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異常性癖系列-「女物」

 




  (那是一個高中時期的小小惡作劇)


  高中是讓人揮灑青春的時間,在這個時候,偶爾會想做點瘋狂的事。

  尤其下午三點放學後,社團間自由活動時就更加奔放了。

  露出一雙白腿,輕輕牽起裙子,他面帶嬌羞的笑容,雖然身穿水手服,但無論容貌還是骨架,都能看出是個男孩子。這個長相平凡的男性一見人就咧開嘴,用著特意提高的語調說著:「大家好,我是おそ子。」

  見到這種景象的人無不開懷大笑,畢竟一見就知道是那個同學嘛。

  「搞什麼啊おそ松君!」

  「你是懲罰遊戲輸了嗎,おそ松君!」

  沒有到很適合但也不會傷眼,松野おそ松這身水手服算是自然,所以還在能笑的範圍。在おそ松一路對經過的同學微笑的時候,他的弟弟松野一松也面帶不懷好意地笑跟在旁邊,用虛假的口氣跟同學說著:「抱歉啊我家的笨蛋松給大家添麻煩了。」

  「一松君為什麼要陪在おそ松君旁邊?是要保護他嗎?」有個女同學這麼問了,而おそ松跟一松對望一眼,相視而笑。

  「當然是為了避免他對其他人性騷擾囉。」一松說著,在女孩子們發出笑聲說著「不是怕哥哥被性騷擾啊」的時候,おそ松連忙揮手。

  「才不是那樣呢。畢竟我穿這樣總不能說是正經吧,避免嚇到大家所以我讓弟弟陪在旁邊,讓他跟PTA道歉啦。」

  「你們看我家的笨蛋松哥哥多麼麻煩啊,他是一個人穿女裝不敢出來要人陪啦。」

  「一松你怎麼能揭我底呢!」

  女孩子們對兄弟間的相聲弄得笑呵呵的,然後提醒おそ松小心走光後就談笑著離開。

  「大家很喜歡我作這個打扮耶。」おそ松托著下巴,用嚴肅的口氣說著:「莫非,我穿起女裝非常可愛?」

  「是很好笑啦。幸好是這樣,大家沒作什麼責難。」一松冷靜地回覆。

  「別這麼說嘛一松,很適合吧?」

  「頂多只能說不違和而已。」

  而在他們兩個邊聊邊在走廊散步的時候,走廊另一邊走來幾個人,讓他們兩個露出慌張表情。

  從轉角走來三名老師,兩男一女。

  糟了!該不會被罵吧?在兄弟們在擔心的時候,一名男老師瞪大了眼。

  「哈哈哈哈!這什麼啊!你是松野君吧,頭上的蝴蝶結好大啊。」男老師發出爽朗的笑聲,另外兩名老師也面露微笑,慢慢地走到他們旁邊。老師似乎沒打算責難他們,おそ松及一松都鬆了口氣。

  「這是什麼?懲罰遊戲嗎?」另一名老師說著,おそ松笑開了嘴。

  「對啊,跟兄弟們打賭輸了,必須穿這樣兜兩個小時。」

  「服裝是誰借給你的?」女老師好奇的問。

  「戲劇社有為了演出女學生而備用的通用尺寸學生服,跟他們借的。」服裝協力,松野カラ松。

  「原來如此。」女老師點點頭。似乎不是偷女學生的衣服來穿,她就能接受了。

  「現在的學生真大方呢,以前我們要是被逼著穿女裝大概會哭出來,那算是被欺負吧,現在已經可以嘻嘻哈哈的穿著走來走去了。」年紀較大的男老師這麼說著,另外兩名老師也點頭認可。

  「但是也還好吧,現在的搞笑小短劇不是常常有讓男生穿女裝來搞笑嗎?松野君一直很搞笑,現在是在提前實習吧?」年輕的男老師說了,おそ松單眨一隻眼。

  「對啊對啊,老師你覺得我這身打扮如何。」

  「滿醜的。」一說出口三個老師同時笑出來。

  「啊,不過。」年紀較大的男老師上下看了看おそ松的打扮,發出哼的一聲。「松野君,裙子底下穿的是什麼呢?」

  「裡面是這樣喔。」おそ松沒什麼顧慮就掀起裙子,裡頭是四角平口褲。

  三個老師同時點頭,露出放鬆的表情。

  「安全褲啊,這樣沒問題了。」

  「我原本是穿著原來的三角褲,被大弟念說這樣不安全,而多加了平口褲。」

  年紀大的老師盤起手,「雖然也是那樣子沒錯,我啊,原本還擔心你穿的是女用內褲呢。」

  「山口老師。」女老師漲紅了臉。

  「對啊,如果是女用內褲就有點,該怎麼說呢,有點那個啦。」年輕男老師也臉紅了。

  「變態?」おそ松小聲地問著,三個老師露出尷尬的表情。

  「要說是變態嗎的確也有點--啊不是歧視喔,應該說那算是性癖方面的問題吧。有些人因為太喜歡女性內衣了,穿在身上會特別興奮呢。」

  「有有有,有聽過那種會穿著女生的內衣若無其事的變態。」

  「兩位老師,不要進行這個話題了。」女老師看起來有點不開心,另外兩名男老師這才發現旁邊一直有名女性,而面露傻笑。

  「啊抱歉抱歉,那我們先走了。」

  「松野君,不要玩得太過火喔。」

  匆忙地打過招呼,三名老師走到走廊另一邊,而おそ松與一松站在原地沉默一會。

  「差不多要換下來了?」おそ松笑著對著低頭不語的一松說。



  他們來到學校角落的廁所,最裡頭的坐式廁間。

  おそ松把門鎖上,然後笑望著面無表情的一松。

  「就說沒那麼困難吧?來,脫下褲子給我看看。」

  一松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解開腰帶,慢慢地脫下褲子,他裡頭穿的是女用的蕾絲內褲,包在裡頭的東西因為興奮而撐開了內褲,甚至看的出前端有些沾溼。

  「居然這麼興奮,吶,人家說你是變態呢。」おそ松笑著用指尖摸向一松的下腹部,讓一松忍不住倒吸一口氣。

  --因為懲罰遊戲輸了被迫穿上女裝,但是又因為一個人會害怕,所以想要有人陪在身邊。おそ松沒有說謊,只不過他說的不是自己,而是一松。幸好他這身水手服很顯眼,沒多少人注意到在旁邊的一松多麼徬徨不安。

  而且因為那種變態喜好而勃起了。

  「那麼,可愛的一松,為了這麼變態的你,我們來多做點變態的事吧。」讓一松坐在馬桶蓋上,おそ松單膝跨在他身上,笑著說,「想要身穿女裝的哥哥對你惡作劇嗎?」

  一松愣了一下,然後顫抖地笑出聲。

  「麻煩你了,姊姊大人。」





完>W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