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カラおそ]好痛痛

 


在黑暗的房間內,看不清房間的事物,只能隱約聽到喘息的聲音。

哈啊、哈啊、哈啊。

おそ松半掩著口,他沒打算掩蓋自己口中溢出的聲響,只是不自覺就這麼做而已。

自己的帽T被拉上一半,褲子也被整個脫下來,幾分鐘前他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被自己的親弟弟進入後穴。那真的很疼呢,沒想到會這樣 啊,一開始只是起了玩心,舔了對方的耳朵又喊對方名字,然後中間一陣混亂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就像坐完雲霄飛車以後不知道中間到底經歷過什麼一樣。

很痛,很痛,很舒服,很痛,很舒服,很痛。

承受著這行為的おそ松只能被動地接受對方的侵入。他想,對方其實已經很溫柔了,但畢竟是強壯的男性,力道控制上還是有那麼點困難吧,軟綿綿地任人逞欲的おそ松只能無奈地等待這事情結束,然後兩人開個反省會之類的。

也罷,並不是討厭的體驗啊。

おそ松輕輕喘息。對他來說,不是只有痛而是其實很舒服,所以他打算事後稱讚一下自己的弟弟。

突然有什麼落在他身上。一次、兩次,先感覺到了熱然後是冷,おそ松過了一會才發現那是水,再一會才明白那是眼淚。

身上的男人吸了一下鼻子,然後是重重的喘息。

「...在哭嗎?」おそ松小聲地問著,然後他聽到上方的人嗚了一聲,「為什麼是你在哭啊,カラ松。」

對方停下了動作,伸出雙手,緊緊抱住了おそ松。

「對不起。」

「咦--」

「對不起,哥哥,對你做這種事,你明明是我的哥哥。」カラ松哽咽著,手指嵌入おそ松的後髮,「我真是一個糟糕的弟弟,對不起,不會求你原諒的。」

「等一下啦,喂,カラ松。」おそ松嘆了一口氣,伸出了手,輕輕拍著擁抱自己的男人,「我沒有生氣也沒有難過喔,你不需要這麼愧疚啦。」雖然有點痛,心與身都有點。

「但是--」

「カラ松是因為討厭我才做這樣的事嗎?」

問這句的時候感覺到カラ松震了一下,然後是輕輕的搖頭。

「--喜歡,我喜歡おそ松。」おそ松聽到耳朵再度傳來吸鼻聲,然後是帶著顫抖的聲音,「所以才覺得抱歉,正因為這樣我更不應該對你做這種事。」

おそ松嘆了口氣,他伸出雙手,也回抱住カラ松。

「笨蛋弟弟。如果你喜歡我的話,那就不是對我做不應該的事,而是,我們兩個是共犯喔。」

「咦......?」

「所以說,就算被發現了,我也是會像老樣子,把一切的錯都推給你讓你被罵的。對吧?」おそ松嘻嘻笑著。「明白的話就快點繼續吧,真是的,哭成這樣害我以為是我在上你而不是你在上我了。」

噗的一聲,カラ松再度用力地將おそ松壓在榻榻米上。

「--我搞不太懂。」

「不你有搞懂吧,要不然為什麼突然壓倒我啊。」

「おそ松哥。」カラ松沉下聲,喘著重氣,「接下來,我再怎麼愧疚、再怎麼抱歉,我不會再猶豫了,所以......請你原諒弟弟的任性吧。」



*接下兩天在廁所時おそ松總會重覆想著「人不作死就不會死」的座右銘,以及事後哭著買肛門藥膏給他說對不起的カラ松真是又痛又可愛這件事。



お粗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