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トド一][おそ一]トド松的憂鬱

 我是トド松。

偶爾也會有苦惱的。

好比說現在,我跟一松哥哥獨自待在房間裡,一松哥哥坐在角落看貓咪雜誌,我坐在沙發上滑手機,房間裡該說是和諧呢還是安靜呢,總之有種好像是和平又好像不太和平的狀態。但這都沒關係,我們兩個都很能習慣這種寧靜的氣氛。

要說苦惱,那就是,我現在突然好--想跟一松哥哥撒嬌。

一松哥哥跟其他哥哥不一樣,他不像某長男那樣老是幼稚地惹人生氣奪人財物,不像某次男會講些讓氣氛變僵的嘔心話,不像某三男用那種臭沙豬的口氣使喚人,也不像十四松那樣跟吉祥物可愛。一松哥哥意外的在這方面是很成熟的,偶爾跟他撒嬌他會安靜地拍拍頭,溫柔地無言地寵愛自己。嗯,偶爾來一次是會讓人上癮的啊!

可是一松哥哥的兄開關是很微妙的,有時候開著有時候又不開,抓不準變成「放棄當人類」模式就糟了。現在一邊滑手機的我苦惱得快要到極限了。

而此時一松哥哥突然放下了雜誌。

「吶,トド松。」

「什麼?」我裝作不在意的看手機,其實手汗已經讓手機螢幕變得霧霧的。

「能拜託你一件事嗎?幫我的話,我什麼事都答應你喔。」

「你先說來聽聽看啊。」咦咦咦咦真的嗎?真的什麼事都答應我嗎?一松哥哥的話搞不好真的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我轉頭偷瞄了一松哥哥,看著他慢慢走過來,跪在我面前。

「可以罵罵我嗎?」

一松哥哥面無表情地說。

我則不知道該說什麼。

對啦--一松哥哥的性癖就是這樣,感受到被人鄙視的氣氛反而能興奮起來,我是不太懂啦,但是是一松哥哥嘛,就算性癖奇怪也是可以接受的。

「齁--」多少配合一下吧,我用眼睛的餘光望著他,「什麼啊?罵你?這什麼啊超噁心,怎麼會有人有這種要求啊?想要從我的話語裡得到什麼,光想到就覺得好難過喔,拜託離我遠一點啊。」

一松哥哥的臉紅起來了,雖然表情沒有變,但眼神有些飄呼。

「Totty。」一松哥哥突然拉了拉我的褲管,「再多來一些。」

像這樣有點撒嬌的態度雖然很可愛,可是其實是我想跟你撒嬌啊一松哥哥。看著一松哥哥這麼渴望的樣子,也只好配合下去了。

「怎麼回事啊,像這樣跪在這裡拉我的褲子,放開啊,真的很讓人不舒服。想到有哥哥是這個樣子就覺得好受不了,居然會有人這樣躲在家裡的角落還懇求弟弟來罵他--這什麼,牆角的污垢嗎?」

嗚啊!一松哥哥突然用力地抖了一下,好誇張啊,他整個人都在發抖喘氣了。

到底是好可愛還是好噁心搞不太懂了啊!

「啊啦?勃起了呢,光是剛剛的話?超--噁心的,快退到一邊去,不要讓我看到你猥褻的下體。」

一松哥哥抿著嘴按著兩腿之間眼睛泛淚卻在笑,這什麼情況啊?已經不是想撒嬌而是有其他欲望產生了,欺負這個哥哥為什麼讓人有點上癮啊?

「ト、 トド松,拜託了。」一松哥哥突然抬起頭,對我傻笑著,「能、能夠拜託你嗎,我現在,那個,好想被人(嗶--)!」

「想要我插進你髒髒的屁股嗎?開什麼玩笑啊?太噁心了,在作這種要求前給我先去用沙拉脫把屁股洗一洗啊!」

慘了!罵言很順口就出來了,反射性地接口啦!這樣又要繞一陣子才能繞回這個選項了,可是現在一松哥哥已經爽得捲在地上發顫了,加油啊,トド松!

「什麼啊,你們在玩變態遊戲嗎?」

第三個人的聲音突然進來,我,感到了不妙。

回過頭,某個笨蛋長男已經站在門口,笑著看著我們。

最不妙的傢伙登場了啊--

「啊咧,トド松在作女王訓練嗎?一松躺在地上是在發情嗎?這麼好玩怎麼不找哥哥一起玩。」混蛋長男突然走過來了,走到一松旁邊蹲下來了!「吶,一松,現在還好嗎?」

「お、おそ松哥哥......」一松哥哥對著おそ松哥哥傻笑著伸出手,「怎麼辦才好啊,現在已經等不及要被人(嗶--)了。」

「那我就不客氣囉。」おそ松哥哥說完把一松哥哥抱起,直接走出房間。

我呆呆地待在原地好一會。

被搶走啦!

我為什麼要等兩分鐘才反應過來呢?跑到樓下的時候浴室已經傳來哼哈聲了!可惡!門鎖著啊!開門、快開門!

我剛剛明明這麼努力的--

「還給我!還給我!」



我是トド松。

偶爾也會有苦惱的。

最大的苦惱,就是上頭有個會搶人財物的笨蛋哥哥。


可惡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