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2199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全松][過激作注意]兄弟愛遊戲







《兄弟愛遊戲》




  這絕非正常的狀況。

  チョロ松不禁這麼想。

  一醒來,就看到自己及兩個哥哥,おそ松及カラ松在一個房間裡,房間是那種鐵板拼成冰冷冷的房間,其中一面牆有半面的玻璃,玻璃前有三個按鈕,以及高度大概在腰部,有個奇妙金屬圈的高台,那個金屬圈剛好能讓手指穿過去。按鈕的顏色各有不同,是紫色、黃色及粉紅色的,剛好是三個弟弟的代表色,讓チョロ松很不舒服。

  「哈啊,床舖到哪去了--」「咦?Brothers?這是怎麼回事?」

  おそ松與カラ松醒來的時候也是無法理解目前的狀況,チョロ松拉他們站起來,三個人在房間裡兜了一圈,找不到房門,不過天花板上頭有電燈、監視攝影機及音響。

  「真不舒服。」チョロ松冷冷地說著。這種狀況,簡直是把他們當作實驗動物來觀察。

  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おそ松與カラ松也迷迷糊糊地閉上眼。

  「什麼?又是夢?」

  「原來又是夢啊。」

  「同樣的戲碼你們要演幾次!大事不妙了!」チョロ松馬上過去捏兩個哥哥的臉,在他們痛得喊不要不要的時候才放開。

  「搞什麼啊チョロ松,很痛耶。」おそ松揉著臉,而カラ松也一臉嚴肅的觀察著房間。

  「這個房間是怎麼回事?這是一場來自宇宙的浪漫邂逅嗎?」

  「不,我可不會把宇宙人綁架講得這麼好聽。」チョロ松低聲吐嘈。

  おそ松則是看起玻璃窗前的按鈕,「喔?這裡有三個按鈕耶。」說完,他的手舉了起來,很快就被チョロ松從後抓住。

  「笨蛋,不許按啊!」

  「咦?為什麼?按鈕不就是要給人按的嗎?」

  「你真的是笨蛋耶,誰知道按下去會發生什麼事?」チョロ松說完將おそ松拉開退到牆邊,就在此時,音響發出了刺耳的雜音,讓チョロ松忍不住鬆手掩住耳。

  「說的沒錯,那個按鈕按下去可是會發生很有趣的事喔。」音響傳來難聽的合成人聲,這讓房間裡的三人同時抬頭看向音響。而這時,玻璃窗的另一邊亮了起來,這才讓他們看清楚另一邊的景象。

  另一邊也是一個房間,但不同的是,有三個人被銬在金屬的椅子上,手被束縛於扶手,腳也被銬在椅腳上,仔細一看,鎖在椅子上的三人是一松、十四松、トド松,他們一臉慌張地在椅子上掙扎,在看到玻璃另一邊的景象時驚訝地停下了動作。

  「Little brothers?」カラ松衝過去按著玻璃窗看著另一邊的三個弟弟,他們一見到カラ松似乎也跟著在呼叫對方。

  「就讓你們聽聽彼此的聲音吧。」音響的聲音這麼說著,嗡的一聲,音響也傳來弟弟們的呼聲。

  「搞什麼啊!是你們抓我們到這裡的嗎?」

  「怎樣都行,カラ松哥哥快救我們出去啊!」

  從他們的呼喊來判斷,他們也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カラ松緊張地拍打著玻璃,但玻璃沒什麼反應,大概是強化玻璃吧。チョロ松想冷靜判斷現在的狀況,就說了:「你們在那待多久了?知道些什麼嗎?」

  「我們的樣子看起來像是能知道什麼嗎?剛剛為止整個房間都是暗的啊!」一松不爽地回應,「這裡只看的到機器之類的東西,你們那裡有什麼?」

  「我們這裡有三個按鈕,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作什麼的台子,上頭有金屬環。」チョロ松努力想說明現在的狀況,椅子上的トド松也在環顧四週。

  「哈哈哈,感人的兄弟會面第一件事就是吵架,你們可真有精神呢。」機械音又傳出。

  「喂,上頭那個,不知道怎麼稱呼才好,你帶我們到這裡來有什麼目的?想要人玩遊戲,至少要說明規則吧。」兩手插著口袋,おそ松注視著監視器,保持著一貫餘裕的笑容,チョロ松他不知道是正享受現在的處境,還是只是不想表現得慌亂讓敵人感受到樂趣。

