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兄一]箱中市松 03 (試閱)

 


  在小松取走唐松手中的積木的時候,他提了讓唐松不理解的提議,那令唐松不禁再重覆一次自己哥哥的話語。

  「我們一起讓一松變成喜歡的樣子。」模仿著小松的口氣,彷彿自己是隻鸚鵡。唐松掩著嘴,不安地看著小松。看著小松將積木塔扶正,也就是唐松心目中完美的塔型。弄翻,再重搭,這個意思是……

  唐松搖搖頭。

  「不行。」

  「什麼不行?」小松沒看著唐松,而是取走下方的第二塊積木。

  「我不懂小松你想做什麼,但是你說要先整個弄翻,然後再重新建起吧?這樣的話,不是一定會傷害到一松嗎?」唐松緊張的說。

  而小松歪了歪頭。

  「傷害喔。欸,嗯--我覺得這是必然的現象啦,就像跑馬拉松一定會很累,看牙醫時一定會很痛一樣,但是經歷過一切一定會得到美好的果實,你說是嗎,唐松。」

  好像很有道理又好像哪裡不對的話讓唐松混亂起來,他差點要點頭贊同小松的說法,但他直覺哪裡不對勁,於是在小松放好積木以後,唐松也開始謹慎選擇要拿的積木。

  「具體來說,小松你要怎麼做?」唐松放上積木。

  「先把他欺負到哭出來吧。」

  小松話才說完,他就被唐松的眼神弄得一身顫慄。唉呦呦,多少年沒見唐松這種憤怒的目光了,哥哥我可是怕的都笑了。

  「先別緊張,我告訴你我的計畫吧。」小松伏身向前,「一松他還在樓下嗎?」

  「不。」聽到小松的問題,唐松露出猶疑的神情,「我上樓前他就離開了。」

  「那我在窗邊等著吧。等一下在一松回來的時候,你先躲在衣櫃裡,假裝你不在房間,然後,我會給你看看『你沒看過的一松』。」

  小松這麼說的時候,唐松僵住臉,而小松則是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很想知道吧,他私底下跟我是怎樣相處的。」

  唐松吞了一口口水。這事他當然沒說過,也沒表現出來,他甚至只有在其他弟弟也看過去時,才會看小松跟一松是怎麼互動,在兄弟面前小松都會不顧慮地摸一松的頭稱讚,一松也會坦率地道謝,明明自己稱讚一松時一松都會特別火大。是因為剛剛被小松指出自己喜歡一松,才這麼推斷的嗎?唐松感到稍微不安,但這問題是肯定的,唐松於是望著小松,點點頭,看著哥哥將積木抽出放好。

  「好,你躲起來,然後我假裝你已經出去,趁機問他一些心底話。有些話,他在我面前比較能講的出口,等問完了,我會喊你的名字,你就可以出來了,然後就是重頭戲。」小松手比了一下,像是要唐松抽積木,又像是別的意思。而小松單眨一隻眼,「我會故意對一松做過份的事。」

  「--什麼意思?」唐松聲音沉了下來。

  「嗯,好比說,像是你夢中對一松做的事囉。」

  這話才說出口,唐松用力抽去一根積木,整座積木塔搖搖晃晃。

  「唉呦,冷靜點啦,唐松,我可沒那個膽量故意挑釁喜歡一松的你。所以我才說是『故意』啊。」小松笑著聳肩,「然後你就可以做選擇了。」

  「選擇?」唐松有些不解地挑眉。

  小松比了個大姆指,「你可以像哭泣紅鬼那樣,過來英雄救美,讓一松對你的好感度上升。」

  「這、這樣不好吧,讓大哥扮黑臉。」聽到這話,唐松的態度明顯變得軟化,「而且明明紅的是你藍的是我……」

  「所以不是要你選擇嗎?」小松笑嘻嘻地說著,「第二個選擇就是,跟我一起欺負一松。」

  唐松愣愣地看著小松。

  「怎樣都不可能這麼做吧……那種……那樣一松太可憐了。」

  「真的?唐松人真是好耶。」

  「總之我不會那麼做的。」唐松一臉堅定的說,「我明白了,我盡可能、自然地、不讓小松你難堪的阻止。」

  唐松雙手壓著膝蓋,下定決心的表情看起來像武士準備要切腹一樣。這麼說來也是,明明是唐松前來解救一松,說不定一松會反過來對唐松生氣也說不定,小松這麼想著,不過沒說出口。

