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カラ一]十九歲的冬天 二(試閱)

 二



  唐松準備的是西式早餐,煎厚火腿及荷包蛋,烤了吐司並準備奶油,配菜是蒜末炒蕃茄,還搭配了一壺即溶咖啡。先不論配菜好像怪怪的,小松與一松睡眼矇矓地坐在兄弟們專用的小圓桌旁邊,看著唐松穿著圍裙將菜一盤一盤地端上,還擺出型男大主廚似的得意笑容,雖然內心想著「痛死了」「想一掌巴下去」,但看在早餐聞起來挺香的份上,兩兄弟還是等唐松一起坐下來後,一齊合手說了「我開動了」。

  兼作六兄弟餐廳的客廳,只有三兄弟在用餐。

  平常總是六兄弟擠在圓桌旁,所以今天餐桌顯得大,三個面孔相同的人沒有講話,間中只聽到咀嚼及餐具碰撞聲。

  「喂。」先出聲的是小松,他吞下一大口吐司,看向身旁兩個兄弟,「好安靜,講點話吧。」

  「啊,的確是。」一松懶洋洋地回應,他正往吐司上抹奶油,抹了厚厚一層後,又抹了厚厚一層。「因為比較吵的都不在吧。」

  「對呢對呢,一松你好聰明。」小松笑著點頭,看著天花板數算著:「真的耶,輕松不在,十四松也不在。」

  「但是椴松並不吵。」唐松吞下菜餚,略帶疑惑地回。

  「這你就不懂了,唐松。」小松用叉子朝著唐松比了一下,「小椴他啊一般來說是很安靜的,但只要話匣子一打開,可是會嘮叨個不停喔。」

  「小松哥哥。」一松白了小松一眼,「你算是吵的那邊。」

  「是嗎?」小松驚訝地問。

  「是,你真的很吵。」一松冷淡地啃了麵包。

  小松放下餐具,抱著頭,大聲說了「欸--好受打擊」。

  而唐松噗的一聲笑出來。在另外兩個兄弟望著他時,唐松依然開朗地笑了一陣子。

  「真不愧是小松哥跟一松,只有三個人也能讓早餐變得這麼熱鬧。」唐松呼的一聲,又擺回原來那種裝酷的笑容,然後用著感嘆的口氣說著:「像這樣,就我們三個一起待在家裡,好像是第一次。」

  一松看了唐松一眼,默默地低頭吃著吐司。

  「對耶,這個組合是很少見的。」小松端起咖啡,卻沒喝,只是繼續剛剛的話題:「就算偶爾分成三組三組,也是我跟你跟輕松,一松是跟十四松跟椴松。」

  「嗯,分成兄組跟弟組。」唐松托著下巴點點頭。

  「很難得是這樣,放一個弟組進來,就會覺得應該要當個好哥哥。」小松口氣平常地說著,手也很自然地按在一松頭上,輕輕摸著。

  唐松眨眨眼看著小松這樣摸亂一松的頭,一松則是繼續默默地吃著吐司。

  「不過只有三個人不知道該做什麼呢。」小松保持著摸一松頭的動作,歪著頭看向唐松,「你有什麼計畫嗎,唐松。」

  「也對,只有三個人,沒有什麼好的室內活動。外頭天氣又這麼冷。」唐松認真地思考,然後抬起頭,彈了一下手指,「對了!一起去運動!」

  「暖桌。」吃完吐司的一松突然開口了。

  「對喔,也該是把暖桌搬出來的時候了。」小松笑著拍了一下手,此時一松則默默地把頭髮稍微用手整理一下。「我們一起來搬吧,唐松。」

  「哼,真不愧是兄弟們。」唐松哼笑了一聲,起身,收拾著桌上的碗盤。「擺好暖桌後有打算做什麼嗎?」

  「咦?」小松疑惑地看著唐松,「有了暖桌還需要做什麼嗎?」

  「的確。」唐松撥了一下頭髮,酷酷地把碗盤端去廚房。



  小松與唐松一起把暖桌給裝好,打開了電源,在一松很自然地窩進去時,唐松在暖桌上放了一盤橘子,小松則窩進暖桌裡剝橘子。三兄弟在家和樂融融是最好不過了,唐松笑了笑,也爬進暖桌。他們的坐法是小松坐在一松的旁邊,唐松坐在小松的另一邊,只有面對窗子的位置沒人坐的狀態。

