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8104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一松]椴松沒有看見 《十四松篇》 (前半試閱)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到底想做什麼?

  我應該做什麼好?

  躺在沙灘上聽著海潮的浪聲,十四松揮動著雙手,在沙子上留下了天使翅膀的痕跡。他笑開嘴,看著天空飛過去的飛鳥,內心產生了一種奇妙的違和感,彷彿他存在於此是奇怪的事。

  「啊--啊,好煩惱喔。」飛鳥在空中盤旋成特定的符號,十四松也保持著一樣的笑容,縱然連他自己都搞不太清楚自己是否想笑。

  「明明,剛剛還在想一松哥哥的事情來著?」



  一松最近心情變得還不錯。

  在十四松的記憶裡,一松像現在一樣散發著幸福的氣息,是在第一次讓貓主動親近自己的時候。在十四松心中,一松是個成熟、體貼、心思細膩的人,他並非不需要朋友,只不過在交朋友方面有些笨拙而已。曾經在超能貓的幫助之下,聽到了一松的真心話,「我只要有你們就好了」,那時的十四松心情很複雜,不知道該替哥哥難過,還是該感到高興;果然,對哥哥來說兄弟們是非常重要的。

  這樣的哥哥最近心情變得很好,十四松自然很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或說,他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想從一松身上得到答案。

  什麼時候才是適當的時機呢?吃完早餐的十四松思考著。他知道只要時機來到,就是可以談話的時機。

  而在其他兄弟吃完,各自將碗筷放到碗槽裡去的時候,十四松聽到了其他兄弟的對談。

  「小松,今天能陪我去釣魚嗎?」

  「喔?也好啊,今天天氣不錯。就去吧,唐松!」

  兩個最上頭的哥哥在上樓梯時如此討論,這讓十四松停下腳步;今天不用獨自去練習揮棒呢,十四松想著。

  他上了二樓,看著小松與唐松換好外出的行頭離開房間,輕松在求職雜誌上作筆記,一松坐在房間角落清潔狗尾草,弟弟椴松則是在整理包包,看起來也準備要出門。於是十四松爬出了窗外,從旁邊的陽台爬上屋頂,就這樣坐在屋頂上看雲飄來飄去。他們幾個兄弟若是想獨處或是有個個人思考空間時,總會這樣爬上屋頂。

  十四松在屋頂上看著椴松離開了家,又過了一會,輕松也換上便服走出家門。

  又過了一會,十四松聽到有在輕敲屋頂。頭一偏,十四松看到與自己最親的哥哥一松望著自己,確認十四松有看到他後,一松貓一般地無聲爬上了屋頂,在十四松旁邊坐下來後,問了一句:「能坐在這嗎?」

  「嗯!」十四松笑得瞇起眼,那是如天使般療癒的笑,令不太有表情的一松露出淺淺的微笑作回應。

  他們就這樣坐在屋頂上看了一會雲,數了天上有幾隻燕子飛過。並不是對對方毫無興趣而沒有話題,只不過兩人的步調就是這種感覺。

  「你可以問。」看,像現在這樣突然冒出一句,代表準備好了。十四松看著身旁的一松,說出這話的一松情緒很平靜,似乎十四松不論問什麼都可以。

  而十四松歪著頭,看看一松,又看看天空,又看看馬路。

  「一松哥哥身上為什麼會有小松哥哥跟唐松哥哥的氣味,這個也能問嗎?」

  在問這句話的時候十四松一成不變的笑容裡難得流露出不安。他想起這幾年,因為自己的鼻子很靈敏而被一松稱讚著,很棒--很棒,已經是很厲害的警犬了,被這樣稱讚,哪怕被當作狗帶去散步,十四松也覺得很愉快。但是,卻因為這樣,得知一松身上發生的事。

  問了這個,一松會有怎樣的表情?會生氣?很悲傷?或是逞強的笑?十四松轉動眼珠,將視線轉向一松旁邊,映入他雙眼的是一松放鬆的笑容。

  「大概,跟你想像的差不多。」一松抱著兩膝,口氣平靜地說著,十四松於是知道一松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問這件事而上來。