  「遊戲。哈哈哈,你可真敏銳,不愧是六胞胎的長子啊!沒錯喔,帶你們來到這裡正是要玩遊戲。這是測試你們之間的兄弟愛的好玩遊戲喔。」

  「兄弟愛?」カラ松面露不安的表情。

  「看到你們面前的東西了吧,那個金屬環可別輕易把手伸進去,一旦伸進去,手指可是會被切掉的喔。」

  「噫!」聽到這句話,三個哥哥馬上退後了一步。

  「還有那三個按鈕,看到那個顏色就明白了吧,那代表你們三個弟弟。也請別隨便按那個按鈕。按下去的話,弟弟就會慘遭電擊喔。」

  兄組三人同時露出嚴肅的表情。

  雖然不清楚對方說的是不是真的,但聽來就是很不舒服的事。

  「這是把我們的弟弟當作人質的意思嗎?」カラ松沉聲問著,音響傳來令人不快的笑聲。

  「怎麼會呢?都說了這是測試兄弟愛的遊戲吧。等一下玩的遊戲真的非常簡單喔。只是問答題,會問你們關於你們兄弟的事,一人五題,也就是說總共才十五題,這很簡單吧。因為是朝夕相處的六兄弟,對彼此的事應該很瞭解才對,你們能輕鬆過關的。但也因為這樣,答錯的話,就要接受懲罰喔。」

  音響那邊又笑了幾聲。

  「由你們決定誰來接受懲罰,一旦答錯了,你們必須要在二十秒內盡速決定,一就是從三個弟弟之中選擇一個接受電擊,或者,哥哥三人其中一人自行去切斷一根手指。都無法決定的話,三個弟弟會同時遭受電擊喔。」

  「哈啊?」チョロ松倒抽一口氣,而窗子另一邊的一松吼了起來:「你們這些廢物!等一下敢按十四松或トド松的按鈕的話我就殺了你們!絕對殺了你們!要按就按我的按鈕,聽到了嗎?」

