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トド一][おそ一]「只屬於我的」

 

「一松哥哥--」

黏膩的,可愛的,身為六胞胎末子的トド松,一直是這麼跟自己的哥哥說話。

因輟學而待在家裡的一松總是待在房間的角落,看著自己的弟弟爬過來,沒產生什麼抗拒。

「怎麼?」他用那一貫的冷淡口氣回應著自己的弟弟,表情卻很柔軟。トド松愉快的笑著,他知道這是獨屬於弟弟的優待。

「我有事要拜託一松哥哥。」トド松跪坐在一松旁邊,維持著甜甜的笑容。

一松點點頭,他願意聽聽トド松的話。

「是這樣的,嗯。」トド松有些害羞地搔了搔臉。「我可以吻一松哥哥嗎?」

一松面無表情地回看他。

「嗯、是這樣、有很在意的女孩子,可是怕接吻技術太差讓她討厭。」トド松故作笨拙地露出苦笑,然後停下來看著一松的反應,小聲地說著:「我想要有個練習對象,可以嗎?一松哥哥。」

一松眨眨眼,トド松原本想著「是這藉口太牽強嗎?」,就看到一松比了比。

「過來。」一松的表情沒一點動搖。「可以喔。」

トド松吞了一口口水,看著一松稍微坐直了一點。「我要主動吻你嗎?還是閉著眼睛。」

「……請閉上眼。」トド松輕聲說著,而一松順從地閉上了眼,讓トド松托起他的下巴,輕輕吻上他的嘴唇。


トド松有五個哥哥。

其中,會像怪獸家長那般溺愛著自己的,只有一松。

並不是黏膩的愛法,而是除卻著金錢限制等辦不到的事,トド松的任何要求,一松幾乎都會想辦法幫他做到,不問理由也不問感想,平平淡淡地替トド松完成期望。

對トド松來說,一松是只屬於他的特別存在。

最喜歡了。









「一松--」

輕浮的,霸道的,身為六胞胎長子的おそ松,一直是這麼對自己的弟弟說話。

那因輟學而待在家裡的一松抬頭看到返家的長男,沒說什麼,他站了起來,走向自己的哥哥。

「很乖,自己跟過來了。」おそ松笑著摸摸一松的頭,然後勾住一松的手指。「我們出去走走吧。」

おそ松在學校也是有名的存在。

同校或鄰校的,一見到他,都緊張的閃避。大家都知道,不能去惹松野六胞胎的長子。

おそ松像是學校的山大王,在學校附近也有屬於自己的聚會地點。說是聚會地點,其實就是おそ松會去睡午覺的地方,能進去的也只有松野家的人。那是接近山野原被廢棄的防空洞。

進到裡頭,點起了燈,おそ松把一松壓在牆上吻著,這是他們在這裡常做的事。

「唔。」僅管將一松吻到氣喘噓噓,離口的おそ松舔舔嘴唇,卻露出不滿意的表情。「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呢。」

一松茫然地歪著頭,呆呆地讓おそ松抹去嘴邊的唾液。

「總覺得,有其他人的氣味喔。」おそ松輕輕笑著,「你讓別人碰你嗎?一松。」

一松面無表情地回看著おそ松。

「我的身體要怎麼做,是我的自由。」

「咦?產生自我意識啦,真是不錯的進步喔。」おそ松笑開了嘴,他捏著一松的臉,看著一松僅管不快卻忍著不反抗的表情。

「少開玩笑了。」加重了力道,おそ松沉下聲,「你是我的東西,你也甘願如此,不是嗎?」

一松的表情幾乎沒什麼改變,呼吸卻帶著抖聲。

「嗯--就是這樣,一松不能離開我呢。」おそ松滿意地拍拍一松的臉,又寵溺地吻了一松的額頭,輕聲說著。



「明白的話就給我脫下褲子。」




おそ松有五個弟弟。

其中,會逆來順受地承受自己欺凌的,只有一松。

並不是基於恐懼膽怯,僅僅只是因為自己是弟弟,對於哥哥所做的一切完全包容而已。おそ松不知道一松實際的想法是怎樣,也許是在欺負的過程中,おそ松也佔著一松不讓人來欺負,讓一松感受到了兩人之間的特殊關係吧。

對おそ松來說,一松已經不只是只屬於他的特別存在,他把一松當作自己的寵物來疼愛,而一松似乎也享受著這樣的關係。

所以,誰對一松出手,おそ松會想辦法處理掉。

因為一松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完)



其實是與友人連續接龍的紅松一系列「共犯者」為發想的創作。

詳細可以看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