  十四松眼睛轉了轉。

  「SEX?」

  「嗯。」一松點點頭,沉默了一會,又問了:「會覺得討厭嗎?」

  「討厭?」十四松盯著一松看,「我?討厭?一松哥哥嗎?」

  「嗯。」一松說著就不再說話,等待著十四松的感想。

  十四松看著天空,張著嘴思考了一會。

  「討厭。即是內心感到反感,的意思吧。」天空有一架飛機飛過去,拉出了長長的飛機雲,真厲害啊,十四松想。「一松哥哥跟小松哥哥和唐松哥哥做的事情,不是大部分人都能接受的呢。兄弟之間性交,也就是包含著同性性行為、亂倫、亂交等等,大抵被認為是低道德的行為,社會觀感很不好。不過,這真的是這麼厭惡的行為嗎?真的都包含著不好的事嗎?」

  十四松說著,在屋頂上躺了下來,攤開雙手,張著嘴開始說了下去。

  「說起來,現在對同性性行為的負觀感,多半是因為基督教文化的引入。過去的日本,或說大東方文化,對於同性性行為沒那麼排斥,也有些美麗的故事。日本過去也有過若眾道文化,雖說幕府末期也開始進行取諦,但也是誤會武士間的爭風吃醋造成風氣不良而開始禁止,擁有權力可真是麻煩呢。結論來說,這層關係是否被人接受,跟主導文化及法律的公平性還是有所關係的,只能說現在處於不利的位置,雖說在日本已經算是比較寬容,但一般異性戀者還是多少包含著偏見及誤會。真辛苦啊。」

  「亂倫的話,據說是為了優生學,遺傳性疾病在近親通婚的情況下比較容易發生,畢竟基因相近,一般人公認的這點跟道德無關呢,否則古代貴族為了保持血統而近親通婚就不會那麼普遍。這點的話,作為同性的我們當然沒有繁衍後代的問題。當然亂倫不是只有優生學的問題,據說,一起生活太近的人會產生排斥現象不會喜歡上對象,這說不定是基因的智慧呢!但是亂倫被法律禁止的一大原因是延伸出的家庭性侵害的問題,對身邊的人以親人的情誼來誘騙或是恐嚇年幼的孩子,許多性侵害都是發生在身邊。不過雙方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判斷力,也互相同意的話,實在也沒什麼好說的。」

  「亂交……上次小松哥哥借我看的亂交色情片很好看呢。」

  「講這麼多,與其說爭論這是對的或不對,這是白的或黑的,不如說,一松哥哥跟兩個哥哥的事,你們兩方都同意並且不後悔的話,誰也沒有批判你們的資格,也沒有人可以說『怎麼可以同性近親相姦呢』,我覺得你們既然沒給任何人帶來困擾及麻煩,所做所為都僅限於自己人,那麼就是你們覺得高興就可以了。很多人無法接受同性戀,很多人無法接受近親相姦,雖說是很多人,但這並非是強迫你們改變的理由。我們六個都身為尼特族,就已經觀感不好了,就算這樣子這個世界還是好好地在運行。」