  「咦?真的嗎?這麼想要我按?」おそ松聽了就笑著用指尖輕敲按鈕表面,讓チョロ松低聲罵道「別鬧了」一邊把おそ松再度拉開。

  「另外,我們會指名答題,知道答案的人要是提示那個人,我們也會給予三個弟弟電擊。」

  「咦、就算知道答案也不能說嗎?」十四松大聲地說著。

  「十四松哥哥,等一下請你一句話都不要說。」トド松一臉苦笑地看著十四松。

  「那麼要開始第一題囉。就請三男チョロ松來回答--」

  「咦!」チョロ松愣了一下,而音響那一端也說出了題目。

  「問題一,末子トド松常戴的毛線帽是什麼牌子?請在十秒內回答。」

  「咦?等等,這種事誰知道啊,我又不會去動弟弟的衣服--喂!」チョロ松慌亂地用眼睛望向窗子的另一邊,而音響的倒數嗶聲讓人焦慮。

  「等等!我猜Uniqlo!」チョロ松對著監視器吼著,而音響那邊傳來沙沙聲。

  「--很遺憾,答錯了!」

  「チョロ松哥哥不要答自己會去買的牌子啊。」トド松低下頭小聲地說。

  「因為答錯了,所以請決定一個懲罰對象。倒數二十秒。」

  「等等啊,這根本不對啊!」チョロ松憤怒地對監視器吼著,而在倒數聲中,有人往前走去。

  啪。

  チョロ松及カラ松愣愣地看著眼前,面帶笑容的おそ松。

  以及落在地上的小指頭。

  「哈哈哈,比想像中的痛耶。」壓著自己的傷處,おそ松雖是努力地笑著,臉上已經冒出了冷汗。

  「笨蛋你在做什麼!」チョロ松立即趕過去,從口袋翻出常備的消毒紙巾壓在おそ松的傷口上,另一邊的カラ松也白著臉用手帕包起おそ松的斷指。

  「おそ松哥哥!」トド松尖叫。

  「笨蛋長男你做了什麼,不是叫你們按我的按鈕嗎?」一松也刷白了臉。

  「放心吧,我們有六個人,輸血總不會不夠用吧?只要好好保存的話,手指要接回也不會不容易。」おそ松依然勉強保持笑容,讓チョロ松一邊埋怨一邊用紙巾將就著替おそ松包紮。

  「你真的很蠢耶!要是手指就此--」

  「電擊的話有可能死人吧?」

  「雖然是這麼說!」チョロ松對著おそ松大吼,「三個人當中只有我稍微懂怎麼包紮吧?要是壞死了可救不回來喔!」

  「說的沒錯啊,チョロ松。」おそ松用另一隻手拍了拍チョロ松的肩膀,「你的手指可要全部保住。」

  「咦?」チョロ松愣了一下,音響又傳出雜音。

  「休息時間到此結束。那麼,第二題,這次就請長男おそ松來回答吧。」

  「你!」チョロ松怒瞪著監視器,而おそ松又拍拍他,對監視器笑著。

  「快點吧,要問我長男什麼問題?」

  「請問,五男十四松曾經交過的女朋友,有著怎樣的藝名?」

  藝名?カラ松跟チョロ松對望了一眼,從彼此的表情能知道這題目的莫名其妙之處。連本名都不見得知道了,哪還知道什麼「藝名」?說真的那個女孩子居然跟演藝界有關?在他們還在慌張的時候,おそ松倒是不慌不亂地喊了一個誰也沒聽過的名字。

  「--答對了。真厲害啊,不愧是長男呢。」

  「咦咦咦?」カラ松跟チョロ松驚訝地看著おそ松,おそ松也輕呼了一口氣。

  「呼,幸好啊,這個問題是讓我回答。」おそ松抹去額上的汗。

  「你怎麼會知道啊?就連十四松也露出『我是第一次聽說?』的表情!」チョロ松驚訝地按著おそ松的肩,おそ松小聲的說哥哥我也是有各種秘密的嘛不要多問。

  「那麼,我們就繼續第三題吧。這次請次男カラ松來回答。」電子音又傳來了,而カラ松也露出嚴肅的表情。

  「請問,四男一松,上一次帶回家裡的貓是什麼毛色?」

  「呃?」カラ松愣了一下,他瞄了窗子後的一松,那邊的一松一臉凶惡地用唇型說你敢答錯就要你好看。

  カラ松猶豫了一會,不太有把握地望著監視器:「黑.....黑色?」

  監視器另一邊沉默了一會。

  「--答對了!」

  カラ松鬆了一口氣,おそ松也笑著說這下不會被一松宰了呢。

  チョロ松也稍微鬆了一口氣。說不定能一直順利地答題下去。

  於是接下來他們陸續答著題。

  問チョロ松,十四松投球的最高記錄。

  下一題問カラ松,トド松打工的地方是哪裡。

  這兩題他們都順利答出,就連問カラ松上次買的衣服款式,おそ松居然也答出來了,讓チョロ松越來越放心。

  一松最珍藏的私用書是什麼,チョロ松也答的很順,因為那本書一松有跟他分享來看。

  而到了下一題--

  「有請長男おそ松來回答。」

  三人都露出放心的表情,畢竟那種奇怪的難題不知為何おそ松就是答的出來,おそ松也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

  「請問,三男チョロ松最喜歡的偶像是誰?」

  「麗華!」おそ松舉起了手。

  房間內一陣沉默。

  「笨蛋!都說麗華到底是誰了!笨蛋笨蛋笨蛋!」チョロ松扯著おそ松的領口用力搖晃:「你這傢伙明明連十四松女友的藝名都知道為什麼在這個份上答錯啊!」

  「咦?答錯了嗎?不會吧?不是那個戴貓耳的嗎?」おそ松驚訝的說。

  「大錯特錯啊你這個渾蛋!」チョロ松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罵おそ松,他甚至忘了答錯還有懲罰這件事。

