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異常性癖系列-「素股」

 


  「啊,今天不想用手呢。」

  待在房間裡的おそ松突然這麼說了,原本只是坐在角落發呆的一松倒吸了一口氣,立即起來準備逃去門外,卻被おそ松先一步從後拉住褲子的鬆緊帶。

  「別逃嘛,只要十分鐘就好了。」

  這種強迫行為是何時開始的?高中?或是中學?

  おそ松這個霸道的長男無法滿足於自己自瀆,尤其在他欺負弟弟的時候領悟到眼前有溫熱的肉體可以作慰藉,於是將就著用。

  一松是最大也是唯一的受害者。現在也是只能搖著頭卻任著おそ松將自己的褲子脫下來,讓おそ松抱住自己的腿,曲了起來。

  「跟之前一樣,好好夾緊喔。」おそ松笑嘻嘻地,將自己勃昂的性器插進一松的大腿之間。

  這到底算不算是一種性侵,還是比較惡劣的兄弟互動,一松不知道。

  おそ松在動的時候總會望著自己,露出惡意的笑容。是不是望著自己的臉,想像跟誰性交呢?不太擅長反抗的一松覺得,自己一定露出讓おそ松興起惡意的那副可憐的絕望的表情。

  可以感覺到那東西在腿間摩擦,熱熱的,黏黏的。

  這事不是第一次,一松總是無法習慣。

  尤其自己惡劣的哥哥總是毫不在乎地射在自己的大腿之間。

  「呼啊,真爽啊這個。一直以來謝謝你囉,一松。」おそ松暢快地呼一口氣,放著因不自然動作而痠痛的一松躺著,用那種滿不在乎的口氣說道:「記得洗乾淨喔,殘留著會有味道。」

  通常這個時候,一松會露出痛苦的表情,感覺自己被弄髒了而強忍著不哭出來。

  這次一松卻笑了。

  おそ松靜靜地看著一松坐起來,心想那表情好像被玩壞一樣。

  「おそ松哥哥,你啊,把我當作好用的道具吧。為什麼那種表情呢。」一松歪著頭,對おそ松瞇起眼,「又有溫度,又有反應,用完了會自己清洗,真好呢真好呢,我是個『有用的』道具喔,對おそ松哥哥而言。」

  這些話讓おそ松微微皺眉,他的樣子像是聽不太懂一松在講什麼。

  「嗯,不是那樣的喔,一松啊,一松而言...嗯。」おそ松說著說著,突然露出淡淡的微笑。「因為,我總不能真的插進去吧。不可以讓那件事變成真的啊。」

  一松愣了一下,咬緊牙,伸手扯著おそ松的領子。

  「給我插進來啊!混蛋哥哥!」

  啪的一聲,一松整個人被おそ松壓倒在榻榻米上。

  「--已經不能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囉?」

  「我就是想要那樣。」一松哽咽道。




【す】

【形容詞】

保持著最初的狀態,什麼也沒改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