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1LDK可飼寵 三(試閱到此)

 


  哼著不成曲調的悶聲,小松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提著小紙盒,搖搖晃晃地走向自己的住處。小松沒看手表,不過他猜現在已經超過晚上十一點,畢竟在搭上電車時站員也在提醒快要末班車了。

  「啊,好開心。」小松不覺得擔憂。他家的一松是只要好好提醒就會乖乖在家的孩子,很能適應孤獨也很能做自己的事,不會抱怨也不會背叛,他最終選擇了一松的各種原因當中,就是這點最令他安心。

  大約一個小時前,小松正在跟同事們舉辦慶功宴,因為他們簽下了大案子,這個月肯定有獎金拿。他們進了一家居酒屋,安排在地下室的包廂,吃肉喝酒非常開心。吃飯時小松給一松傳了簡訊,說不用準備晚餐,會替他帶份宵夜,於是在準備離開前小松請店家外帶一份烤雞肉串,這是小松覺得這間餐廳最好吃的下酒菜。

  「一松啊看到這烤雞串一定很開心,會用閃閃發亮的眼神說小松哥哥大人對我真好吧。」喝得醉醺醺的小松作著美好的想像,這個總是默默期待哥哥獎勵的弟弟很容易就能討好。

  打了個嗝,居住的公寓就在眼前,小松於是面帶微笑地打開公寓大門,哼著歌走上樓梯。回家前有種奇怪的違合感,但一定是太醉了的關係吧。

  「哥哥大人回來囉。」一打開大門小松就大喊,然後他瞬間想起那份違合感的成因。

  客廳一盞燈也沒開。

  「……一松?」雖然覺得疑惑但酒精讓小松心情很好,他打開了燈,讓客廳燈火通明,不過卻冷冰冰的,一點人在的氣息也沒有。小松把外帶餐盒放在客廳的小桌子上,茫然地看著四週,確認一松不在客廳裡。

  睡了嗎?今天還真早。小松抓了抓頭,走向臥房,利用房外的燈光往房間內看:床鋪鋪得整整齊齊,沒有人睡在上頭。是不是窩在衣櫃裡睡了?小松走去打開房間衣櫃,只看到自己及一松的帽T,小松又想,大概在廁所吧,於是走向了廁所,除了沒開燈外,廁所與浴室都沒看到人。

  小松關上廁所燈,走回客廳,坐下發呆了一會。他拿起手機,沒看到任何來電訊息。

  小松立即抓了鑰匙衝出門外。

  他跑上街,晚上十一點的住宅區路上看不到人,小松吐著白氣,腦中回憶著住處附近的地圖;說起來,他其實不太熟悉這附近的環境,因為他只有週末時會跟著一松出去。

  一松會去哪裡?

  小松沒有一點頭緒。

  在玩貓?不,不會到這麼晚還在外頭,一松的話會乖乖地待在家裡。負氣離開?但完全沒有徵兆及理由吧。

  在路上出了意外?

  小松倒吸一口氣,這是他能想到最有可能的原因。

  一松在怎麼移動都會在家附近,如果一松很早就倒在外面他會收到聯絡的。最怕就是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一松發生什麼意外,倒在沒人看的到的地方不省人事。

  戰慄感從背上傳來。小松記憶中他從來沒這麼害怕過,因為他幾乎酒醒了。

  他開始在街上慢慢前行,邊走邊看,深怕一松就倒在路邊。他知道道路的轉角處有間便利商店,也許可以跟他們問問看一松有沒有去過那裡。

  在小松正這麼想時,從街道的另一邊,他看到一個身影。

  背光中出現的是一名穿著帽T的年輕人,他那懶散的眼睛望見小松時,停下了腳步。

  「……小松哥哥?」不大不小的聲音從他口中發出。

  一松手上好像提著什麼,但小松不管,他馬上衝了過去,張開雙手緊緊抱住一松。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為什麼不留下訊息?你到哪裡去了?」