  「哈啊--」唐松發出了嘆息,伸手拿了一顆橘子,看著小松剝了一片橘子,很自然地餵給一松。唐松就這樣保持著橘子剝一半的狀態,呆看著小松又剝了一片橘子給一松吃。

  「唐松,在其他兄弟前不好這麼問。」將白色的橘絲剝除,小松雖然是望著唐松,但手很自然地又剝了橘瓣,遞給一松吃掉。「你工作都談好了嗎?」

  「……啊啊,不順利呢。」唐松想正經回答問題,但不知為何會一直去注意被餵食的一松,也許是因為一松就坐在自己對面吧。「果然要找工作不順利啊。」

  「憑你的能力跟談吐,要進普通公司應該綽綽有餘。」把橘子分開剝著一片一片,小松聳聳肩,「是面試碰到什麼刁難嗎?」


  唐松只是報以苦笑。

  「你這傢伙真的是,該說人太好還是怎樣。」小松笑開了嘴,拿了一片橘瓣遞給唐松,「來,啊。」

  「我也有嗎?」唐松驚訝地說。

  「當然啊,你不也是我弟弟。」

  「Oh brother,you are so sweet...」唐松一臉感動地接過橘子。

  只不過是餵片橘子,有必要這麼誇張嗎?一松小聲地說著,而小松又塞了一片橘子到一松嘴中。

  「我覺得啊,你面試時不裝酷的話會好一點喔。」小松說著,趴在桌子上看著唐松。

  而一松頓了一下。

  小松在此時,把腿伸向了一松的股間。

  「這樣不是會失去我的特色嗎?」

  「有時就是要應和公司嘛。」

  小松與唐松持續聊著,而小松將穿著襪子的腳,輕輕往一松的敏感處摩蹭。

  「嘶……」一松趴伏在桌面,把臉埋進雙袖間,身體無法控制地顫抖。

  兩個哥哥到底還聊了什麼,一松已經無法專注地聽,因為小松的惡作劇已經讓一松興奮起來。一松瞪了小松一眼,小松卻沒看著他,只是笑著跟唐松討論出路的事。

  可惡。一松無聲地暗罵,口張開卻會忍不住發出聲音,只好抿著嘴,挪動身體想躲開小松的碰觸,但這徒勞無功,畢竟在同一個點怎麼挪動,小松就是有辦法把腳探向一松那邊,要是躲得動作太大,坐在對面的唐松很快就會發現不對勁。

  「嗚……」無處可逃,外加怕被發現的恐懼,一松閉上眼,想等待著小松的惡作劇結束,但他很清楚小松的來回磨擦已經讓他快要忍受不住。

  「咦?」而唐松的聲音讓一松倒吸一口氣。

  「怎麼了嗎?唐松。」小松的聲音在笑。

  「一松是不是不舒服?這樣趴著?」

  不要,不要注意我。一松內心驚慌地喊著。

  「咦?是嗎?一松。」小松抽回了腳,這讓一松嚇了一跳。「你有不舒服嗎?」

  一松還沒來的及回話,小松已經挪出桌,然後坐在一松旁邊。

  「……不,我沒事……」不要不要不要,一松用眼神對小松示意。

  「欸,讓哥哥量個體溫?」小松單手按向一松的額頭,另一隻手,則往暖桌裡頭探去。

  「……!」一松幾乎要叫出聲,整個人抖了一下。

  「一松?」唐松又緊張地問著,他幾乎是要跟著從桌子裡爬出來。

  「……真的沒事。」一松喘著氣,瞪著唐松。

  僅管小松將手伸進一松的褲子裡,按照過去那般,熟練地撫摸著。

  「真的嗎?」小松的口氣很溫柔,「你的體溫有點高喔,一松。」

  「那是因為……」是你,就是你!一松瞥了小松一眼,對他的笑容感到滿腹怒意,「窩在暖桌裡的關係。」

  「看來沒大礙呢,不過補充一下水份可能好一點。」小松抽回了按在一松額頭上的手,然後轉身看向唐松,「唐松,能麻煩你幫我倒杯水嗎?」

  「當然了,Bro’s。」唐松幾乎沒有猶豫地離開暖桌,走出房間輕輕將房門帶上。

  確認唐松已走遠,一松轉頭瞪向小松:「你這傢伙……」

  「唐松要倒水應該會花個一分鐘吧,裝熱水的話會花更久時間。」小松依然保持笑容,「你打算怎樣?」

  一松頓了一下,他感覺到小松的手指從褲子裡抽離。

  咬了牙,一松壓住小松的手,然後低著頭。

  「快點。」

  小松輕笑了一聲。



  唐松回來時,他泡了一壺檸檬茶。

  一松軟綿綿地趴在暖桌上,小松則是已經回到原來的位置。

  「一松還好嗎?」唐松將茶放在橘子旁邊,給一松和小松倒杯茶,小松則很普通地拿走自己的那杯茶。

  「哼嗯,好像只是沒有睡好而已。」小松說著喝了一口茶,「不是說倒水嗎,你也升級太多了,謝啦。」

  「為了可愛的弟弟嘛。」唐松說著將茶遞給一松,「一松?」

  「……嗯?」一松抬起頭,表情像是剛睡醒般的恍惚。

  「茶。」「唐松特地給你泡檸檬茶喔,一松。」小松笑著說。

  一松接過了茶杯,露出淡淡的笑容。

  「好暖。」

  「太好了。」唐松放鬆地窩進暖桌。

  「太好了。」小松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中午簡單地煮了麵,下午又是窩在暖桌裡聊天。

