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兄一]箱中市松 02 (試閱)





  在外頭散步了一會,心中猜測時間已經過了一小時,松野家的四男,一松,進了玄關脫下了拖鞋,輕步地踏上走廊。

  他先將耳朵貼在起居室門外,聽了一會,確定沒有聲音後,一松推開門,看著沒有人在的起居室。裡頭收得整整齊齊,手掌狀的坐椅、圓形矮桌、電視機,不論什麼都在該在的位置。

  一松發出呿的一聲,不快的感受爬滿胸口,他可以聯想到在自己離開之後發生些什麼。  他望了望沒有開燈的走廊,猶豫了一會,輕輕踏上了樓梯,幾乎無聲地走上二樓,直到房門前停下。二樓房間的燈是開的,裡頭有些聲響。一松於是用手指稍微推開了房門,往門縫裡頭看去。

  房間內可以看到一個人在收拾著玩具,從對方手中的木塊可以看的出是桌遊層層疊,一松仔細打量了一會,無論是打扮還是表情,房間的人無疑就是長男小松。

  這讓一松放鬆的呼了口氣。

  「嗯?」將積木好好地放回盒子裡,小松抬起頭,看向稍微打開一條縫的門,露出了笑容。

  「在那裡作什麼呢?進來吧。」

  聽到小松的呼喚,一松吞了口口水,沉默了好一會才打開門,踏進房間裡。小松一見到他就笑的瞇起眼,然後拿起了盒子:「要不要跟我玩這個?」

  一松搖搖頭,準備走向角落坐下的時候,小松咳了一聲。

  「過來。」小松跨開腿,然後用手比了比自己的前方。「坐這裡。」

  對小松的舉動,一松稍微垮了嘴,但他沒出口吐嘈也沒表明更多嫌惡,只是照著長男的指示走了過去,轉過身,靠著小松的胸口坐下來。

  「啊啊,很久沒這樣了。」小松笑嘻嘻地將頭放在一松的肩膀上,然後雙手環住一松的肚子。「以前的你要跟我商談的時候,總是像現在這樣坐在我懷裡。」

  「你要我這麼坐的吧。」一松用懶散的聲音回應。

  「肚子是不是稍微胖了點?」小松說著開始揉起一松的肚子,「軟綿綿的耶,可以捏出一圈,明明手腳都不胖啊,也有肌肉,是因為太常窩在角落不動所以長出肚子嗎?」

  「你是為了要性騷擾才叫我坐下來的嗎?」一松雖然這麼說,卻還是面無表情地任小松揉捏,不論是揉肚子還是揉手臂,一松都沒有露出太驚慌的表情,或說,他已經很習慣了。

  小松則是把鼻子蹭在一松的肩膀上,眨眨眼。「不是啊,我說了吧,你要跟我商談的時候都會坐在這吧?」說著,小松湊到一松的耳邊,說著:「有事情要跟哥哥說嗎?」

  一松抿了抿嘴。

  「別說沒有喔,剛剛那樣輕手輕腳的走上來,進房間前還要偷看,太奇怪了。」小松說話時若有若無的吐氣,讓一松不自覺地偏頭閃躲。「你在迴避什麼?」

  用手蓋住自己的耳朵,一松低下頭,遲疑了一會。

  「屎松有上來過吧。」

  「唐松嗎?」小松喔的一聲,彷彿恍然大悟。「他剛剛有上來喔,我就讓他陪我玩層層疊,剛剛輸了,所以就讓他幫我跑腿。」

  「這樣啊。」一松垮下肩膀。

  「你要找他作什麼?」小松笑嘻嘻地問。

  「我沒有要找他。」一松冷冷地回答。

  「我能問問你們為什麼吵架嗎?」小松突然說了,一松抬起頭望了小松一眼。

  「屎松跟你說了?」

  「沒說啊,可是你們有吵過吧?」小松笑出聲,他甚至不打算解釋為什麼知道。一松張開口頓了好一會,又回過頭,沒有特別望著什麼,只是平視著前方的衣櫃。

  「還不都是老樣子嗎。那傢伙耍我,所以就揍了他一頓。」

  「說是耍你就是那個吧,稱讚你很棒,說一定相信你之類的?」小松一說完,馬上聽到一松的磨牙聲。

  「那傢伙……今天真的特別煩,我……」

  其實一松已經有些忘記唐松今天對自己講了些什麼。只不過是他坐在客廳摸貓時,唐松進到房間跟著坐下,自己拿著化妝鏡在整理頭髮。原本兩邊沒說話,相安無事,但唐松卻突然跟一松搭話,關心起一松的健康及心情,用非常溫柔的口氣對一松說話。有時候,真的跟話語中的內容無關,一松討厭的是唐松那種過頭到有些虛假的溫柔。

  最後也忘了戳到逆鱗的關鍵字是什麼,一松揍了唐松一拳,還踢翻了矮桌、推倒了椅子,看唐松翻開矮桌爬起來還勉強地露出笑容,一松感到噁心,馬上推開門,穿了雙拖鞋就跑出門外。

