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038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女一松]初遇

 


松野一松無疑是神社的繼承者。

正統的血統,一出生即有的靈能力,無論各方面都是出色的繼承者。

但這樣的他不代表從此有著順遂的人生;在他的母親剛懷上他的時候,就作了一個夢。

「這個孩子,直到二十歲前,你們都不能以正常的方式養育他,甚至在正式繼承神社以前,也就是尚未成為神主之前,都無法讓他以正常的方式待在神社。遠古的邪靈盯著這孩子,在為他正名前,你們必須將他當作女性來教養,否則他將會作為供品被帶走。」

「但是,為了守護他,古老的祖靈會至少有一個守護他的。安心地將他養育成人吧。」

因為這樣的夢,松野一松雖然是男性,卻被當作女孩子養大。讓他穿著水手服去上學,回家時則換上了巫女服。這方面的苦衷都有跟學校商討過,由於去的都是校風自由的私立學校,更衣方面沒有太大的強制,校內也沒有游泳課程,不可思議的,一松的身份就這麼隱藏起來;這要歸功於,一松有個青梅竹馬、知道他真實性別的女性朋友,弱井魚魚子,從小就知道一松的事情,所以很多事都替一松解危。

而在這天,一松注意到那異常的狀況。

一松從出生起即有靈能力,從小就接受了那個世界的知識,所以他能輕易分辨那種東西跟這個世界的東西的不同。

所以眼前這個,在課堂上站在魚魚子旁邊,笑著把玩魚魚子的雙馬尾後,蹲下來,朝著魚魚子吐氣的男人,似乎不是普通的變態,而是鬼魂了。

這個鬼魂的行動很奇怪,但是一松要裝作沒看見。

在學校必須保持低調,而且對靈能者來說本來就不應該干涉每個亡靈的去向,雖然那個人對魚魚子做著奇怪的事,但那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不能有任何反應。

就算他趴下去看魚魚子的內褲--嘖!

一松在字條上寫上咒文,揉成一團,朝著那亡靈彈過去。

亡靈的臉瞬間凹陷下去,哀了一聲像煙一樣飄散。知道這裡有人不好惹了吧,快速速離去。一松內心默念著,想繼續裝作沒事一般地抄筆記,突然,背後傳來一股熱氣。

伴隨著奇異的香氣。

然後一松感覺到有人搭上他的肩。

「喂,不需要這麼粗暴吧?話說回來,剛剛看了你的裙底確認一下,你啊居然是男孩子?這是什麼興趣啊?很變態耶,但是我喜歡--」

帶著笑意的聲音從耳邊響起,一松愣了一下,準備用手比出降魔手勢,就有什麼力量壓制住他的手。

「欸欸,冷靜點啊,犯不著對我使出這個吧,剛剛那樣可真痛呢--真是的,雖然不會真的殺死我啦,但我還是會難過的啊。別把我當成路邊的孤魂野鬼比較好,作為你的祖先,你好歹對我敬老尊賢些吧?啊,別回頭喔,像剛剛那樣,假裝什麼都沒發現吧。」

一松抿著嘴,他甚至無法確定出現的是敵是友。

「當然是友囉。」對方一下子打斷他的思緒。「真抱歉啊,我們這個世界的要得知別人心中的想法可是很容易的。」

你究竟是什麼?一松內心嘀咕。

「我嗎?」翻了個身,靈體來到一松的面前,一松驚訝地望著他,那是一張與自己相似的臉。

而那個人用自己的臉擺出了無恥至極的痞子笑容。

「姑且算是你的守護神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