  「答錯了,那麼,需要決定一個人接受懲罰。」電子聲又傳來,チョロ松背脊涼了一下。

  啪的一聲。

  站在台子旁的カラ松露出爽朗的笑容,而他的左手在滴著血。

  「呼,果然帶點創傷的男人更有魅力呢。」

  「--カラ松!」隱約聽到一松在罵屎松耍什麼帥,還有トド松的啜泣聲,チョロ松馬上跑去給カラ松止血,而おそ松則是去撿落在地上的無名指。

  「喂喂カラ松你這樣很不上道喔,剛剛是我答錯問題,為什麼你要跑去斷指啊?」おそ松將那跟手指交給カラ松,カラ松則是一樣就算滿臉冷汗也努力保持笑容。

  「不用擔心我おそ松,我啊受傷已經很習慣了,跟在戰鬥中不太受傷的大哥你比起來,這種事交給我比較好吧?」

  「為了避免搞錯兩人的手指故意選無名指嗎?真有你的啊。」おそ松笑著用手指擦過鼻子。

  「這種時候還在互相耍什麼帥啊兩個笨蛋!」チョロ松咬牙切齒地替カラ松止血包紮好,而這個時候,音響又傳來機械聲。

  「那麼,下一題由次男カラ松來回答。」

  「這種時候還要問問題嗎!」チョロ松抬頭對監視器咆哮。

  「請問,長男おそ松在高中三年中,曾經被幾個人告白過。」

  「哼。」雖然白著臉,但カラ松很有自信地撥了頭髮。「幸好是這個問題啊,這是大哥有告訴我的事,我這就來回答你吧--總共三人。」

  「啊。」おそ松笑出聲。

  機械音又傳來。

  「答錯了。」

  「咦!」カラ松驚訝地看著おそ松,おそ松只是聳肩。

  「抱歉啊,那句話是唬弄你的。其實只有一個--而且那個人是男的。」おそ松話一講完馬上一個箭步跑向斷指台,還在被包紮的カラ松來不及甩開チョロ松的手,おそ松的左手中指已經落到地上。

  「哈哈哈カラ松你還是一樣容易被騙呢,不論是打架還是戀愛都得搶得先機你明白嗎?」已經面無血色的おそ松笑著掩著自己的左手,讓カラ松一臉痛苦地去撿地上的手指,低語著「下次不會是這樣了」。

  チョロ松則是閉著口,面無表情地抽出紙巾替伸出手的おそ松包紮。

  「那麼,接著下一題吧。」

  「等等,おそ松他還......!」包起手指的カラ松對著監視器大喊。

  「有請三男チョロ松來回答。」電子聲無情地傳來。「請問,次男カラ松的寫真集BEAUTY KARAMATSU總共有幾頁?」

  「你......!」這種問題根本沒打算要人答對吧!チョロ松深吸一口氣,他低頭專心地替おそ松包紮,一邊憑藉那本書的厚度及カラ松的喜好來估算著。

  「--200頁,大概。」チョロ松鬆開了おそ松的手。

  「真遺憾,差一點點呢,正確答案是232頁。」

  カラ松馬上跑了起來,然而,在他之前,チョロ松已擋在他前面揮開他。

  「一松!」

  チョロ松大吼著,手立即往紫色的按鈕按下去。

  啪的一聲,窗子的另一邊傳來一松的慘叫。

  「一松哥哥!」トド松的哭喊聲在那個房間回盪,就算隔著十四松,他也能聞到從一松位置傳來的焦味。十四松也瞪大眼望向一松,看著一松整個頭垂下來,唾沫滴落,而褲襠間也無法控制地漏出黃澄的液體。

  「チョロ松為什麼.....!」おそ松按著手跑向チョロ松,而チョロ松張開手,怒瞪著おそ松。

  「難道要我繼續看你們兩個笨蛋爭著斷手指嗎?別開玩笑了!剛剛那題是我答錯的,由我來決定。我跟你們不一樣,足夠心狠手辣去按弟弟們的按鈕。都怪你們這麼喜歡傷害自己呢,下次我也一定會按的!」

