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十七歲的夏天 四 (試閱)

 


  是時,暑假。

  考完期末考的學生們總算能夠放下心中的大石頭,縱然公布成績後有部分學生需要去學校補習,但對大部分的學生來說都是快樂的時光。祭典、海邊、試膽大會,各種值得期待的活動等著他們。

  而對松野六兄弟來說,他們卻像是失去活力一般,懶洋洋地躺在家裡滾來滾去。

  是小學時期過得太多彩多姿嗎,或是人越長大體力越差呢?真的要說為什麼,八成是全員考試過關不需要補習跟補考,導致一下子就鬆懈下來。他們多半都窩在冷氣房裡玩著各種室內遊戲,出門也沒做什麼正經事。

  「好閒啊。」趴在地上翻著漫畫的小松打了個大呵欠。「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呢。」

  坐在他旁邊的輕松面無表情地預習下學期的課文,坐在沙發上的唐松則是專心地研究男性時尚雜誌,至於可愛的弟弟們,十四松跟椴松在玩撲克牌,而一松靠坐在角落,曲起腳縮起身體。

  「吶吶,輕松,有什麼好玩的活動能跟著去嗎?」小松戳了戳坐在旁邊的輕松,而輕松白了他一眼。

  「你也做點正經事好嗎?我在預習功課。」

  「你什麼時候這麼認真了?啊咧?這張偶像宣傳海報是什麼?」

  「那、那是路上拿到的傳單!」輕松趕緊抱住手中的課本及海報,阻止伸手過來的小松,「只是順手拿來當書籤用的,你別亂碰,殺了你喔!」

  「幹嘛這麼激動。」小松有點莫名其妙地看著面帶殺氣的輕松,搖了搖頭,然後轉頭看向沙發上的唐松:「那換唐松。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啊?要一起去海邊嗎?」

  「哼,我很想說Yes,大哥,不過。」放下了時尚雜誌,唐松笑著彈了一下手指,「一週後就是社團活動了,已經被吩咐要多注意膚色保養,不好意思了,小松哥。」

  「嘿,一週後就是社團活動了啊?」小松躺了下來,轉頭看向十四松,「十四松也是嗎?」

  「是是!」十四松開心地舉起手,「一週後社團集訓!安全上壘!」

  「沒錯,所以小松哥哥這樣的歸宅社不要打擾到唐松哥哥跟十四松哥哥的練習。」椴松對小松笑著單眨了眼,「高二可是社團的關鍵期呢!」

  「這麼說來。」把課本收好的輕松回到原來的位置,看向唐松跟十四松,「戲劇社是要準備文化祭的演出,棒球社開始要打校際賽了是吧。」

  「Right。」「沒錯喔!」唐松與十四松同時回答。

  「也就是說,明明是暑假,大家卻沒辦法一起玩嗎?」小松伸長了手腳,用力地打了一個呵欠。「唐松跟十四松要去學校,其他人也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對吧。我一個人留在家裡要做什麼?打手槍嗎?」

  「噁,別留下痕跡,很難洗的。」輕松揮揮手把小松推開。

  「欸,說的也是厚,平常可沒那種機會可以安心打手槍耶。」小松無視於輕松的嘮叨,眼睛一瞥,看向角落的一松。

  一瞬間跟一松的視線對上了,但又很自然地彼此別開了視線。很好很好,收到訊息了。小松咧開嘴,從地板上爬起來。

  「想到了,我去打柏青哥。」

  「你還未成年耶喂。」

  也不知道那是誰的吐嘈,小松離開了房間,腳步輕快地下了樓。

  沒辦法跟兄弟們一起玩是很遺憾,但只要能跟一個弟弟好好地玩就足夠了。畢竟,從考試期開始,直到暑假,他倆都不能在廁所「幽會」了。

  「跟一松玩了幾次呢?五次?六次?好像已經很習慣了。」甩著鑰匙離開家門的小松內心數算著,哼著輕快的歌前往家附近的柏青哥。

  「差不多該更進一步了。」



  暑假總是悠閒的。

  坐在沙發上發呆的一松這麼想。

  沒有朋友的他沒什麼外出的欲望,就算說起巷弄裡的貓,牠們也跟自己一樣,在這種天氣只會躲在陰暗的地方睡覺吧,如此一來,就算想找牠們也成了打擾。

  像他這樣的渣滓,就應該在角落虛耗時間--在一松這麼想的時候,他眼睛一眨,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張臉。

