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吸血鬼x殭屍]罪人胸口綻放的是血之華

 


一、憂鬱男孩



  在那名青年進到教堂時,他懇切地拜託神父想進懺悔室,於是駐堂神父カラ松打開了懺悔室,請那名青年入室。看他臉色蒼白的模樣,一定背負著沉重的故事,對此カラ松感到了同情。

  兩人將門關上,カラ松握住了十字唸珠。

  「那麼,孩子,請將你的煩惱述說給我聽吧。」

  「神父,在此之前,能夠跟您確認一些事嗎?」

  「請說吧。」

  「我聽說您有在替人驅魔,那麼,您也有追捕吸血鬼嗎?」

  カラ松稍微有些苦笑;唉唉,來的是未脫離幻想故事的迷途羔羊。

  「孩子,你是真心相信吸血鬼的存在?」

  「不是相信,是真實存在的!」另一邊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激動,而他喘了一陣子,語氣慢慢變的冷靜下來,「我知道聽起來很可笑,但我是非常認真的,如果神父您聽不下去,我也不願意給您添麻煩。」

  「迷路的小羊兒,你現在很躊躇害怕吧,但是,不用害怕,儘管把你的苦勞分擔出來。」カラ松聽的出來,窗子另一邊的青年並不是在說笑,「這懺悔室是為了幫助人而存在的。請說吧,你碰到了什麼。」

  窗子的另一邊沉默了一會,然後是下定決心地嗯了一聲。

  「神父,請聽我說,我啊,是三胞胎的么子。上面的兩個哥哥儘管一個很散慢,一個很頹廢,但他們都很疼愛我,兩個都是我十分尊敬的哥哥。」

  「但是兄弟三人和樂的時間並不多。」

  「在我十八歲那一年,大哥失蹤,從此沒有回來過。我與餘下的哥哥相依為命,第二個哥哥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他大概也是很悲痛的。直到幾年前,我才發現他一邊打工,一邊有在調查關於大哥的事。」

  「而在兩年前,我第二個哥哥也失蹤了。」

  「對此不解的我,在那一年取得了警察職照,一邊努力工作,利用職便調查,而前一陣子,意外碰到了那原本應該是行蹤不明的兩個哥哥--特別是,我那個大哥,雖說是出現在我面前,卻已經不是以人類的姿態現身了。神父,這絕非幻覺,也並非精神疾病,我的哥哥煙霧一般地出現在我面前,卻又碎化成蝙蝠飛離。他威脅我不要再接近,代價是我的死亡。神父。」

  「--那還真是恐怖呢。」カラ松試著冷靜地思考這位青年所說的事。「你說你也見到了第二位哥哥,他現在人還好嗎?」

  「不可能說是好的,他整個人毫無血色,嘴唇發紫,就像死人一樣。」

  「啊啊……」不妙,這聽起來像是……

  「神父,我對此稍微調查了一下,感覺很像是同為不死種族的殭屍。聽說,吸血鬼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將人製作成殭屍,供作自己的奴僕,我想,我的大哥是讓二哥成為他的奴隸了。」

  「……那麼。孩子,你現在是為了你的安全,希望我們教會能保護你不受吸血鬼的侵擾吧?既然你口中的哥哥已經有確實的威脅。」

  「不,神父。」窗子的另一邊傳來哽咽聲,「我是感到悲痛。」

  「唔。」

  「我們三個人是感情非常好的兄弟,大哥、二哥陸續失蹤時,我都哭了很久,但是,再見到他們卻知道大哥拿二哥作奴隸,我無法原諒……」

  「孩子,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也許,你哥哥是想要有人作伴。」

  「神父,我已經調查過,由吸血鬼所製造的『後代』當中,是如何區分吸血鬼及奴隸殭屍,其差別在於,吸血鬼必須是以童貞之身轉換,若是已嘗過性事、用過下身的肉體,則會成為奴隸殭屍。神父,我與哥哥一直都沒有與他人有過戀愛關係,因為生活的重擔已讓我們喘不過氣,尤其哥哥四處打工,根本沒機會談戀愛。大哥要如何將二哥做成奴隸?我能想到的,是非常污穢、無法在教堂裡開口的事情。」

