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1LDK可飼寵 一(試閱)








  陽光直接從窗子照映在臉上,這讓一松醒了過來。他揉揉眼,翻了個身,看到身旁的人睡得口水都流出來,於是他閉上眼,無意識地打算再睡一會,然後又睜開眼,伸手抓了床頭櫃上的鬧鐘,確認了時間。

  七點十一分,一個月前,這還是他會睡回籠覺的時間。

  把鬧鐘放回去的一松躺回床上大約十秒,他轉過身,推了推把口水蹭在枕頭上的人。

  「小松哥哥,起來,現在七點了。」

  「唔。」身旁的人閉著眼嘟嚷了幾聲,「那不是還很早嗎,媽媽到九點才會幫我們作早餐啊。」

  「小松哥哥,已經沒有媽媽替我們作早餐了。」

  小松睜開眼,看著身旁的一松,露出了笑容。

  「對喔,那,早晨之吻--」小松將一松攬下來吻了一下嘴唇,然後又躺回枕頭上。

  「小松哥哥,會遲到的,你八點前要出門對吧?」一松也躺回小松的肩膀。

  「還想睡啊,開學第一天遲到不會被念啦。」

  「是開工第一天,小松哥哥,我們這裡的生活費全賴你了。」

  「啊,真是的,不想起床啊。」小松打了個呵欠,「一松你幫我口交,搞不好我會比較有精神點。」

  聽了這話的一松鑽進棉被。

  沒多久小松就慌張地拉著一松坐起來。

  「還真的啊,你怎麼這麼聽話,太乖了吧。」小松笑著摸亂一松的頭髮,然後一把抱住一松,「那還是太刺激了,要是我尿出來可不好。」

  「無所謂啊,反正出來什麼我就喝什麼。」一松說著舔了舔嘴。

  「啊啊。跟我一起搬出來的是你真是太好了。」小松說完在一松的胸口蹭啊蹭的,一松抱著這樣的小松一會,看著床頭櫃上的鬧鐘。

  「快七點半了,小松哥。」

  「好,我起來梳洗一下。」跳下床的小松給一松拉上了棉被,「早上有點冷,你等等要睡還是加件衣服吧。」

  「嗯唔。」看著小松從衣櫃抓了西裝及內褲,光著屁股大剌剌地開了房門走向衛浴室,同樣裸身的一松在棉被裡蹭了一會,看著陌生的天花板跟房間。

  住進這套房兩天,兩個人意外的已經適應。

  一松爬下床鋪,抓了常穿的那件帽T套上,就這樣裸著下身走向廚房。

  小松與一松的住處是俗稱「1LDK」--也就是一房一廳一衛一廚的典型租屋,在東京租屋不便宜,但還算堪住,月租十萬十三坪的房子,對他們兩個來說也算夠寬廣了。

  給吐司抹上奶油後放進烤箱,一松從冰箱裡拿出昨夜已裝好的便當,加上餐具放進了便當袋,拿去放在擺在玄關的公事包旁邊,然後回去廚房泡開即溶咖啡。剛攪拌完,後髮還有些蓬亂的小松從浴室走出來,烤箱正好發出叮的一聲。

