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おそ]「過來,おそ松。」

 



當在街上看到那個人影的時候,おそ松倒抽一口氣,立即用手肘輕撞身旁的男人。那年紀大上自己二十歲的男人原本是對著馬路抽煙,注意到おそ松用腳尖前點指向的方向,就將煙蒂扔在地上,踩熄。

「不要窮緊張。」

「大叔,要是他去報警--」

「不要緊。跟過去一樣,他經過時聊些毫無關聯的事。」

眼神呆滯的男人走來的方向正對著他們,而おそ松對著身旁的大叔,看似親近地再對談著。

「所以說老爸,你答應過我這次會買給我的。」

「說了是你考試考到前十名才可以吧?你這混小子別以為考個十二名就能蒙混過關啊。」

「就只差幾分而已很小氣耶!」

「你這小鬼是這樣跟老爸講話的?」

兩人一搭一唱地拌嘴著,中間還讓那名路過的男人笑出聲。男人跟他們擦身而過,走向了轉角。他們的對話持續了一陣子,直到確認那名男人不再回來。

「他真的沒注意到,大叔。」おそ松小聲地說,而站在おそ松旁邊的大叔,現職也為強盜的東鄉,表情顯得平淡。

「就跟你說不需要緊張。你啊,覺得他是昨天看到我們的人吧。」

昨天,這名強盜帶著他的親傳弟子,即是松野おそ松,進行了一次豪宅搶劫。離開的時候有名警衛拿燈照到他們兩人,縱然他們有蒙上布巾,但成人與少年的組合卻容易被人記下來。

被記下的同時おそ松也記下了那名警衛的長相,是眼神呆滯的男人。記住所有會為害自己的人,這是東鄉教導的一門課,這樣他們可以互相幫忙警戒。

所以逃到鄰鎮的他們,再度在路邊看到那張臉,讓おそ松嚇出一身冷汗。

「但是,我卻認錯了是嗎?」おそ松抓抓頭髮,「明明長相這麼相似的。」

「長相很相似,我猜大概是親戚吧,總之不是昨天那個人,鎮定地面對就可以了。」東鄉說著拍了おそ松的背一下,跨出腳步,催促著おそ松跟在後頭。

「.....大叔。」快步跟上的おそ松小聲問著,「你是怎麼分辨的?」

「總之就是能分辨。」東鄉背對著おそ松揮了揮手。「久了你大概也會學起來。」


說起東鄉,他曾經,不,現在也是,一直是おそ松最害怕的人。

おそ松發現他是強盜後毫不猶豫地拿菜刀恐嚇他,不是威脅おそ松的性命而是說著要殺光他全家,這種殘酷的要脅讓當時只有十歲的おそ松怕得連走都走不好。

但是對おそ松來說,這個人最恐怖的是--

從長相一樣,同卵而生的六胞胎當中,就是有辦法找出他。

「過來,おそ松。」

他總是精準地對上おそ松的視線,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這對六胞胎的長男おそ松來說是非常恐怖的;六胞胎的他們早已習慣旁人分不清他們彼此,所以讓他們養成習慣,做壞事或有危險時只要混進兄弟之間,誰也找不出需要找的「松野」。

但是。

在東鄉面前,自己的兄弟救不了自己。

那安逸的同卵六子,也無法將おそ松藏起來。真的是非常可怕。

在東鄉決定要帶走おそ松作為人質時,おそ松是覺得絕望的,因為誰也無法保護他,因為東鄉已經鎖定他了。他以為他會絕望到瘋掉,不過出乎意料,おそ松一星期左右就習慣了跟東鄉一起四處逃亡的生活。

這到底是怎樣的心理呢?おそ松不知道。回想起來,自己已經很久沒考慮逃跑的事。

眼前這個男人,能從六胞胎當中找出自己的男人,對他而言,自己不是「六胞胎的一個」,而是「おそ松」。

那正是,身為「おそ松」的他,一直期待碰到的人。


「過來,おそ松。」

那男人不耐煩地喚著,而おそ松面帶微笑,快步來到他的身旁。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