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619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女一松][カラ松中心][少量喔搜一]災難體質

 


  カラ松是個不幸的孩子。

  說到不幸,倒也不是家境清寒窮困,身染重病,遭遇家暴或是哪個人的私生子之類的。他在健全且開朗的家庭裡長大。

  他所謂的不幸,是四週的人都能明顯看出的「運氣不好」。

  好比說,一群孩子走過木板小橋,只有在カラ松經過時橋會突然壞掉。

  好比說,排隊領取免費的東西時,免費品總在他前面剛好被領完。

  好比說,學校老師臨時要點名抽問的時候,會被點到的總是カラ松。

  這樣的他,當然是什麼都不要去嘗試比較好,因為他運氣就是差嘛。但是,カラ松是個非常溫柔的人,他為了不讓別人擔心或顧慮,依然會跟著其他孩子挑戰各種事情,然後因為各種出糗惹得大家哈哈大笑。「カラ松運氣總是這麼不好啊!」大家總是當作有趣的事在談論。

  這樣的カラ松,傷痕累累是平常事,但他依然會笑著按著後腦,說著「啊呀我運氣真是太不好了。」

  但是不代表,カラ松實際上是個樂觀陽光的人。

  在朋友們都離開的時候,他會瞬間變得陰沉。

   為什麼只有自己會這麼不幸?カラ松也不清楚。只有他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只有他會受傷,只有他得不到想要的東西,長期累積下來,就會變成一股怨氣,或是 說,讓カラ松感到自己是多麼可悲的情緒。他也會痛,也會想哭的,之所以要在大家面前擺出笑容,是因為如果連朋友也失去了他會受不了。

  是上天要讓自己這麼不幸的嗎?要怎麼做才能避免這種狀況呢?那天カラ松跟同伴告別後,一個人在夕陽下慢慢前行,邊走,忍不住掉了眼淚。他擦著眼睛,低聲咒罵著,今天的遊戲只有他落到水裡,他已經不想再這樣不幸。

  走著走著,他停下腳步,發現旁邊是一座神社。

  石碑上寫著「松野神社」,カラ松稍微有些印象,他聽說過這個跟他同姓的神社,知道同年級有孩子是神社的小孩。

  進神社祈禱吧,當作是最後的機會。之後再也沒有改變的話,直到力盡就不要再掙扎了。小小年紀的カラ松點點頭,上了石梯。

  他依照正統的禮儀洗手,來到香油錢箱前投了銅板,拍手,祈禱,搖鈴。請讓我稍微變得幸運點吧,カラ松如此祈禱著。

  內心稍微安心也寬闊了些,カラ松點點頭,回過頭,然後看到石道上有另一個人。

  看起來跟他一樣是小學生,短頭髮的孩子,可是穿著巫女服,手上拿著掃把在掃落葉。

  真可愛的人啊!カラ松呆呆地看著對方。

  「你、你是......松野同學吧。」明明姓氏一樣卻這麼稱呼,カラ松自己也覺得好笑,但基於禮節還是打了招呼。

  而那個小小巫女回看了一眼,露出輕蔑的笑容。

  這讓カラ松吞了一口口水。果然自己很不幸啊,期待友善的回應都得不到。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小巫女走了過來。

  「我不知道你在祈禱什麼,不過憑你這樣,什麼也不會實現的。」

  果然如此嗎?カラ松垂下了雙肩。沒想到自己的不幸,居然得到神社女兒的保證啊。

  而小巫女走到他面前,用手在他四週左比右比。

  一瞬間,カラ松覺得空氣變得不太一樣。

  「好了,大概可以維持兩天吧。」小巫女這麼說著,拿著掃把離開。

  「什麼可以維持兩天?」カラ松不安地問。

  「你身邊有不好的東西,稍微讓它們離開了。」小巫女低頭繼續掃地。「但是你屬於比較糟糕的類型,估計沒多久就會聚集起來吧。」

  「咦--」カラ松頓了一下。

  而小巫女回過頭,對他壞壞一笑。「如果想要保長期的,就買我們家的護身符吧。」

  那時候カラ松只覺得小巫女在開他的玩笑,但カラ松沒有被戲弄的感覺,只當是同齡女孩的笑鬧。他那時沒多想,道謝過後,普通的回去了。

  之後兩天什麼事都沒發生。

  光是什麼事都沒發生就讓カラ松驚訝無比,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普通」,他這麼想著。

  然後第三天馬上來個無預警的大雨。

  隔天カラ松就去買了神社的護身符。



  「喔,所以,這就是你常來這個神社的原因嗎。」

  說話的綠衣神主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少年,他很少邀神社的來客進來喝茶,不過難得他注意到了カラ松。而カラ松臉紅通通地,輕輕點著頭。