  由於三個人都懶洋洋地,長兄們又聊著嚴肅的事,一松則在沒被餵食後就慢慢地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看著一直沒改變位置的兩個哥哥,一松打了個呵欠。

  「睡醒啦,一松,已經四點囉。」趴在桌子上的小松表情看起來無聊得快死了。

  「一松,睡的好嗎?」唐松溫柔地問著,而一松挪了挪身,因為腰部的疼痛而皺起眉。

  「哈哈哈,閃到腰囉,你今天整天都沒有動嘛。」小松興災樂禍地大笑,一松倒是沒有因此生氣,只是揉著腰,無奈地吐了口氣。

  「動動身體比較好。」唐松說。

  在小松回著「這種天氣真是不想動啊」的時候,一松卻發現唐松望著自己笑。

  「一松,我剛剛在跟小松哥聊要不要今晚一口氣買齊晚餐材料的話題,你願意跟我一起去商店街買貨嗎?Bro’s?」

  小松收起笑容。

  他靜靜地看著唐松,唐松那副笑容看起來是單純為一松好。不過一松會怎麼做?會答應?會拒絕?或是說叫兩個哥哥出門就好?小松還在猜測的時候,他望向一松,發現一松也在看著自己。

  視線一對上,小松就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不是拒絕,也不是答應,那是尋求意見的眼神,也就是說,面對剛剛的問題,一松想把決定權交給小松。

  這讓小松欣喜到顫慄。

  他可沒想到自己與一松從十七歲以來一直共享秘密,可以讓一松這麼信賴他。

  「--你就去吧。」小松想,他沒辦法隱藏自己的喜悅,他此時看起來一定很開心吧。「可以叫你二哥買點你想吃的東西。」

  一松眨了眨眼,點點頭。「喔。」說著,一松就爬出暖桌,邊打呵欠邊走出房間,感覺是想去廁所。

  反倒是唐松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似乎,他沒想到一松會答應自己。

  「記得買三人份的炸肉餅回來。」小松說著面帶笑意地躺了下來。

  

  唐松與一松來到了商店街,按照手上的清單將東西一一買齊。雖說是讓一松陪自己來,但提菜主要還是由唐松來做,而唐松自己也很樂意付出勞力。

  「我想做以肉為主的料理,一松覺得呢?」唐松回頭詢問著一松的意見,而一松則沒精神地往另一邊看。

  「想吃魚。」

  「我都忘了,一松喜歡吃魚。那我們回程時去魚魚子他們家看看。」唐松說著,引領一松前去蔬菜店時,面帶著淡淡的微笑。

  一松望著唐松,心想著南瓜有這麼好笑嗎,就看到唐松抬起頭。

  「好像很久沒有這樣跟一松普通的相處了。」

  一松沒回話。

  「我記得小學的時候我們也有這樣幫媽媽跑腿呢。」

  「有過呢。」

  「小時候我都說想偷買炸肉餅,你都很正經地說不可以,只能照單子上買。」唐松邊挑選著蔬菜,邊自顧自地說著:「好懷念啊。」

  一松將視線轉向胡蘿蔔。

  「一松有什麼打算嗎?」唐松突然問。

  「我不要吃胡蘿蔔。」

  「不是問晚餐,是說工作啦。」唐松笑著擺了擺手,「一松這麼認真聰明,一定有自己的打算,我相信你一定都已經有個定論了。」

  才說到這,一松扯住了唐松的領子,唐松原本在挑選的洋蔥落到地上。

  「啊。」比起自己被扯住了領子,唐松對落地的洋蔥露出了愧疚的表情。

  「別開玩笑了。」一松低聲說著,而商店裡的其他客人開始不安起來,「你問這個是想逗我?尋我開心?」

  「--不,我是真的……」唐松回望著一松,很努力地擺出笑容:「我是支持你的,Bro’s。」

  「可以不要用那種講話方式了嗎?真的很噁心啊,明明可以很普通地講話不是嗎?」一松逼近唐松,扯著領子的手往內扭緊,「故意在面試的時候假裝自己是笨蛋來落選,這種事以為別人看不出來嗎?」