  「--十四松?」

  「棒球。」排在自己底下的弟弟正貼著自己的臉,很有精神地說著:「來打棒球吧!」

  「……社團呢?」
  「還有六天才去學校!」十四松說著將兩手縮在自己的面前,再次說了:「一起去打棒球吧,一松哥哥!」

  對於這個心思單純得像動物的弟弟,一松向來不會刁難。他輕輕點頭,準備從沙發起身:「只幫你做拋球之類的簡單動作喔。」

  「這樣就可以了!」十四松開心地揮動雙手。「太好了,這次有兩個人要陪我去!」

  兩個?一松正困惑的時候,十四松拉著他走出房間,直接下樓,在玄關,有另一個兄弟站在那邊等待。

  「如何?有邀請到哪個Bro’s。」逆光之下,門口的兄弟帥氣地回過身,一下對上一松與十四松的視線,而愣了一下。「一松?」

  十四松已經先邀請的人是唐松。一松露出明顯厭惡的表情。

  似乎察覺到一松的厭惡之情,唐松瞬間露出愧疚的笑容,張口彷彿要說自己還是不要去了,然而十四松很快地用另一隻手拉住唐松的手,開心地說著:「耶!好久沒跟唐松哥哥和一松哥哥一起打棒球了!」

  縱然氣氛很尷尬,唐松與一松誰也沒說要退出。



  來到了公園廣場,準備了棒球手套,三個人沒辦法玩正式規則的棒球只能玩玩拋接球,但就算是這樣十四松也很滿足的樣子。

  「好久沒跟哥哥們一起玩棒球了--」將球拋給唐松的十四松笑開了嘴。

  「哼,畢竟中學之後就比較沒空閒了。」唐松原本要按照順序將球拋給一松,但看見一松的臉,愣了一下,又拋還給十四松。注意到唐松動作的一松,沒作什麼表示。

  一松與排行第二的哥哥唐松感情變差,大約是中學以後的事,嚴格說起來,那就像反抗期一般,一松單方面地對唐松冷淡,甚至是言行暴力。包括唐松在內,兄弟間不清楚為何一松會起這樣的變化,但彼此間沒有過問,他們正值叛逆期,本來就會有各種衝突,於是就這樣保持著一個一接近就咬人另一個怕被咬而遠離的關係,直到了現在。

  一松接過了十四松的球,看向唐松,然後將球拋了過去。

  「能進甲子園嗎?」不理會接到球的唐松露出多麼驚訝的表情,一松望著十四松,問這問題時表情變得柔軟。

  「嗯!要進!會進的!」十四松開心地揮舞著雙手。他有著無比的精力,無論投球或打擊率都非常優秀,是他們這間學校期待的戰力。

  「今年似乎還滿有希望的。」唐松也接下這話題,將球拋給十四松,十四松又笑著把球拋還給唐松。唐松頓了一會,轉頭看向面無表情的一松,小心地將球拋過去。

  接住了。一松將視線轉向十四松。「要丟了。」

  「放馬過來!」十四松很有精神地大喊,一松笑著丟過去,僅管丟得有些歪十四松還是努力地接住,十四松開心地又丟向唐松。「唐松哥哥也有吧,甲子園!」

  「咦?NONONO,Bro’s,我們那個不叫甲子園。」唐松接過了球,放下手,先跟十四松說明著:「只是校際的話劇比賽而已,規模沒那麼大。」

  「嘿。」一松出了聲。

  「啊、一松,對這個有興趣嗎?」唐松對一松起了反應而驚訝,而笑著將球拋握去。「比賽是十一月開始,在學園祭之後。」

  「沒人對你的蠢戲有興趣,臭松。」接過球的一松帶著冷笑把球拋向十四松。

  接過球的十四松歪了頭。「咦,可是一松哥哥不是唐松哥哥演出時都會去看嗎?」

  一松的表情一下變得難看,而十四松將球丟了過去。

  「咦?真的嗎?」唐松露出有些驚喜的表情,而接到球的一松腳步有些踉蹌。

  「雖說一松哥哥都藉口說不去,但是我有發現喔,我們所有的兄弟一起去看唐松哥哥的表演時--」十四松往自己臉上比了表,「一松哥哥會這樣,戴著口罩,拉下帽T,但那雙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一松哥哥!」