  「晚餐。」一松的回答平平淡淡。「肚子餓了,去便利商店買了便當。」

  「不許讓我再這樣擔心了。」稍微退離了一些,小松瞪著一松的眼睛,「我……我只剩下你了啊。」

  一松靜靜地看了小松一會,小松覺得眼睛熱熱的,鼻水也從鼻孔流出來。

  下一秒一松揍了小松一拳。

  「咦?」跌到地上的小松腦中一片混亂。他抬起頭,看著緊握著拳頭在喘氣的一松。

  「這是我要說的話啊混蛋!」一松對著小松咆哮著,按著臉的小松滿腦子問號,不明白為何是一松反過來對他生氣。

  「咦?咦咦?」眨著眼睛,小松呆然地看著氣得滿臉通紅的一松。「怎麼了一松,為什麼這麼生氣?是因為我太晚回來嗎?」

  一松張開口,正想說什麼的時候,鄰近的屋子有幾扇窗開了燈,看來是剛剛一松的怒吼驚動鄰居。一松皺著眉,彎下身,撿起了落在地上的便當。

  「回去談吧。」一松看了小松一眼,而小松愣了一下,安靜地起身,跟著一松走回他們的公寓。

  走上樓梯時他們都沒講話,讓小松覺得有點恐怖。他看著一松一言不發地用鑰匙開門,推開門,客廳燈開著好像讓一松遲疑了一會,但一松還是踢掉鞋子,拿便當放進微波爐加熱。

  「一、一松。」把門帶上同時脫鞋的小松,努力地對著沒看著他的一松擺出笑臉,「我有像簡訊當中提到的那樣,給你帶宵夜喔。是烤雞肉串,跟酒很搭。」

  一松走出來的時候看了小松一眼。

  看了很久很久。

  讓小松懷疑外帶烤雞肉串是不是踩到了一松的地雷。

  「什麼簡訊?」一松問。

  「厚,原來你沒看簡訊,你這孩子真是的。」小松鼓著臉將手機掏出來,打開簡訊的畫面:「你看你看我七點多就傳訊給你了,就在餐廳的時候--咦?」

  翻到那個訊息時,小松看到「訊息未順利發出」的紅字。

  在小松張大嘴看著手機時,一松默默地走到旁邊,也拿出手機,上頭顯示一整排的撥出失敗,全是小松的號碼。

  「--唉呀--」小松嘴角開始抽動。

  「請你好好告訴我,你是待在什麼收訊不到的地方,小松哥哥?」一松冷冷地問。

  「呃,是這樣的,我們去一間居酒屋舉辦慶功宴,被安排到地下一樓的位置。」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小松有些尷尬地笑了,這麼說來一松完全不知道他在外頭吃飯的事,一直等到剛剛吧?沒在入餐廳前就傳簡訊是個大失策,這點小松充份地感受到了。

  微波爐傳來微波好的聲響,一松沉默地走過去將冒著熱氣的便當拿出,走到客廳坐在小矮桌旁,分開了免洗筷,開始要吃晚餐。

  「抱、抱歉啊,一松。啊呀,真是個大誤會。」小松陪著笑臉走到矮桌的另一邊坐下,替一松打開食盒,小聲地說著:「需要幫你烤熱嗎?」

  一松輕輕搖頭。

  小松坐在原地看著一松夾起牛肉放進嘴裡,面無表情地吃著便利商店的便當,他總有無法形容的情緒。回過神來,他已經移動到一松的後面,從背後抱住一松。

  「--抱歉啊。」

  一松把黃色蘿蔔放進嘴裡喀滋喀滋的嚼著。

  「你剛剛的手是冷的,一定,在外頭找了我很久吧,我沒傳訊息給你,也沒打電話,手機也打不通。」想到剛剛不過回家看不到人,自己就心亂如麻,從晚上五點到剛剛等了超過六小時的一松是怎樣的心情,光想就覺得很難過。

  「啊啊。」放下筷子,一松閉上眼睛。「的確是又害怕又生氣的,可是,只知道是誤會,就沒那麼生氣了。我真的很怕你在哪裡消失了,我一個人在外面,該怎麼辦。」

  「對不起,對不起,下次我會更謹慎點。」

  「你要道歉的話就跟椴松說去。」又夾了一口飯,一松將其夾入嘴裡,細細咀嚼後吞下喉嚨。「我有打電話問椴松你是不是回去了,他說會幫我注意一下。」

  「啊。」小松把頭靠在一松的後背。「沒想到會驚動他們。」

  「我有請椴松先不要告訴其他哥哥,他答應了。椴松很可靠,還一直傳簡訊安慰我跟我說沒事。這事不好讓其他兄弟知道,十四松的話可能無法理解到底怎麼了,唐松又守不住秘密,而讓輕松以為你失蹤的話,他一定會非常擔心。」

  「--嗯,我等等給椴松打個電話吧。」

  「嗯。」一松輕哼一聲,而小松起身,撥出電話後就跟電話另一端的人說:「猜猜我在哪啊?」而話筒另一邊傳來「笨蛋小松哥哥你知道一松哥哥很擔心你嗎!」的怒吼,讓原本保持撲克臉的一松忍不住噗地笑出聲。幸好之後小松有好好解釋這整件事是個烏龍,要不然椴松會繼續罵個十分鐘吧。

  好好保證已在家裡人沒事了,小松才停止通話,回到原來的位置從後抱著一松。此時一松已經吃完半個便當了,開始拿起烤雞肉串在吃。

  「吶吶,一松。」從後頭抱著一松,小松蹭著一松的背。「知道嗎,我們成交了大生意才會辦這次的慶功宴的,下次的薪水可以拿到獎金喔。」

  「嗯。」一松剛好吃完雞肉串,拿起第二串。

  「有那個獎金我們下個月就能稍微輕鬆點了,這是好事,對吧。」

  一松一聲不吭,默默地把第二串雞肉吃掉。

  「所以說別生氣了,吶,我們發薪日再出去放鬆一下吧。」

  「哥哥。」一松拿起了第三串烤雞肉串,「任何事都沒有比你平安回來更值得開心。」

  小松吸了一下鼻子,低下頭,把頭靠在一松的後背。

  「所以我才會生氣,像你剛剛對我生氣那樣。」

  「--對不起。」

  「所以今晚不做。」

  「你怎麼知道我想做。」

  「哥哥想做的時候都會特別撒嬌。」

  「被看穿了啊哈哈。」

  「你先去洗澡吧,話說回來,哥哥一個人洗沒問題嗎?渾身酒味已經醉癱了吧。」

  「剛剛回來看不到你就嚇醒了,那我去洗澡了。」小松笑嘻嘻扳過一松的臉,吻了一松的嘴唇後站起來,腳步輕盈地走向浴室。

  而一松向前趴在桌子上。

  他不知道小松回來多久,就這樣開著燈跑出門外找自己,是反射性的動作吧?而小松對自己說「我只剩下你了」,讓一松感覺暖和起來。

  「糟糕啊糟糕,我也想做了--」

  偶爾忍耐一下也是一種情趣。適當的調教哥哥也是有其必要的。一松於是坐直身,聽著小松淋浴的聲音,一邊慢慢地把雞肉串吃完。

  這還真是美味呢。




(試閱就到這裡囉,謝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