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兄一]攝氏兩千五百度

 


  おそ松很久沒有碰到這樣的事,因此他有點驚訝。

  上一次,カラ松扯住他的領子將他一拳打倒在地上,似乎是中學二年級的時候。

  那是將近十年前的事。況且,カラ松在那之後沒多久,就很認真地跟おそ松提過,他不想再被憤怒控制情緒,於是被嘲笑也好,被無視也好,他要學習當一個溫柔的人,以寬厚包容的態度對待每個他所愛所不愛的人。

  カラ松的確在之後成了一個溫柔得異常的人。

  他太過努力,以至於,おそ松差點以為カラ松本來就是個不太生氣本性溫柔的人。

  倒在地上摸著自己慢慢血腫的臉,おそ松記起這個弟弟方剛的血性,不自覺地勾起嘴角。他很久沒看到カラ松這麼憤怒,眼睛佈滿血絲,滿臉通紅地,吸氣時連嘴唇都在顫抖。

  這個溫柔的カラ松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嗯,おそ松一時之間也搞不太清楚為什麼。他明明沒針對カラ松作挑釁,沒罵他沒打他沒羞辱他,什麼也沒做。

  然後おそ松想起在被カラ松揍之前,正在做些什麼事。

  喔--喔--所以是因為那樣吧?

  因為カラ松打開了房門,因為房間沒有開燈,因為走廊的光照進來,看到的是おそ松跟一松的身影。

  因為一松的帽T被拉至鎖骨,褲子被脫至膝蓋。

  因為一松在哭。

  欸--就算是這樣,什麼都不問就一拳揍過來,不是很不近人情嗎?おそ松摸著臉望著緊握拳頭的カラ松,他忽然有種委屈的情緒。

  不過佔的成份應該不多吧。

  要不然自己為什麼會對カラ松笑呢。

  「好痛呢,カラ松,為什麼這麼生氣?」他對著カラ松說著,而カラ松盯著他,緊縮的瞳孔代替了回答。啊啦啦,更生氣了呢。

  おそ松緩緩地站起來,擋在一松前面,站在カラ松的眼前。

  「你既然不說,我就只能猜囉。是因為我沒有開燈,還是因為我沒擺撸管松的牌子呢。又或者是,在我用手指插一松的時候,一松興奮的樣子讓你產生妒意了?」

  「--你不要太過份了!」カラ松怒吼一聲,又對おそ松揮出了左勾拳。おそ松笑了一下,腳一斜,讓身體傾左,使得カラ松的拳頭擦過自己的髮梢。

  趁這個空隙一拳揍向カラ松的腹部,在カラ松吐出一口酸水時,用頭撞向カラ松的下巴。一陣劇響,カラ松整個人摔到房間外的走廊上。

  「好--久沒有這樣活動身體了呢,カラ松。你是不是太久沒打架,所以忘記了。」おそ松揮著自己的右手,對カラ松爽朗的笑,「你從--來沒在打架上贏過我,是不是要讓你想起來?」