  唐松愣了一下,然後,輕輕笑了一聲。

  「果然很敏銳啊……一松。我啊,在扮傻可是,一直很笨拙的,總是無法惹其他兄弟笑。」

  明明不是說扮傻。一松咬緊了牙。

  上午聽著小松在跟唐松聊天的時候,一松就默默地感覺到了什麼。他同樣也覺得奇怪,其實,唐松是不似他表現那般,本性是很有常識且有行動力,非常負責任的男人。

  所有的兄弟一起去職業諮詢所時,大家都覺得唐松應該沒問題,但結果卻得到不好的評價。在那時,還有小松詢問的時候,一松就有感覺。

  唐松本性太溫柔,大概不想丟下其他兄弟,自己先成為有工作的現實充實者。

  這種事怎麼能讓人接受。

  在一松正想對唐松說更多狠話時,唐松對一松露出溫柔的笑容。

  「吶,一松,在我扮傻時你願意理會我,真的很謝謝。」



  唐松與一松回來時,廚房傳來抽油煙機的聲音,聽起來是小松在使用廚房。

  「喔,你們回來啦,有買炸肉餅嗎?」小松輕快地來到了玄關,一見到唐松就大笑起來:「哈哈哈唐松怎麼回事,你臉上那塊瘀傷是被車撞了嗎?」

  「哼,這傷沒有什麼,大哥。」唐松面帶著自信光彩的笑,脫下鞋子整理好以後,就準備提菜去廚房:「晚餐交給我吧,大哥,讓你們吃吃我的獨門料理。」

  「誰會讓被車撞的弟弟去作菜啊哈哈哈我沒那麼鬼畜啦。」小松笑著接過唐松手中的菜,然後拍了拍唐松的肩膀,「外面很冷吧,你先去洗澡吧。」

  唐松笑而不語,只是轉過頭,看著剛剛才脫完鞋子的一松。

  「一松要去洗嗎?」

  一松沒回應唐松,只是與他擦過身,直接往走廊深處走去。

  「等等。」小松拉住一松的手。「一松幫忙我作晚餐好嗎?」

  一松看了小松一眼。

  「然後唐松你先去洗澡,暖暖身子。」小松笑著對唐松比了比臉,「傷口也要處理一下。」

  唐松苦笑了一下。「那我就先去了。」

  於是唐松沒什麼精神地走上樓準備換洗衣服,而小松拍拍一松的頭,然後提著菜袋走向廚房。一松沒有講話,但是老實地跟著小松走到廚房。

  一開始,小松指示一松將菜放在冰箱該放的位置,整理好以後讓一松作些洗菜剝菜的工作。等小松切完菜,準備要炒的時候,他突然開口:「發生什麼事了嗎?」 

  準備碗筷的一松停下了動作。

  小松沒打算戳破,唐松臉上的傷痕跟一松的拳頭一樣大。他一邊炒菜一邊加入調味醬。

  「沒什麼。」一松在菜快炒完的時候突然開口,在小松手比了比時,端上盤子給小松接菜。

  「這樣啊。」小松笑嘻嘻地將菜遞給一松,「端到暖桌上?還是在餐廳吃?」

  一松接過了菜,默默地走向客廳。

  等一松回來,小松正在烤秋刀魚,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一松喜歡吃吧,秋刀魚。」小松說著替秋刀魚翻面,「可是很不擅長挑魚刺,不過,唐松對這個很擅長,他知道切幾刀就能直接取出魚骨的辦法。」

  說著,小松回過頭,對一松笑了笑。

  「等等吃飯的話拜託他一下吧。」

  與小松對上視線的一松眼睛瞇了起來。

  「怎麼了?」小松問。

  一松扭開了頭,口中發出細小的聲音。

  「嗯?」小松湊近一松,開始聽到一松的聲音。

  「……好噁心。」一松啞著聲,帶著顫抖地說著,「真的很令人生氣,那傢伙,最討厭了。」

  小松靜靜地看著一松好一會,看著一松低著頭顫抖,於是小松伸出手,輕輕地將一松抱在懷裡。

  這樣輕輕地拍著一松的背,沒多久一松就會平靜下來。哪怕他什麼都不想說。

  小松有點開心一松與唐松的感情稍微變差。

  原本在決定旅行人選,唐松說要陪一松留下來時,小松是有點介意的,哪怕他知道唐松只是單純的好意。唐松是很好的弟弟,但是,小松不希望一松跟他的感情變好。於是他從旁觀察兩人的互動,必要時放他們獨處。

  現在的狀態非常好。

  「吶,一松。」小松稍微傾前,在一松耳朵輕聲說著,「晚上要一起洗澡嗎?」


  討厭,他壓抑不住內心的欣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