炫耀一樣。

  「人本來就是靈長類的一種,手不過就是較為方便的前肢。」鬼灯平淡地回答,他爬到下一個巨磚,然後小聲地請水上的蜻蜓離開,繼續扶著樹幹爬向下一顆巨磚。

  鬼灯的動作從頭到尾都很輕巧溫柔,爬到巨磚上時完全不令巨磚晃動,準備攀上時會先呼聲讓磚頭上的小蟲動物離開,無法離開就用殺氣逼離,過於弱小而無法離開的就讓那小東西先爬到手上後放在後方的巨磚上,甚至爬著爬著看到樹上落下的幼鳥,鬼灯會用雙手捧起,勉強地從歪斜的巨磚上站起來,將雛鳥放回樹上的鳥巢。一切看似非常輕鬆順利,但是在旁邊的白澤能看到鬼灯滿臉是汗,呼吸也越來越沉;像這樣要顧慮四週所有的環境及生物,果然還是太費精神力了,短短五百公尺的庭院,還沒爬一半就花了半個小時。

  「果然很不習慣吧?地獄可沒這麼多水。」白澤停在水面上,看著鬼灯小心翼翼地爬著巨磚。「而且在那邊也不需要這麼小心翼翼。」

  「胡說什麼,在那裡的動物及昆蟲都是我們的員工,時常注意是很正常的。能不注意的是亡者,畢竟他們已經死了。」

  「說的也是。」白澤蹲了下來,看著鬼灯伸出手試著推推看巨磚。

  確認爬行的路徑沒問題,鬼灯按著巨磚跨出腳,「白澤先生也請不用擔心,我作為第一輔佐官,許多地獄都是親身測試,否則不知道內熱沸處的五座山是否有好好運行。之前運動會設計的畢達哥拉斯機關我也是親自嘗試過才敢在大會中運行。」

  「都搞不懂你是虐待狂還是受虐狂了。」

  「何況作為考驗,這裡太舒適了,綠意盎然、生機蓬勃,有美麗的樹林流水,有稀有的動物飛鳥,說是集中精神,我幾乎可說是避免自己為了看風景或研究生物而分了神。」

  這麼說也是。白澤看著在巨磚上爬行,避免自己入水及壓到生物的鬼灯,他的樣子看起來並不痛苦,反而有些愉快。明明地獄當中幾乎沒有這樣的環境,鬼灯的動作卻十分熟練,好像他是在山中長大的一般--這麼說來,他還真的是在山中長大的,在他還在世的時候。

  就這樣一塊一塊的爬,又過了半小時,終於另一邊的階梯已經在視線內不遠的地方,頂多只剩五公尺遠的位置,然而中間卻找不到可以爬上去的巨磚,中間唯一能踏上的是長出水外的巨大樹根。要爬向對面的階梯,也只能先踏向那被水泡得濕濕的樹根,然後直接從那邊躍過去。

  鬼灯深吸一口氣,先呼喚那頭的蟲子先離開,然後慢慢地從歪斜的巨磚上站起來,準備什麼都沒扶的情況下跨到那頭的樹根,白澤張口正想說什麼,鬼灯就已經跨出腳。右腳先踏了過去,手還無法扶到樹幹,只得先用右腳撐著,抬起左腳要一口氣跨到樹根上。

  但這吸飽了水、滿是苔蘚的樹根,不夠鬼灯撐住自己的體重。鬼灯的平衡感縱然非常好,還是因為腳滑了一下導致身體不穩。鬼灯咬牙,瞬間伸出了手。

  啪。

  白澤愣了一下,鬼灯此時攀住他的大衣口袋,然後就這樣勉強地撐著白澤在樹根上站直。白澤這才想起從一開始自己就這麼站在水面上,陪著鬼灯走。

  「失禮了。」好不容易站直的鬼灯皺著眉扶著旁邊的樹幹,白澤愣愣地看著重新穩住身子的鬼灯,說了:「如果我剛剛不在這裡,你會摔到水裡去喔?」

  「如果往樹這邊抓,說不定會扯下藤蔓或枝幹。比起這樣,我更相信您還是會待在水邊。」話雖這麼說,鬼灯還是露出不快的表情,準備一躍跳向對面的階梯。

  看到鬼灯這表情,白澤咧開了嘴。

  「啊,我知道,你不想要我幫忙,結果還是讓我幫上忙了對吧,哈哈,還不謝謝爺爺扶著你?只要你彎身跟我道謝就--喂!不要不理我自顧自地爬上樓梯啊!」



  日晷的影子指向了正午。

  這是日正當空的時刻,一般農民百姓到了這時,就會停下工作,喝點涼水吃吃午餐。坐在高台上的石頭椅,麒麟將兩手放在膝上,笑著看向天空的鳥兒停在牆頭歇息的景象。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他聽到樓梯的足音,以及兩個人吵吵鬧鬧的聲音。麒麟微微一笑,看著從樓梯下方走上來,一黑一白的兩人,笑著說:「真是久等了,快來喝杯茶吧?」