  カラ松咬了咬牙,手一撐,腳一甩,掃過了おそ松的腿。おそ松被這舉動嚇一跳,閃避時一個重心不穩,讓カラ松有機會翻起身撲向おそ松,兩個人就在房間的榻榻米上扭打起來。

  真拼命啊。

  拳頭的交會之中,おそ松只能意會到這件事。

  一松不知不覺已經移動到角落待著。在奇怪的地方超看氣氛真是幫了大忙。

  在おそ松跟カラ松扯著對方的衣領正要握拳給對方最後一擊時,突然出現第四個人的影子。

  「おそ松哥哥跟カラ松哥哥在做什麼?」

  歪著頭,站在房門口的十四松望著打得滿臉是傷的長兄二人。

  おそ松與カラ松同時停下動作,尷尬地望向有著純潔眼神的十四松。

  「摔角?打架?」十四松依然保持他誇張的笑容,「吵架了?おそ松哥哥跟カラ松哥哥。」

  カラ松露出遲疑的表情,おそ松則思考怎麼唬弄過去。

  「他們在比賽喔。」

  結果,是坐在角落,衣服已經穿好的一松先開口。

  カラ松愣了一下,おそ松則噗的一聲笑出來。

  「比賽?」十四松問了,而一松聳了聳肩。

  「比賽啊,贏的人就能跟我玩耍喔。」

  「贏了就能跟一松哥哥玩耍,是要玩什麼呢?」

  「你覺得是玩什麼?」一松露出壞壞的笑容。

  十四松用他那雙沒對焦的眼睛望著保持扯著對方衣領的姿勢的長兄二人,眨了眨眼。

  「把棍子插進洞洞裡--」

  カラ松露出超級緊張的表情。

  「答案是--俄羅斯方塊!對不對!」十四松開心地揮著雙袖,「我也要跟一松哥哥玩!是不是要加入挑戰賽?」

  おそ松噗的一聲笑出來,カラ松則是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手也不自覺鬆開了おそ松的衣領。

  「對對對,就是那個把棒棒插進洞洞就很爽--的俄羅斯方塊喔。」一松面無表情地附和著。「只不過十四松加入挑戰賽就太麻煩了,反正這兩個笨蛋怎麼打都是平手,不如今天我先跟你玩俄羅斯方塊吧。」

  「耶!」十四松開心地捧住臉頰。

  「不過你要幫我接上遊樂器。」

  「了解!」十四松說完立即跑下樓梯,以最快的效率進到客廳開始接遊樂器。

  留在房間的おそ松、カラ松及一松,無言地看著彼此。

  一松先站了起來,直接從おそ松及カラ松中間走過去,然後他停下腳步,看了カラ松一眼。

  「笨--蛋。」一松對カラ松露出嘲諷的笑,然後走出房間,就這樣走下樓。

  於是留在房間裡的只剩剛剛打得激烈的長男及次男。

  おそ松也鬆開了手,對カラ松聳聳肩,而カラ松不像剛剛那樣怒氣沖沖,而是露出疲憊的表情。他抬起頭,直視おそ松。

  「抱歉啊大哥,是我不對,什麼都沒搞清楚就隨便出手。」

  沒有問おそ松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直覺自己誤會了而道歉,這個人果然還是非常溫柔,為了這種事居然在反省。

  「別介意別介意,我知道你為什麼生氣。看上去像那一回事吧。」おそ松笑著攤開了手,「我也不對了,不該繼續挑釁你的。」

  「真的很抱歉。」カラ松緊閉著眼,對おそ松行了九十度鞠躬。

  連為什麼挑釁你也不問嗎?おそ松總覺得好笑,這個人真的是情願委屈自己耶。

  「我的確沒做讓一松不舒服的事,只是一松的反應很激烈而已,你就當作我在幫他撸管吧。」おそ松走到カラ松旁邊,輕拍了他的肩膀。

  「不過啊,知道嗎?吃醋也是一種愛情表現喔。」


  おそ松覺得,低下身的カラ松也許又露出生氣的表情了,於是他還是趕快下樓,溜開為妙。


  在小時候選擇代表色時,おそ松給カラ松挑的顏色是藍色。カラ松那時猜想,這是因為作為隊長的參謀都是藍色嗎?是冷靜又酷又聰明的意思嗎?還是溫柔如水的意思呢?想像著各種意思,カラ松甚至還害羞地笑了,為自己所不知道的一面而欣喜。

  那時おそ松任カラ松猜測,沒有告訴カラ松自己心中的答案。

  一般人對「紅色」的印象,第一個聯想就是「火燄」。的確火燄燃燒起來的印象色不是紅就是黃,但其實這種燃燒的溫度可以更高溫,直達攝氏兩千五百度,那時就會呈現美麗的藍色。

  藍色才不是溫柔冷靜的顏色,而是最熾熱的火燄;那個人憤怒起來,就是這麼激烈呢。



  「很久沒跟カラ松硬碰硬,所以稍微過份了一點。」おそ松走到客廳前面,小聲地自言自語。


  「反正我也沒打算把一松讓出去就是了。」



  完!



*本文的發想是,在某位讀者以超快的速度給予松新作的感想時,作為獎勵請他點文。點的題目是「為一松打架的長男及次男,然後五男亂入。」
 真是美味呢!也謝謝一直支持我的喔搜一Girl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