  而且,唐松真的會照他說的那樣做嗎?小松愉快地勾起嘴角。



  唐松對著自己說,冷靜點吧,在他躲進衣櫃的時候。

  假裝自己在大哥沒注意到的時候爬進衣櫃,然後因為一松也進來而只能驚慌地躲在裡面,這種設定,就能說服自己不要以浮躁的情緒面對接下來發生的事。「設定」是這樣,不小心躲在衣櫃裡的自己也不小心看到了大哥跟弟弟的對話,為了避免被發現而被弟弟揍,只能安靜地等到他們兩個都離開了。

  然後他馬上發現--

  自己比想像中的無法冷靜。

  他從沒看過這樣的一松;聽到小松喚他過去就乖乖地坐在小松懷裡,被小松揉肚子跟手腳都沒有反抗,明明小松態度這麼不正經,一松卻還是老實地回應,小松就算捉弄他,一松最多就是瞪一眼就不多爭執。

  然後,那些長年唐松疑惑的事情,一松究竟對自己怎麼想,就這麼輕易地被小松問出來。看著一松有點害羞地講著自己的事,身體卻更靠近小松,唐松不知怎的,無法感到開心。

  這是什麼感覺?過去有過類似的感覺嗎?

  唐松只能從衣櫃的縫隙瞪著外頭的兩人,好幾次小松與自己的眼神交會,小松都報以微笑。唐松覺得自己絕不可能討厭自己的哥哥,但現在卻有著難以言喻的煩悶感。

  「唐松。」而這個時候小松喚了自己的名字。

  叫他名字的時候就出來--

  要出來做什麼?

  唐松輕輕地推開了衣櫃,但是他沒馬上跳下來,而是側坐在上面那層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哥哥及弟弟。一松望見自己的時候明顯露出慌張的表情,這讓小松抓準機會綁住一松的雙袖,讓他無法反抗。唐松想,他現在應該要做些什麼吧?但他只是看著小松笑著將手伸進一松的衣服裡,從帽T的形狀可以看到小松在一松的胸口撫摸著。

  「小、小松哥哥……」一松慌張地回過頭,他甚至連說話都說不好,聲音一抽高就轉成氣音,一松瞥了前方的唐松一眼,倒抽一口氣,然後垂下頭:「不要這樣子……很噁心。」

  「欸,可是你的乳頭已經立起來了耶。」一手按著一松的肚子,另一手則是在一松的胸口探摸著。稍微用指尖打個圈,就可以感覺到一松的乳頭站起,輕捏的時候能聽到一松的喘聲,還有背部微微的顫抖。他的實況報導是否有傳達給唐松呢?他抬起頭,看見唐松面無表情地直盯著他們。

  直‧盯‧著。

  小松瞇起眼,張口,舔了一下一松的耳朵。

  「啊、哈啊……」一松明顯地顫了一下,低下頭想躲開小松的動作,但小松單手扳住一松的下巴,湊到一松的耳邊說著:「稍微有點感覺了吧?」

  「……啊?」一松不安地發抖。

  「是因為哥哥的碰觸,還是因為,被唐松盯著呢?」小松說著抬起頭,明明是對一松說話,眼睛卻看著始終沒移開視線的唐松。「真的耶,從剛剛開始,他就一直看著你,看著你被我抱在懷裡,揉捏肚子,抱抱蹭蹭,被玩弄乳頭,耳朵也被舔,他剛剛就這樣一直盯著被我欺負的你呢。」