  窗子的另一邊傳來了低聲的泣音。

  「神父啊,我無法原諒變得如此墮落邪惡的哥哥。就算是弟弟唯一所能為哥哥做的事,請上主給予哥哥正確的制裁吧。」

  青年的痛哭聲讓カラ松非常心痛,他靜下來沉思一會,也確認了此人的告白是非常嚴重的事。

  「孩子啊,我呢,沒有制裁他人的權利。」カラ松緊捉著十字架,閉上眼,「但是,讓我以個人的名義向你宣示,我在此事會盡可能地幫助你,就算什麼也做不到也願意傾聽你的煩惱。」

  「--真的嗎?」青年的聲音聽起來很訝異。

  「很抱歉,我沒有你所需求的那種職能,但是我會替你問問看適當的專家。有更新的消息,在你再度前來的時候,我會告訴你了。」

  「謝、謝謝你,這麼強人所難的請求……」

  「誰叫我無法忽視孩子的眼淚呢?世上的苦痛都是我內心的苦痛,為了你們,我願意背起眾人的十字架……」

  「謝謝神父,我下次再來拜訪。」

  懺悔室的門一下就打開,那請求懺悔的青年已經離去了。現代社會真是講求效率呢,カラ松帥氣地撥了一下頭髮,表情逐漸變得正經。

  「吸血鬼嗎,這可得找專家了。」




二、克魯尼修道院


  「喲!カラ松混蛋!你這是終於下定決心要成為我的弟子了嗎?」

  離教堂兩條街的街角,有一個關東煮的攤位,在那裡的攤主是一名光頭的矮個子。他看到神父カラ松的到來,很有精神地吆喝著。カラ松帶著客氣的笑,坐到長凳當中最旁邊的位置。「請給我老樣子,チビ太。」

  「這不是當然的嗎,混蛋!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チビ太笑著給カラ松開了一瓶酒,カラ松笑了笑,表情慢慢地變得正經。

  「我來請教你的專業。」

  夾起關東煮的チビ太停下了動作。

  「--所以說,成為我的弟子,你想知道多少就會知道多少。」

  「我決定一生奉獻於教會,雖然同為神工作,但請容許我現在不能離開。」カラ松嘆了一口氣,抬頭看著那踩在木箱上的チビ太,「チビ太,我那教會有個迷途的小羊,說他碰到了吸血鬼。請問你有聽說哪個吸血鬼是三胞胎的長男嗎?」

  チビ太啪的一聲折斷了木棍。他搖搖頭,給カラ松重新弄了碗關東煮。

  「這事,勸你別再干涉啊,混蛋。」

  「你是目前隸屬於這座城的駐守吸血鬼獵人,我只能拜託你了啊。」カラ松一臉正經的說。

  哼的一聲,兩手插腰的的チビ太表情有些得意。

  「笨蛋啊都說這事是機密了,不要那麼張揚啊混蛋。」

  「所以你有相關的情報了?」

  「那傢伙的名字是『おそ松』。」

  チビ太壓低了聲音,カラ松知道這是講正經話的訊號。

  「在近年來非常有名,短短幾年內已被教廷列為A級警戒,其原因就是,他是那名四處作惡的吸血鬼東鄉的子嗣。」

  「什麼,居然是那個東鄉嗎?與東鄉聯手,的確是非常棘手。」

  「不,更危險。おそ松犯了吸血鬼的禁忌。」チビ太的額頭冒出了一滴冷汗,「幾年前我們失去了東鄉的消息,直到再見到おそ松才知道原因。那個人一點都不像未足百年的新生吸血鬼,以我們的直覺是至少三百年--おそ松殺了自己的主人,吸盡長者的鮮血,藉此繼承了古代的魔力。這種會反噬主人的吸血鬼,危險度是難以估量的,就連吸血鬼那邊都顧慮著這種反骨的存在,應該也考慮著是要追殺他或是納他進吸血鬼的會議了吧,不論如何,現在的おそ松肯定是十分危險的存在,我聽說他最近也得到了奴僕,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

