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極道松][おそ一]我的弟弟有病

 



我的弟弟有病。

當他作這樣的選擇時,我打從心理這麼想了。

在這樣的環境,會生病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我們是經營幾百年,名赫全國的極道家族,松野家的直系血族。

組長的兒子會是繼承者,這點大家都知道,無奈,我的母親大人,第一胎就生了六胞胎。

為了讓兄弟們能和睦相處,很早以前,我們就被定義了兄弟關係。

我,おそ松,身為長子,自然是正統的繼承者。

其他弟弟則是從小就被教育,是為了輔佐我而活著。

他們似乎也對此沒有什麼怨言。

次男カラ松作為少主的備品,同樣接受了帝王學教育,跟我擁有同格的領導權,許多人認為他比我有少主風範,但我知道他是忠誠可靠的。

三男チョロ松則培育他文書處理及會計運算的才能,讓他以內勤的身份為我效力。這個祕書老是列了長長的行程表,推著眼鏡要我準時實行,實在很傷腦筋。

末子トド松從小就是個八面玲瓏的人,大人最後將他教育成交涉及聯絡的專員,也就是組裡的對外公關。除此之外,トド松自己也有學習情報搜集的能力。

保護這樣的末子的是五男十四松,十四松從小就很精力旺盛,他與トド松是一起行動的。沒有行動的時候,則是組裡的打手,拿著球棒的十四松在黑幫可是小有名氣。

而,不上不下的,四男一松,是他的運氣不好。

他被培養成暗殺者。

負責暗地處理掉對組不利的事情,還有把間諜及背叛者加以處刑,他做的就是這樣低調又沉重的事。

雖然需要工作的時間不多,在家也都跟貓一起睡覺,但他的工作總是這樣的內容;殺掉,處理掉,灌進水泥,切成肉塊,用猛獸恐嚇,在女人及孩子身上畫下刀痕,一直一直做著這樣的事。

最後會演變成拉著我的袖子,小聲的說「請處罰我」,也是沒辦法的事。

他一直以來做那樣的事,恐怕累積了一般人難以負荷的罪惡感。否則為什麼我在給他留下傷痕後提起他的脖子時,他會露出解脫的表情呢?

於是沒讓其他弟弟們知道,「處罰」一松成了只屬於我的工作。因為我是長男嘛。

一直以來只覺得是單純的兄弟撫慰行為,真的開始覺得不妙的時候,是在屬於我們六兄弟的新屋蓋好的時候。

規劃新屋的三男帶我瀏覽房子時,特別帶我去看了地下室。

「請看,這是拷問室,這裡的收納櫃是防潮的,可以擺放拷問工具。排水系統也設好了,水龍頭也在這,隔壁有淋浴間供人洗去身上的汙穢。」

「真是糟糕的興趣呢,チョロ松。」

「身為黑幫,這樣的地方必須要準備一個啊。」

「那麼,チョロ松,走廊那個門通往的是哪裡?」

チョロ松聽了推了一下眼鏡,「原來你不知道啊。」

他打開了那扇門,能看到的是另一個走廊,旁邊有個木柵欄構成的房間,裡頭約三坪大,鋪上了榻榻米。チョロ松跟我介紹了房間的衛浴設備及收納櫃,看來除了木柵欄外功能跟一般的房間無異。

「おそ松哥哥。」チョロ松正經地看著我,「這間是監禁室。」

「齁--」聽到他這麼說,我忍不住笑出來。「興趣真的很差耶,チョロ松。」

「在說什麼啊,這個房間是一松建議的,因為他是負責拷問工作的人。他說你需要這樣的地方。」チョロ松說著從走廊底端推開拉門,出現了樓梯,「這個樓梯會直通你的房間,你只要從秘門進去就可以直達這間監禁室。」

我靜靜地聽著チョロ松說這些,沒有直接回應他。

「你是想監禁誰,如果是トト子的話我可不原諒你喔。」チョロ松冷淡的說,而我,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チョロ松別想太多,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你放心,不會是你所能想到的人。」我笑完,跟チョロ松伸出手。「那麼,把鑰匙給我吧,我給你們分配房間的鑰匙。」



我的弟弟有病。

當他作這樣的選擇時,我打從心理這麼想了。



次男的房間在我的房間旁邊,三男的房間在最安靜的位置,末子與五男的房間在更上一層樓。

我拿著鑰匙串,走到名義上的四男房間,打開了門,看著在那邊等待的一松。

「來吧,一松。」我笑著搖著鑰匙串,「我來帶你去你真正的房間。」

只有我容許的時候才能進去休息,只有我允許的時候可以從那裡出來,明明是這個意思,一松卻對我露出恍惚的笑容。

他牽著我的手,跟我走下樓梯。



這樣有病的孩子,一定要由哥哥好好照顧呢。

安心吧,鑰匙,會好好帶著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