  「喔?還有早餐,我的弟弟哪有這麼賢惠!」已換好西裝的小松探頭看向廚房,一松將吐司取出放在盤子上。

  「只有烤麵包。抱歉啊,我明天早上會早點起來作早餐的。」一松說著將咖啡遞給小松,小松接過杯子,笑著。

  「這不是已經很足夠了嗎?」說著小松低頭吻了一松的臉頰。「我原本還作好買早餐在路上吃的心理準備呢。謝謝喔一松,一松最棒了。」

  一松臉紅紅地站在原地,看著小松三十秒內吃完吐司,然後一口灌下三合一咖啡。

  「那我出門了。」嘴旁的吐司屑還沒擦去,小松又吻了一松的嘴唇,然後轉身走向玄關,出門前又回頭看了一松一眼。「是說你不穿褲子啊?」

  「沒差,我等等要回去睡。」靠著牆看著小松穿皮鞋的一松懶洋洋的說。

  「喔。」小松打了個呵欠,「我現在也還是好想睡--」

  「昨晚太興奮搞得太晚了。」

  「我們是幾點睡?」「大概兩點吧。」

  「真的假的。」小松笑出來,對一松揮揮手。「那家裡的事就拜託你囉,一松。」

  「路上小心。」一松淡淡地說著,看著小松離開家門,才小聲地說著:「……小松哥哥。」



  對這兩人來說,是第一次在外頭住。

  從小一直住在家裡的他們,直到畢業都還賴在家裡,也沒工作也沒進修。然而,一個月前一直不長進的六胞胎長子松野小松居然去找了工作,確認錄取後,他立即問了四男一松要不要一起搬出去。

  對從來沒有踏出家門的一松來說,他還是猶豫了一陣子。

  然而,提出邀請的是那跟與他保持私密關係的哥哥。一松沒多久就給了小松同意的回覆,並且主動收拾了行李。

  他們挑了東京市郊,可以養寵物的房間。



  一松睜開眼,看了床上的鬧鐘,確認時間是十一點多,他打著呵欠,爬下床。

  簡單的給包好的一人份白飯加熱,倒上鮪魚罐頭,淋一點醬油跟蔥花,就是一松的午餐。坐在小餐桌前的一松合掌,心想晚上一定要做好一點的料理。

  「在家應該做些什麼事……」

  吃完午餐洗過碗的一松躺在地上想。才剛搬來的他們沒有累積太多髒衣服,垃圾量也都還好,才剛搬進的新房不太需要打掃。懶洋洋地看著天花板的一松思考一會,然後從客廳的儲櫃中翻出原子筆、計算紙及從百元商店買來的記帳本。

  禮金、押金、租金,搬進這屋子至少花了三十萬,加上還添購了家具及日常用品,縱然大部分都選二手家具,也去百元商店買了必須品,但對一直沒工作的人來說還是挺重的負擔。包含第一個月的開銷,一松猜想小松的存款大概所剩無幾了,縱然這個大哥笑著說有拜託井矢見來幫忙,一切不用一松擔心。

  最好是不用擔心啦,尤其這個長男用起錢來幾乎沒有金錢觀念。新鮮人起薪大約二十萬,這樣下去可有點吃力。

  「有必要盡可能地減少日常開銷,一般來說都是從伙食來節約。」一松想著,翻看之前預先記下的筆記,有許多主婦的省錢方法,好比說把日光燈拆下一個燈管什麼的,在第一天就已經先做好了。稍微從小松的薪水當中畫出圓餅圖,一半是房租剩下的是日用錢,一松嘆了一口氣。

  「先去附近看看市場及商店的價格吧。」

  對於有交際障礙的一松來說,與店家一對一的互動是有點恐怖的事,更別說是殺價。在克服心理障礙之前只能去超市購物,特價表什麼的都得時常去注意。一松換上了外出服,穿上拖鞋,帶著筆記本及鑰匙出了門。

  「天天記帳是必須的,零用錢也得有些限制。」

  餵貓的預算也得節省了。一松腦中出現用魚骨作魚湯凍的念頭,要照顧貓又要省錢得動點腦筋。

  幸好一松以前在學校最擅長的科目是數學,這事做起來對他而言還算輕鬆。想像著小松回家稱讚著「真努力」的樣子,一松的臉泛起了紅暈,心情愉快地走向商店街。





*晚上回來看到一松講起帳目的事,小松說著「你變得好像輕松啊」,聽不懂這是褒還是貶的一松被小松親了一下說「一松真的很厲害,這就交給你了」而變得飄飄然。睡前又在床上滾得亂七八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