  說到這個地步,一松一定氣極了,這下不只是小松,連自己也被更加討厭了吧?唐松雖然這麼想,自己卻不出聲辯解,大概是他覺得現在的自己被討厭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一松卻不是露出憎惡的表情。

  他露出徬徨驚慌,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表情,汗珠從他臉上冒出,眼睛也紅了起來,一松望了唐松大約兩秒,馬上回頭對小松說著:「不要不要不要!小松哥哥,別這樣子,拜託你了,在屎松面前--」

  「好,親一個。」小松沒理會一松說的話,而是扳住他的臉,張開口,吻上一松的唇。

  原本驚慌失措的一松慢慢地變得安份。

  唐松能見到他們兩個嘴唇互相蹭著,換氣的過程,能看到舌頭勾在一起。自己的哥哥及第二個弟弟就這樣在自己面前交纏唇舌,他們甚至不在乎自己正看著。唐松當然知道他們兩個有接吻過,像是前陣子五個弟弟一起感冒時,椴松叫一松把感冒傳染過去,用的方法就是將舌頭伸進去的深吻,高中生式的玩笑親吻。

  但現在「這個」絕不是那樣。

  那是腦中想著對方的那種接吻。

  唐松瞪大眼,他到這個地步還沒打下爬下衣櫃,自己到底期待著什麼,唐松也不知道。剛剛躲在衣櫃裡的煩悶情緒越來越膨脹,逐漸變得熟悉;感覺有點像憤怒,又感覺有點羨慕,以及,下腹部能感覺到躁動。

  而這個時候,小松終於鬆開了手,一松則看起來有些缺氧,軟綿綿地垂著上半身在喘息。小松一手摟著一松,另一手撫摸一松的頭,輕聲安撫他幾句。

  「很舒服吧?一松最喜歡唾液交換了呢。」

  小松說著輕吻著一松的後髮,原本在摸頭的手慢慢下移,按在一松褲子的鬆緊帶上。

  「喜歡到都站起來了,看啊,褲子的形狀很明顯喔。」小松說著將一松的褲子連同內褲一把脫下,將褲子拋到一邊去。於是直到此時,唐松看到的是裸著下身的一松,還袒露在自己面前,一松挺立的下體。

  一松也在幾乎同時意識到同樣的事,他抬起頭,對上唐松沒有溫度的視線,眼淚馬上掉出來。

  小松則是嘟著嘴,將手慢慢移到一松的性器,輕輕地握起來。

  一松驚慌地扭動身體,「不要!不要不要!小松哥哥……只有這個……」

  「為什麼,中學時大家幫忙互撸時你不是還挺喜歡我來動手的嗎?」小松用著無辜的口氣說著,一松低下頭,幾滴眼淚落在小松的手上。

  「求你了,求你了小松哥哥……唐松哥哥在那邊啊……」

  咚的一聲,唐松意識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先動了起來。回過神時已經拉開小松,把他推到房間的角落,在看到哥哥撞到牆壁時,唐松想,沒錯,就是應該這麼做。然後在一松面前跪下來。

  接下來就是替一松解開他被綁住的手,唐松單手拉住一松的袖子,正打算解開時,一松與自己的視線對上一秒,然後,下一秒他回過頭,一臉擔憂地看向摔到角落的小松。

  啊--

  那個到底是什麼感覺?

  唐松立即用力地捉住一松的下巴,將他的臉扳過來,扯著一松的袖子讓他靠到自己懷裡,然後一口吻上去。

  柔軟的濕潤的有溫度的,那就是一松的唇。明明終於得到夢中尋求的,唐松卻不覺得高興,原來如此啊,那種像憤怒、像羨慕、讓自己下腹躁動的情感。

  唐松緊緊地抱住一松的背,力道重的讓一松發出悲鳴。

  原來如此。

  這個叫作「妒嫉」。





(下一回是長兄一H...當然不開放試閱囉>WO)(下次試閱就是第五、第六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