  「Oh...這還真是...fatal...」

  「聽不懂你的怪英文啦,總而言之,我們吸血鬼獵人這裡會努力戒備,你也別涉入太多。」チビ太說著展露了笑容,「那麼你來試吃一下我的新菜單吧!混蛋!」

  「好的--」カラ松正端起筷子要夾起滷蛋的時候,突然一陣寒顫,讓滷蛋掉進碗裡。

  カラ松立即轉身,看著無人的街道眨眨眼。

  「怎麼了嗎?カラ松?」チビ太疑惑的問。

  「不,大概是我的錯覺吧。」苦笑了一下,カラ松回頭再度夾起滷蛋。

  剛剛,似乎看到了紅色的身影。





三、勾引



  「トド松警部補,你在煩惱什麼呢?」

  那名人員有精神地跟トド松打了招呼,トド松愣了一下,但因為對方是熟面孔,所以他友善地笑著。

  「沒有,只是有點心事。」

  「可以坐在旁邊嗎?」

  「啊,可以的。」現在是午餐時間,他們都在警局的公用食堂裡。

  「トド松有任何煩惱的話,可以跟我說喔。」那名男子十分開朗的說。

  「啊、也不是什麼可以跟人講的事。」

  「跟我講就沒問題喔!」男子開朗地笑著。

  頓了一下,トド松低下頭。

  「我在想哥哥的事。」

  「喔--?」

  「我有兩個哥哥。大哥,在我十八歲的時候就失蹤了。那一年,我們家附近搬來了一個中年人,他很親切,時常給我們禮物,我們三人都覺得他是個友善的人。但突然有一天,大哥變得神經兮兮的,要我們不要接近那個鄰居,我還跟他吵過幾次架。之後沒多久,那個鄰居突然搬走了,大哥也在同一個時間失蹤。我啊,一直很懊悔,大哥知道那個人是有問題的吧,為了保護我們,一個人去面對那個可疑的男人。」

  「真是令人心痛的故事啊。第二個哥哥呢?」

  「第二個哥哥是個沉默的人,在大哥失蹤後,一直安慰在哭泣的我。我從以前就比較依賴這個哥哥,說不定,我內心還有些高興。但因為大哥的失蹤,我對於二哥的打工時常無理地抗議,因為二哥是去犯罪率高的暗街接一些臨時工,薪水比較高。我知道,二哥是擔心我的學費不夠,盡管我也有努力的打工,他還是有給我零用錢。我直到二哥也失蹤以後,才知道,他待在暗街有很大的原因是想打聽大哥的事,因為暗街比較能得知地下的消息,我能知道是因為我看了二哥的筆記,按了很多貓掌印,但日記的最後卻提到找到大哥了--」