  在外頭照顧貓好一段時間,回家後看到起居室被整理得乾乾淨淨,一松只覺得有股火大感。

  回想到這裡,一松已經用各種亂七八糟的字句跟小松抱怨一陣,但至少讓小松知道來龍去脈。小松點點頭,小聲地對一松說好了好了別氣了別氣了。

  「就算是我,他也沒對你抱怨一句喔。」小松空出手摸摸一松的頭。

  「沒人需要這樣的情報。」一松悶悶的說。

  「這麼說來,你中學開始會找我談論煩惱,也是從討厭唐松開始,對吧。」將手收回,輕輕抱著一松肚子的小松聲音變得輕浮,「至今還是松野家的謎題喔,一松為什麼這麼討厭唐松呢,明明小學的時候他特別袒護你的,而我才是會欺負你的人。你說是吧。」

  小松勾起了嘴角,「市松。」

  一松張口,好一陣子沒說話,然後他回過頭,張大眼,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說著:「我說過不許那樣叫我對吧?我有說過吧?小松?」

  哇連稱謂都省去了。家中的四男很久沒用這種冰冷的口氣跟自己說話了,但這卻讓小松感到異常開心。「這也是松野家不可思議之一呢。一松跟市松的發音明明一樣,你是從哪聽出我叫的是市松的?」

  「發音有差。」一松皺起眉頭。

  「明明老是說自己是垃圾、渣滓,被我叫黑暗人偶也無所謂,卻不喜歡我叫你市松,也不喜歡別人把你的名字寫成市松,明明黑暗人偶指的就是市松娃娃嘛。啊呀啊呀好複雜,是不是得把超能貓找回來,我才能讀懂你在想什麼。」小松安撫似地摸摸一松的頭,單單是這麼做,一松的表情慢慢變成平常那種懶洋洋的樣子,然後閉上眼,輕輕靠在小松懷裡,讓小松咯咯笑出聲。

  「不過我大概能了解,你就是不喜歡那種捉弄你的氣氛吧?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好像是哪個阿姨還是伯伯家中有那個恐怖的娃娃,一問之下大家才知道那個叫市松娃娃,跟你的名字一樣耶,真的好有趣喔就忍不住故意那樣一直叫你了,每次這樣叫你,你就會特別生氣,那個時候真的好開心啊。」

  一松頭一傾,一句話也沒說。

  「哇,好可怕好可怕,你這是真的生氣了吧。」小松笑著縮緊了手臂,鼻子蹭了蹭一松的後髮。「可是,就算欺負你的我這麼討厭,你那時卻找我來討論煩惱,說真的,哥哥非常的高興喔,因為這代表我是值得信賴的哥哥對吧。」

  小松說著低下頭,把臉貼在一松的後背。「所以差不多該跟哥哥說了吧,你討厭唐松的理由。」

  「……也沒什麼。」

  「真的?」

  「討厭就是討厭,原因是他本來就很討厭。」

  「我是問你真的討厭他嗎?」

  一松發出「哈啊?」的一聲。

  「你們最近不是感情變得比較好嗎?像是之前,嗯,就是我撞見你們在辦事的那次。」

  「……那次啊。」一松哼了一聲,他完全沒對小松說的「辦事」提出反駁。那天的事對一松來說算是有驚無險最後搞得一團亂的事件,最初是看到唐松睡在沙發上,衣服散亂在旁邊,一松一時鬼迷心竅而穿起唐松的衣服,卻被小松撞見,只好假裝是唐松自顧自地演下去,謊越編越爛,一松都懷疑要被小松看穿了,最後是唐松醒來了,配合一松演戲,才能將小松打發走。結果在他們衣服換一半時小松卻折回來,撞見他們衣衫不整倒在一起的慘狀。一松那時也覺得怎樣都無所謂了,寧可被小松誤會他跟唐松有什麼關係,也不承認他們之間是換衣服。

  其實到現在一松真的覺得小松說不定看穿了一切,卻只是為了糗一松及唐松而繼續假裝不知情,但這樣都比被赤裸裸地點出一松對唐松有什麼想法的好。

  想到這裡,一松覺得身體熱了起來。

  「他那個時候,的確太過體貼到讓人生氣的程度,也許是因為那樣,比起以前,比較能普通的跟他講話了。」

  「會希望彼此的感情更好嗎?你跟他--或說,你跟哥哥們。」小松說著從後拉拉一松的手,然後將手蓋在一松的手背上。

  一松「唔」的一聲,確實,他心情有些複雜。其實他並不討厭那次事件後,比較能自然地跟唐松相處的情況。

  也許自己還是希望能把唐松當作「哥哥」看待吧。

  低下頭的一松滿臉通紅。

  「……會希望彼此的感情更好,大概。」

  「乖孩子。」小松笑著環抱住一松,然後抬頭說著:「他這麼說喔,唐松。」

  「--咦?」一松愣了一下,在察覺到哪裡不對前他先警覺地想跑走,卻被小松緊緊抓住沒辦法離開。慌張地掙扎了一陣子,一松抬起頭,看著眼前的衣櫃慢慢被挪開,唐松側坐在上面的隔間,手扶著衣櫃門,面無表情地看著一松。

  「既然你這麼說,哥哥我就來幫個忙吧。」小松在一松愣住的時候,笑嘻嘻地將一松兩手的袖子抽出,變得像十四松那種穿法,然後將兩條袖子迅速地打了個結,單單是這麼做,據說就能束縛住人的雙手而令他無法動作。意識到這件事的一松驚慌地想脫離,但越掙扎手越抽不出袖子,反而讓小松又從後環住身體,然後把頭湊到一松耳朵旁邊,嘻笑著。

  「讓我們感情變得更好點吧,一--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