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吞下去

 




  「啊啦啊啦。」おそ松看著一松,傻笑著,「你說說看,哥哥我是不是來得正即時?」

  趴在地板上的一松勉強地看著おそ松一眼,他的臉色紅潤得像蘋果一樣。

   おそ松會出現在那只是偶然。他不過就是在家裡沒人的時候,突然一時興起想看看弟弟們的珍藏,所以才在家中巡邏了一遍。地板底下的一松珍藏是一本貓咪雜 誌,書櫃中的カラ松珍藏以美系為主,トド松藏在衣櫃裡的是清純系偶像啊--一本一本研究過的おそ松想起十四松總是藏書在閣樓,會出現讓人不知道該怎麼撸的 東西,讓おそ松感到好奇起來。於是他爬到了陽台外,從屋頂外邊爬進去。

  他在那裡碰到了一松。

  趴伏在地上,一點力氣也沒有,臉也紅紅的。

  能在閣樓裡看到一些貓毛,估計一松是爬上來玩貓吧?也許是中途睡著了,但是經過中午的日晒,整個閣樓就像烤爐一樣。

  等發覺的時候已經沒有力氣爬出屋頂,困在屋頂裡的一松大概中暑了。

  おそ松爬了過去,用手按了按一松的臉頰,熱呼呼的,一點汗也沒有。果然是中暑症狀。

  「起的來嗎?」おそ松覺得這句是白問。「你待在這裡多久了?」

  趴在原地的一松連張口的力氣也沒有,他雖然望著おそ松,眼睛看起來卻沒有對焦。到底在這裡待了多久?很明顯已經呈現脫水症狀了。

  同樣趴下來看著一松的おそ松苦惱起來。現在一松動不了,很難帶他下去,可能得讓他喝點水吧?不過爬下樓去倒水再爬上來,怎麼想都很麻煩耶--

  おそ松靜靜地看著樣子有些痛苦的一松,慢慢地勾起嘴角。

  「很想喝點什麼嗎?一松。」

  一松依然沒辦法回話,但是手指動了一下,他很努力地回應おそ松。

  おそ松舔了一下下唇,拉下了自己的運動褲。

  「你懂的吧,不喝的話,會死掉的喔。」

  おそ松爬了過去,用手抓起一松的後髮,讓他仰起頭。

  「吞下去。」


  一小時後的一松看起來好過了些。

  在一松變得稍微有精神,おそ松就幫助他爬下樓,然後讓他躺在沙發上休息。おそ松替他準備了冷毛巾及一瓶水,替一松脫下衣服後將冷毛巾壓在腋下降溫,然後給他喝加了少少鹽巴的水。嗯,做到這種程度,真是個超體貼的大哥,理想的長男啊,おそ松有些自我滿足地想著。

  一松幾乎無法克制地將一整瓶水喝完,然後把空瓶子遞還給おそ松。在一松的意識稍微清醒點前,おそ松坐在沙發旁用撲克牌排紙牌屋,等到一松坐起來表示好了一點。

  「真的好了?可以講話了?」おそ松一聽就笑著站起來,在一松旁邊坐下來。一松乖順地應了一聲。

  「你不對我生氣嗎?」おそ松笑嘻嘻地問,而一松的表情像是不太在乎他的問題。

  おそ松又坐過去一點,小聲地在一松耳邊問著:「我的檸檬紅茶喝起來味道如何?」

  「啊。」一松輕笑了一聲,「簡直地獄等級的難喝。」

  「欸,可是你一滴不剩地喝光了耶,而且要把你抱下去的時候,有些半勃了喔?」おそ松說完,用拳頭輕輕敲一下一松的額頭。「真是個壞孩子。」

  一松聳了聳肩。

  「下次別一個人跑到那邊。啊,不過。」拳頭鬆開,おそ松撫摸著一松汗濕的頭髮。「跟我一起就可以喔。」

  「然後又叫我吞你的檸檬紅茶?」

  「對。」

  兩人的笑聲在房間裡響起。

  這是夏天某個日子微不足道的小小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