  「是的,想想也是四、五年前的事了,那時我甚至不知道一松同學的名字。」カラ松害羞地摸摸自己的頭。「說來奇妙,不只是帶著你們的護身符,跟一松同學談過話以後,運氣也會比較好。該怎麼說呢,一松同學說不定是我的Lucky Girl。」

  說到這,カラ松才突然意識到眼前的綠衣神主是神社的巫女--松野一松的親戚,他為自己的失言而慌張地揮起手:「不是這樣的,我沒帶著evil的想法!」

  「我是看得出來啦。」綠衣神主,松野チョロ松,上下打量カラ松。「孩子,你其實是屬於那種容易吸引壞東西的體質。」

  「咦?」カラ松露出嚴肅的表情。

  「該說身體比較誘人或是怎樣呢,總而言之彼世的東西容易被你吸引,所以身邊常常會有那種東西纏住,這就是你不幸的根源。所以像是護身符或是靈感力強的人在身邊的話,能緩和這樣的狀況。」

  「是、是這樣的啊。」カラ松抬起頭,眼睛閃閃發光。「這麼說起來,一松同學不只是Lucky Girl,他是Goddess啊。」

  チョロ松沒有立即吐嘈,只是更定睛凝視著カラ松。カラ松不是單純的不幸,他有著明顯的生摯體質,會吸引災厄。

  所以不是一松讓カラ松變得幸運,而是反過來--カラ松在一松旁邊的話,一松才會這麼平安無事。

  這孩子對一松來說是很重要的,チョロ松想,然後抬頭看了カラ松背後,身穿紅袍嘻皮笑臉的祖靈一眼,心想「所以你就放過他吧,都幾歲了還這麼幼稚。」才這麼想完,紅衣祖靈就比出各種不雅的動作,讓チョロ松嘆一口氣。

  「カラ松君,你說你十四歲吧?」

  「咦?是的,今年中學二年級。」

  真的跟一松同齡呢,チョロ松點點頭。

  「今後還請你跟一松作朋友,那孩子別看他那樣,其實很怕寂寞。至於你的體質,如果還有問題的話我能指點你幾招。」

  「謝謝你,松野先生。」カラ松安心地笑開嘴,行過禮後,離開了房間。

  チョロ松看到紅衣祖靈跟了出去,心想,犯不著跟一個小孩吃醋吧?才這麼想,他注意到祖靈的表情變得嚴肅。

  咻的一聲,祖靈潛入了カラ松的身體。



  「十四松,真是的,別跑到那麼遠的地方。」

  拍掉身上的葉子,穿著巫女裝的一松在樹林間,看著自己的小式神跑來跑去。犬神十四松是條小黃狗,非常有精神也非常可愛,他在樹林間追著落葉。

  當作是跟著十四松所以耽誤工作吧。一松這麼想著,正準備等十四松玩完,他聽到了小貓的嗚咽聲。

  一松很喜歡貓,他跟附近的貓都是朋友。

  那種哀鳴聽起來像是跟母貓走失,或是受傷。一松有些擔心,他於是順著貓叫開始走進樹林,沒注意到十四松追到他腳邊,警告似的汪汪叫繞著他的腳。

  穿過那棵樹就能走到那隻貓了吧?一松恍惚地前行,腳往前踏去。

  卻發現眼前是個高低落差的斷壁。

  「噫!」山靈的惡作劇,故意用動物的聲音吸引他前進--等一松發覺時已經來不及了,他雙手護起了頭。

  啪啪幾聲,一松雖然落下去,卻覺得有誰抱住他,緩去了衝擊,他睜開眼,映入眼中的是沒有那麼熟的同學カラ松的臉。

  「是你......」一松愣愣地看著,而那個カラ松,臉上出現了沒見過的輕浮笑容。

  「唉呦,不是說小心點了嗎,『一松』,下次要好好聽家犬的警告喔。」

  一松頓了一下,僅管對カラ松不熟,但他知道カラ松一直是叫他「一松同學」。「カラ松」將一松放下,然後一身狼狽地離去。



  カラ松不記得是什麼時候回到人行道上的,也不記得自己何時搞了一身傷。

  他疑惑地拍掉身上的灰,心想有跟神社的神主聊過應該會稍微好轉吧,沒多想什麼就準備走回家。

  當然,他聽不到身後那個紅衣仙靈的笑聲。

  「是的,カラ松,你是個特別幸運的人喔。」

  少數我勉強允許能待在一松身邊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