  「喔喔--」

  「我是多麼遲鈍的人啊,要是我能早點發現,說不定,他們兩個就不會遭受不幸。」

  「要怎麼做,才能讓你不要那麼難過呢?」

  「咦?」

  「我想看看你的笑容啊。」

  「謝謝你,不過,我會堅強起來的。」トド松笑著擦去眼淚。「他們是我的哥哥,我想,我還是會盡我的努力,負起責任來讓他們解除苦難吧。」

  「讓トド松的哥哥們解除苦難嗎,明白了。」男子笑著站了起來,「今天也要笑喔!」

  說完,男子很有精神地喊著口號離去,留下トド松。

  「我為什麼跟他說這麼多啊。」トド松茫然地看著離去的男子,自言自語著:「可是,看著他,就是有一種奇妙的安心感呢。他叫什麼名字呢?記得是爆破班的……十四松嗎?」





四、地獄的外緣





  坐在教堂外頭的長凳,神父カラ松與一名男子並肩而坐,卻不是面向同一個方向。カラ松面對教堂,而另一名戴著軟帽身穿風衣的男子是面對馬路。

  「時常來我們教堂奉獻真是太感謝了,為了慷慨的刑警チョロ松的健康而祈禱。」

  「誰叫你們聖詩班的橋本有著美麗的音嗓,我都成了大粉絲,一定要週週來觀賞了。」チョロ松壓低了帽子,嚴肅地說著,「不提這個。我是來道歉的。」

  「道歉?」

  「我們的警部補似乎給你添了麻煩。」

  「實在不懂您在講什麼,但是啊警部,那在你們口中屬於麻煩的事,對我而言都是愛。」

  「不是那個意思啦。我說你啊,有在調查松野三兄弟的事吧。」

  カラ松愣了一下,轉頭望向チョロ松。

  「別看我這裡,神父,當作我們兩個沒有交集。」チョロ松點起了菸,在大馬路吐了一口白煙。「那孩子最後被拋下了,會這麼執著也是沒辦法的,我這裡也是很苦惱的啊。」

  「他真的是非常痛苦。」

  「哪怕是誤會了什麼,是吧。」一個,兩個,三個煙圈升上了天。「我啊,兩年前曾經手一個案件喔。事後回想起來,居然可以串在一起啊。」

  「能夠聽聽嗎?」

  「請當作是我的懺悔吧,神父。你知道那滿是髒垢的暗街吧?在那裡打工求生存的人也很多,而且,非人類也多半潛藏在那裡。在吸血鬼的消息傳出來前,おそ松這個名字早就讓人吃盡了苦頭,不知情的人只覺得有個麻煩人物混進來了。而在這個時候,有人在打聽他的名字--這個人的不幸在於,有張跟おそ松一樣的臉,以及被人知道是おそ松的親弟弟。事件發生以前,那名不幸的男子不情願地被一群流氓架走。我們最終趕到現場,那是廢棄的房子,裡頭有各種污穢的痕跡,血跟嘔吐物還有男人的精液之類的,想必那裡有過可怕的暴行吧。」

  「--啊啊--」

  「然後就是,碎的像是肉鋪一般,十三個男人的屍體。啊,這是能夠勉強拼湊的出來確認的人數,還有些無主的碎塊我們最後還是放棄給他們找指紋了。那些肉塊不是用刀,也沒有切面,也沒有焦痕,鑑識人員說,那是活生生被扯開來的。難怪現場濺了滿地的血,諷刺的是看起來還很漂亮,像是一朵朵紅花似的--喔,神父,這話題對你來說太過刺激了嗎?」

  「不,這,請稍等我一下。」カラ松掩著口,靜待不適感消失。他又喘了兩口氣,抬頭說著,「那麼,警部,那名松野家的兒子也是在這事件中--」

  「喔,不,現場沒發現那個人,松野一松的屍體喔。」

  「咦?」

  「作為吸血鬼傳說不是挺像樣的嗎?看到弟弟被凌辱所以決意報仇的吸血鬼殺害了惡人,有種浪漫情懷呢。」

  カラ松轉頭看向了チョロ松,「這事,不打算告訴你的部下嗎?」

  「告訴他有什麼用?不管是哪邊都不是確認的事實,而且對於弟弟的他,這種事就算是真相,你會覺得比較不殘酷嗎?」チョロ松抬頭又吐了煙,カラ松則沉默不語。

  「我只是想說,關於暗街的事,警方這裡會處理,但關於我的部下,拜託了,給他的情報希望能經過智慧的選擇。」

  「--我明白了。」カラ松低聲說著,而チョロ松起身離開,就像不曾與神父有過對話。





五、黑天使





  「今天也是一陣混亂啊。」

  紅衣的男子坐在窗邊,配著夜空輕哼小調。

  「一次出現二十個人真有點負荷不了啊,哈哈哈,還有啊,用起重機也太過頭了吧,現場會很難清理的耶,一松。」

  靠在窗子旁邊的紫衣男子眼睛瞥向無人的角落,低聲說著:「反正最後還是得殺了他們吧。」

  「這麼亂來的奴僕真是麻煩啊。」

  「是主人太不像樣了。」

  「對哥哥是這種口氣嗎?」翻了個身,紅衣的男子來到紫衣男子的旁邊,張開有兩顆嘹牙的口笑著,「喔,我都忘記了,你是個壞孩子,一松。」

  紫衣男子,一松,看著那利牙吞了口口水。

  「我明明已經放出消息要你別來找我了,故意引我出來,讓外人來凌辱你,真的是,非常惡劣的孩子呢。」瞪著鮮紅色的雙眼,吸血鬼おそ松,看著自己的殭屍奴隸纖細的脖子,「那麼,這個壞孩子有沒有好好吃飽呢?」

  「有、有的。」拉下了衣領,對自己的哥哥露出脖子的一松,顫抖地露出笑容,「快點,再把我的血吸乾吧。」

  輕笑了一聲,おそ松張開了口。



  「你的血一生只為我所有喔,一松。」







沒有後續!