  說完,チョロ松回頭看向一松:「沒錯吧阿一,你還挺著住嗎?」

  「咳......這點程度......」一松顫著抖,緩緩地抬起頭來,鼻血從他鼻子不停滴出,「還不夠啊,再放馬過來。」

  「別說傻話一松,你的頭髮已經在冒煙了。」おそ松驚恐地望著一松,而カラ松從後拍著おそ松的肩。

  「沒事的,おそ松,只要剩下的題目我們通通答對就可以了。」

  「說的沒錯。那麼,下一題,由次男カラ松來回答。」電子音又無情地傳來。「這次的問題是關於五男十四松的問題。請問,十四松是何時成為十四松的?」

  這個問題讓房間裡的哥哥三人都同時愣住了,チョロ松則是悄悄握緊拳頭。

  カラ松不安地望了おそ松一眼,おそ松輕輕點頭,而カラ松低聲說了:「......十五歲的時候。」

  「答錯了。十四松一直以來都是十四松。」

  果然是這樣,這是雙重陷阱問題,不管回答什麼都會跟你說這個是錯誤的答案。チョロ松咬緊牙,在カラ松還來不及起反應的時候用力敲下按鈕。

  這次一松沒再發出慘叫。他整個人震了一下就垮下身體,然後就沒動靜了,トド松發出嗚咽聲,十四松則非常憤怒地望著沒有反應的一松,四肢不停掙扎而發出喀喀聲。

  カラ松衝去緊揪住チョロ松的領子,雖是硬扯著笑容但兩眼佈滿了血絲。

  「不行喔Brother,不是說好要讓答錯問題的人來決定,你這樣可是犯規。」

  「哈哈你在對我生氣嗎?真好呢,因為你右手還有五根完整的手指可以這樣扯我的領子啊。」チョロ松對著カラ松瞪回去。

  「哥、哥哥們!」トド松帶著鼻音哽咽著說:「下次要按就按我的按鈕,一松哥哥現在昏過去不會發現的。」

  「安靜點,Totty,沒看到哥哥在解決問題嗎?」「末子就給我閉嘴,誰許你在哥哥的吵架當中插嘴的?」カラ松與チョロ松同時出聲,トド松則是委屈地撅起嘴。

  「好了好了大家都冷靜點,不會想在這個份上自相殘殺吧?」おそ松單手抓開了カラ松的手,然後看著窗子的另一邊說著:「トド松你就別再看我們這裡了,低下頭看別的地方吧。カラ松你如果懊悔的話,下次比チョロ松快不就行了嗎?還有チョロ松。」

  おそ松說著把チョロ松拉離按鈕台。

  「你以為知道你的意圖,我還會給你機會再按按鈕嗎?」

  「你.....」チョロ松努力想抽開手,卻看到おそ松沒有看著他,而是往窗子那邊看。

  「再拖一點時間......應該快成功了吧。」

  トド松用力吸了一下鼻子,他按照おそ松的指示低下頭。其實,從剛剛開始除了看著哥哥們的慘劇,自己也努力地觀察整個房間的佈置,三張椅子都有電線連接到窗子下頭的機器,而房間旁邊有個逃生門,也就是說破壞給椅子通電的機器的話--

  「那麼,下一題,由三男チョロ松來回答。」

  「事到如今誰還要回答那些鬼問題!」チョロ松對著監視器怒吼,而電子音不理會他,而是將題目繼續說下去。

  「長男おそ松,於五兄弟當中,最討厭的是哪一個?」

  就在此時。

  磅的一聲,十四松用蠻力撐開了銬在手上的束縛。

  「十四松哥哥!」トド松也在同時喊著:「往六號的位置投!」

  「封殺!」十四松立即將手上的束縛朝著窗子下方的機器投去,砰的一聲,所有的兄弟都聽到機器發出嘎嘎聲後就不再有聲響。十四松繼續掙開了腳上的銬鎖,用力往前丟,破壞了窗子及兩個房間的監視器。

  警報聲響起,然而監視他們的人已經看不到他們的動靜。

  一陣混亂之後,兩個房間已不再見到松野兄弟。





  他們之後緊急衝到醫院急診室。

  不幸中的大幸,治療上沒出什麼問題。十四松強行掙脫金屬銬而導致手腳擦傷瘀血,但總還是家庭護理可以處理的範圍;おそ松及カラ松的手指接上縫合後好好地包紮起來,被交待這陣子不要動到左手,但大致上應該能恢復成原來的狀況。比較令人擔心的是一松,搶救後在加護病房待了一晚,移到普通病房後仍昏睡一陣子,最後是被頭痛痛醒的。