  「失禮了,麒麟大人,讓您的茶冷了。」鬼灯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在麒麟面前整理好衣服,彎身行了禮。

  「不用在意。我不太喜歡燒水,所以這裡的是冷泡茶,越沉越濃。」麒麟說著,手往旁邊的石凳一比,說道:「請坐吧,鬼灯大人。」

  麒麟給鬼灯及白澤倒了冷茶,遞上了麵餅。

  「花費如此長的時間跟精力,真是令人佩服。爬上這座高台時,也小心地避開蜘蛛網是很困難的。」看到鬼灯端起了茶,麒麟笑嘻嘻地說:「難道鬼灯大人沒考慮過,也許走到這裡都不算是考驗,只不過是必經之路?」

  「若是這樣,從一開始白澤先生就會化作獸形載我而來,不會讓我浪費太多時間。甚至,連石橋都不會讓我用走的。」鬼灯認真地回應,白澤則吐了一下舌頭,小聲的說「被發現了」。

  麒麟笑著點點頭,然後垂下了雙目。「那就來看看你這次的行動吧。十分謹慎、也有注意四周,沒有輕視動物及昆蟲,也並未將樹木看作是道具。鬼灯大人並非出自慈悲之心,而是單純地平等對待每一個生命,這應該是地獄當中,任何生物都能成為獄卒,進而養成的公平心態,我認為非常好。至於,在無法溝通的時候,利用殺氣來逼退這裡的居民……」

  果然這是不行的?鬼灯雖然表情沒變,但內心有點緊張;白澤則是笑彎了眼。

  「我認為這真的非常聰明。」麒麟在這麼說的時候,白澤說「這也太寬大了吧」,但麒麟並不理會白澤,只是說了下去:「中國有個字寫作『武』,指的是軍事及技擊,但是他的本意,是寫作止與戈。止戈為武,也就是說,能制止兵戎相對的正是武,實際上是避免戰鬥的技術。鬼灯大人是為了不想傷害那些生物,刻意散發出殺氣,激起生物的求生本能,基於這樣的動機,我認為很適當。本來,活在這世上就是充滿危險,每天都有生命危機,每天都不得不犧牲其他生命。想活著而不犧牲,事實上不只是辛苦,甚至還有些傲慢。」

  麒麟抬起頭,嘆了一口氣,然後笑望著鬼灯。

  「我在此認可您,鬼灯大人。喝杯茶歇息一下吧,等接受了印記,我們一起用午餐,然後請您早點回去歇息,可還有那麼多關卡。」

  「印記?」鬼灯疑惑地問,麒麟聽了,皺著眉頭看向白澤。

  「你沒跟鬼灯大人說?」

  「我想他看到了就明白了。」白澤聳肩。

  麒麟又嘆了一口氣,然後伸出雙手。「鬼灯大人,請您將兩手伸出來。」

  鬼灯照辦了,而麒麟將兩手蓋在鬼灯大人的手上。

  一股熱流竄進了掌中,鬼灯忍不住發出「唔」的一聲,那種熱流傳入的感覺,讓鬼灯熱得感覺像是喝了烈酒一般,不過他還是忍著讓麒麟傳送力量。沒多久,麒麟收回了手,對鬼灯微笑。「好了,鬼灯大人。」

  鬼灯於是將手收回,不經意地看著自己的手掌時,發現上頭有個發光的字,那是象形字的「土」。

  「這是祥瑞的印記。通過考驗,得到祥瑞認可的人,祥瑞會給予自己的印記。而當受驗者湊足五行的力量,他才能夠拿起影響天地的神器而不會魂飛魄散,而這次鬼灯大人要出借的是『儵忽斧』,更是不得不借助祥瑞的力量。」

  原來如此,所以才說必須通過祥瑞的考驗。鬼灯看著自己的雙掌,輕輕點頭。

  看著低頭沉思不語的鬼灯,麒麟與白澤對望一眼,然後麒麟拍了拍手。

  「那麼,準備用餐吧,就當是慶祝通過第一個考驗,鬼灯大人您就開心點。」停了一下,麒麟笑著往白澤那裡一比,說:「下次前來就別那麼客氣,僅管讓白澤載您過來。」

  鬼灯雙手合掌作為答禮。「好的,麒麟大人,我絕不會客氣的。」

  「喂。」白澤翻了白眼,但鬼灯裝作沒看到。

  於是中午,三人享用豐盛的水果大餐,然後就由白澤載鬼灯離開土德殿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