新年快樂>WO




後記

抱歉讓大家看了這麼亂七八糟的設定,而且喔搜一也只有一點點(汗)其他讓大家想像吧,這個設定真是旁枝太多太亂了。之後細補每個人的設定。


*每篇章節都是玫瑰名。順序是粉紅色→橙色→黃色→綠色→紅色。查玫瑰名是寫作當中最花時間的一環。





然後,角色的細部設定



おそ松

吸血鬼。如故事所說的,被吸血鬼東鄉做成子嗣後反噬東鄉成為超強的吸血鬼,現在是被吸血鬼、教廷、黑幫、警方四方追殺,哈哈哈。用幻術及詐術在暗巷混得很好,非幻想世界也有著恐怖的名聲。

設定的原出處是動畫第三回的萬聖節打扮。





一松

殭屍(奴隸)。おそ松的下屬。在暗巷已經打聽到おそ松的消息可是老哥死不肯出來,於是就算把自己犧牲掉也要逼おそ松來找自己,可是卻快被整死了,氣瘋的おそ松把抹布撕成碎碎後,儘管知道對非處女(真)的一松吸血只會讓他變成殭屍但只有這個辦法可以救他。

目前是被おそ松非常溺愛的帶在身邊,讓一松吃飽後跑去吸一松的血。

一松很喜歡被吸血PLAY所以兩人過得還挺愉快的。(汗)

設定的原出處是動畫第三回的萬聖節打扮。





トド松

被丟下的弟弟,但是不知道真相真是太好了呢。(汗)

兩個哥哥失蹤的時候自己都在讀書,所以對於哥哥們突然失蹤了都是後知後覺的,也因此遠離了被害吧。

告解中提到長男來警告是在追查暗街的案子時意外發現了長男而讓長男前來警告。

目前是警部補,チョロ松的下屬。

設定的原出處是動畫第八回的警察設定。




チョロ松

警部,トド松的上司。簡直是為了講故事才登場的。如果寫成長篇的話會有更多的戲份吧,但是這種設定我才不要寫成長篇,太血尿了。(汗)

設定的原出處是動畫第八回的警察設定。




十四松

無奈無法把他登場的真意寫明白。(汗)表面上是警局的防爆人員,實際上是人狼。原本是要在最後的橋段讓他登場跟吸血鬼來場大決鬥,但反正這是不打算寫下去的故事,我還是不要給自己作梗好了。狼化的時候是警局的警犬,由チョロ松來照顧。

設定的原出去是動畫第三回(柏青哥警察/警犬設定)以及十七回的警察設定。




カラ松

戲份超級多卻是個從頭到尾都在聽故事的角色。

神父,擁有梵蒂岡的正式驅魔職照,對吸血鬼的防範也多少有認識,但是沒有實際進行過。如果發展成長篇,一定會有跟おそ松交手的部分吧。

設定來自於宗教松OWO





チビ太

隱藏在城市裡假裝是關東煮的攤販,其實是駐守在城市裡的吸血鬼獵人。太帥了啊!チビ太為什麼有這麼帥的設定?

其實是需要一個能跟カラ松說明吸血鬼內幕的角色,跟イヤミ中間作選擇,但考慮到チビ太跟カラ松的情誼,最後還是決定讓チビ太擔任這個角色。

設定上是用聖水來煮關東煮,木棍是祝聖過的聖木之類的各種哪裡不對的裡設定。





東鄉

讓長男推聞風喪膽的最強路人角色,套入吸血鬼設定適合到讓人發顫的程度。因為原作就是被長男發現真相後脅迫恐嚇他,拉長男一起去犯罪甚至想拐他當人質的設定嘛。在本作當中是被おそ松發現了真實身份後,おそ松很努力地想殺掉吸血鬼卻反被做成子嗣帶走,假裝服從成為弟子學會了各種吸血鬼的技巧後,想盡辦法制服了東鄉並且吸盡他的血。

子嗣青出於藍更甚於藍真是令人高興的事對吧。





イヤミ

嗯沒錯原本打算讓イヤミ登場的。基本上就是暗街的黑市商人,只要給錢什麼事都辦,目前是常常在幫おそ松擦屁股的清潔員。苦勞屬性的イヤミ今後也要跟おそ松好好相處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