  這陣子チョロ松與トド松輪流照顧兄弟,因為他們兩個是唯一沒有受傷的人。這天チョロ松讓トド松回家去,說了少一隻手可以用的哥哥們更難照顧就交給你了,就讓黑眼圈都跑出來的トド松回去睡覺。

  明明這麼愛漂亮,現在因為睡眠不足而變醜了。チョロ松覺得嗤之以鼻,他想還是像自己這樣本來就不容易入睡才適合照顧病人。

  而且也知道該找什麼時機忙裡偷閒;チョロ松在夜晚時悄悄地溜到醫院的頂樓,那裡可以抽菸。他趴在欄杆上長吐了一口菸,無自覺地想起那天恐怖的遭遇。

  那件事有地方很多可以思考,好的壞的。

  「你果然在這啊。」

  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チョロ松甚至沒回過頭就先皺起眉。

  「病人在床上躺著好嗎,你要是著涼會很難辦,一松。」

  「躺得太久腰都僵了,借根菸可以嗎?」戴著口罩的一松來到チョロ松身邊,也趴在扶欄上。チョロ松看了他一眼。

  「不行。」

  「嘖。」

  「你頭還疼嗎?」

  「一點點,不過還能忍。」

  チョロ松瞇起眼,對著下方把菸灰點掉。「你可以揍我。我按了兩次按鈕。」

  「你傻了嗎?是我叫你按的,我要謝謝你才是。」一松拉下口罩,呼了一口氣,「而且,聽說替我急救還有背著我跑的是你不是?」

  「當時只有我懂得急救,而且我不能讓手指斷掉的傢伙來背你吧。」

  「你很努力了。謝啦。」一松露出懶洋洋的笑容。

  チョロ松看了他一眼,然後朝著樓層下方看去。

  「......為什麼安慰我?」

  「哼嗯?」

  「你也是,那兩個笨蛋也是,盡是受傷的人卻都笑著安慰我,搞什麼,我不只是沒受傷,還是讓弟弟頂受傷害的人渣,幹嘛對我這麼溫柔?」

  一松望著チョロ松,兩個人沉默了一會。

  「--不就是因為你是傷最重的人嗎?」

  「哈啊?」

  「你跟トド松都是,背負著『眼睜睜看著兄弟受傷而只有自己沒受傷』的傷害啊,尤其是你,因為你懂的急救所以不能亂來。我跟那兩個笨蛋都不想承擔這個,所以才爭先恐後地去擋槍,這件事你不懂嗎?」一松露出壞壞的笑容,「事後還能休息,差遣你們當奴隸,開心的呢。」

  チョロ松露出錯愕的表情,但看著一松笑得越來越大聲,チョロ松低頭嘆了口氣。

  「謝啦。多虧你們這些人渣,我心情好了點了。」

  「別客氣啦大家都是人渣。」

  「現在問題在於--」チョロ松抬頭看向天空,「是哪個傢伙做出這種事,對吧?」

  一松靜靜地看著那面無表情的チョロ松。

  「我啊,在椅子上的時候可沒看漏事情,反正也沒其他事好做。」一松將口罩拉了回去,「你們三個人驚慌及憤怒的表情沒有騙人,十四松閉嘴時也在找尋時機破壞金屬銬,トド松的眼淚也不是假的,而且他中間還努力察看房間的佈置好能幫上忙。六個人都是白的,這個我能確定。」

  「我也這麼覺得。其實一開始我還懷疑過你呢。」

  「我知道,我一開始也有點懷疑你,為什麼答第一題時不是看著トド松而是看了我一眼呢?陰謀論方面我們還真夠像的。」一松又偷偷笑了兩聲,然後壓低了聲音:「不是我們六個人的話,肯定是外來者了吧。」

  「外來者的話就不需要猶豫了。」チョロ松捏熄了菸。「你會幫我吧。」

  「啊啊。」一松笑得瞇起眼。「這不是一定要的嗎?我們六人的法則。欺負了一個,報以六倍;六個都欺負,就要報以三十六倍。」

  「嗯。」將菸從頂樓拋下去,チョロ松的口氣沒有一點感情。



  「就讓他們見識什麼叫真正的兄弟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