  啪的一聲,一松用力將球往十四松那邊扔。

  「哇!」十四松要跳很高才接住球,「好厲害,一松哥哥,剛剛的球速一定超過時速一百公里。」

  「閉嘴。」一松冷冷地說著。

  唐松看著氣氛開始變得詭異的兩人,或說一松,尷尬地想說什麼,而接過十四松的球的他,陪著笑臉將球輕輕拋向一松,「啊、不過一松願意來看我演戲,我很高興喔。」

  球落到了草地上。

  一松沒去撿,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

  相較於十四松一臉沒搞清楚狀況的表情,唐松明顯露出擔憂的神情,甚至準備移動腳步要幫一松撿那顆球,而在他踏出第一步時,一松笑著聳了聳肩。

  「差不多玩到這邊吧,抱歉了,十四松。」一松說著彎腰撿起了那顆球,然後輕輕拋向十四松,「接下來你們慢慢玩吧。」

  「為什麼?」十四松將球拋回了一松。「繼續玩吧,一松哥哥。」

  「你們如果接下來要好好比賽,還是跟我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一松將球再度丟向十四松。「你們的指導老師也這麼說過吧?」

  「一松……」唐松正想說什麼,臉就被一松的棒球手套給扔中。

  手套落地時可以看到一松已經開始走遠,一樣駝著背腳步蹣跚地前行。

  然後十四松撲了過去。

  兩人在公園裡打鬧的聲音嚇走了原本在吃麵包屑的鴿群,原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唐松,確認了打鬧的兩人有傳出笑聲,才得以安心地把落在地上的球具一一撿起來。

  唐松知道,一松非常的溫柔。

  所以才會漸漸疏遠。



  在市區街道上,可以看到年輕人有說有笑地逛著。其中有一對男女,明顯年紀才高中左右,女孩小巧可愛,少年則身穿粉系時尚打扮,兩人手牽手,逛著服裝店,約會的氣氛十分愉快。

  在他們商量著晚餐前要去哪裡,而少年腦中出現某種打算時,一名與少年長相一樣的紅衣男子,笑嘻嘻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嗨,椴松,約會啊,怎麼都不跟哥哥介紹一下。」張開了手掌,露出開朗笑容的,是六胞胎的長兄,松野小松。「姑娘妳好啊,初次見面,我是椴松的哥哥。」

  被親哥哥擋下的不幸少年,松野椴松,護著身旁的女孩,遲疑了一會。

  「不好意思,我有事要找我弟弟,能借我三分鐘嗎?三分鐘就好。」不料小松轉向身旁的女孩搭話了,椴松不悅地湊到小松面前,抱怨著:「小松哥哥,我們現在沒空……」

  「嗯?不然我在這裡問你也可以啊。」小松保持著不變的笑容,望著椴松說道:「我問你啊,你都是在哪裡買……」

  「哇哇哇小松哥哥我們到旁邊談吧!」椴松立即將小松推開,然後回頭對同行的女孩陪笑臉:「抱歉,我稍微離開一下,馬上就回來。」

  不等女孩回答,椴松已經拉著小松到附近的暗巷。

  「請你回去。」一到那,椴松就彎身向小松行欠身禮。

  「欸,我什麼都還沒問呢。」小松用手指擦過了鼻子,笑容在暗巷中顯得更邪惡。「但我都不知道耶,這次的女孩很可愛不是嗎?椴松果然很有一套。」

  「回去。」椴松一抬頭就用凶惡的眼神瞪著自己的大哥。

  「哇,好嚇人,我來找椴松是有重要的事要問嘛。」小松說著搭著椴松的肩,小聲地在他耳旁說著:「我說你,都到哪裡買套子跟潤滑劑?」

  椴松倒抽了一口氣。

  「別想瞞著哥哥喔,你難道現在還想說,都跟女孩子保持著純潔的關係嗎?」

  「那、那是……」

  「不過未成年要買這些東西還是有些困擾對吧?我知道,我們最聰明的末弟一定清楚怎麼解決問題……」小松按在椴松肩膀上的手指輕輕敲了敲。「你告訴我,我就不計較你偷跑這件事。」

  椴松吞了口口水,被小松這麼盯著,他開始害怕得發抖。

  「可別告訴其他哥哥。」

  「安啦。」小松笑開了嘴。「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