  「但是,一松哥哥是問我的想法吧?問我會不會因為這件事討厭哥哥。」

  十四松說著,轉過頭,望著一松。

  「不會喔,一松哥哥無論做什麼,只要不是做自己討厭的事,我都不會討厭。」

  一松回望著十四松,發出嘿嘿的笑聲。「真的嗎,謝謝--」

  「太好了呢,一松哥哥。」十四松揮舞著雙袖。

  「十四松剛剛講那麼長的時候我還在想『你在說什麼啊,這些我都懂啊』。」一松將頭放在膝蓋上,表情看起來像是快睡著似的毫不緊張。「但十四松沒有討厭,這樣就好。」

  十四松張著嘴又沉默一會。

  「若是我說討厭的話,一松哥哥又會如何?」

  聽到這話,一松收起了笑容,低頭看向屋頂。「也不能怎麼辦,十四松的話,一旦不喜歡就會一直不喜歡吧。我沒辦法改變你,只能說有點遺憾。」

  「對呢。」十四松呼了口氣,跟著一松一起看屋頂。因為太陽曝曬,屋頂變得熱熱的,兩個人覺得屁股變得暖呼呼。再坐下去會不會燙傷呢?十四松想著這個一點都不重要的事。

  「我很高興喔。」十四松又抬起頭。「一松哥哥居然問我怎麼想。」

  一松疑惑起來,他不知道這到底有什麼好高興的。

  「我啊,沒想到一松哥哥會在意我的事。」

  「我怎麼會不在意十四松的事。」

  「不是那樣的,十四松,曾經是連形象都不知道該怎麼建立的人啊。一松哥哥還記得嗎?小時候我總是跟在你旁邊,你做什麼,我都陪著你,其實算是一松哥哥帶著我一起行動。跟找玩伴一起陪同的小松哥哥和唐松哥哥不一樣,一松哥哥肯定是擔心我吧,因為我沒主見,也沒膽量,也沒喜好及個性,而且又很膽小很愛哭。我小時候甚至非常苦惱是六個人當中最不起眼的一個,甚至還找井矢見問過意見,他那時跟我說十四松是一種鳥,我只要自由自在的飛就可以了。那句話給了我很大的啟發,我那時揮動雙手就飛起來了,真的好開心。但就算是這樣,那時的我其實還是很沒有自信心。我比起討厭一松哥哥,應該更害怕被一松哥哥討厭,這是肯定的。」

  十四松說完,轉頭看向一松,「是我要問,知道了一松哥哥的秘密,會讓一松哥哥討厭我嗎?」

  「不會。」一松微笑,「我本來就打算讓十四松知道這件事。」

  「真的啊,太好了。」

  「太好了呢。」

  「可是實際上是什麼狀況?」十四松突然把頭湊到一松旁邊,讓一松抖了一下。

  「實際上……是,指什麼?」

  「跟他們兩個人同時交往嗎?還是,所謂的炮友?」

  十四松的臉離自己太近,只能看到他那沒有對焦的眼睛了。一松將他輕輕地往後推,等能看清楚他的臉孔時,伸手摸摸他的頭。

  「跟炮友比較接近,不過,不是那樣的。」一松哈的嘆了一口氣。「這樣講你懂嗎,十四松,我試著跟哥哥們培養感情。」

  十四松看看一松,又看看天空,又看看屋頂。啊,屁股有點燙了。

  「欸--喔,嗯?」

  「聽不懂也沒關係,我的確是用骯髒的手段,一一去拉攏兄弟們喔。」

  「不是的,一松哥哥說是培養感情吧,跟兄弟。」十四松又抬起頭,用那雙過長的袖子捧著一松的臉。「也就是說,這個不會停,以後也會繼續做,而且,意思是……」

  「嗯。」一松輕輕勾起嘴角。

  「很辛苦呢。」十四松凝望著一松,「很痛苦呢,也沒有可以商量的對象,而且,一松哥哥會一直做下去的,直到達成你想達成的目標。」

  「是的。」一松閉上眼睛。「這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十四松張開雙手,輕輕地抱住一松的頭,用他的袖子拍拍一松的頭。

  「很棒喔,很棒喔,一松哥哥。你真的很努力,過去的一松哥哥,現在的一松哥哥,未來的一松哥哥,全部給你作嘉獎。最喜歡兄弟們的一松哥哥,你的努力及辛苦,我僅管不可能完全明白,但我是明白的。」

  「……好了,十四松。」抱在懷裡的一松也變得暖呼呼的,十四松想。「這麼做太難為情了,先放開吧。況且--」

  被擁抱的一松只能看著下方,剛好是十四松的腿間。

  「十四松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直挺挺的呢。」

  「……欸嘿嘿。」

  「是什麼話題讓你興奮了?我們沒有在聊會讓你興奮的話題吧。」

  一松說完,十四松鬆開了手,在一松抬起頭時,看到的是十四松燦爛的笑臉。

  「因為啊,嘻嘻,因為……」十四松高舉著雙手,面帶天使笑容的他,腿間聳立著巴比倫塔。「剛剛一松哥哥的意思,代表我也能跟哥哥『增進感情』,對吧。」

  一松眨了眨眼,咧開了嘴。

  「嗯,不過,有個條件喔。」

  「要戴套子?」

  「這個隨十四松的自由。我這邊的條件是,小松哥哥必須在旁邊。」

  十四松歪了歪頭。

  「--應該說是那傢伙訂的條件。」一松抬頭看向天空。





(試閱到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