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2199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おそ一]十七歲的夏天 三 (部分試閱)

 



  那是秘密,不能跟任何人說,也不好說出口。

  哪怕是自認為是人渣,不在意外人評價的一松也這麼覺得。

  這幾天他在上課時都把臉埋在雙臂之間,趴在桌上一動也不動,不知是在睡覺,或是在耍自閉,但同學們已經很習慣他這樣,不如說一松不管做什麼,他們都不敢說話。台上的老師看到了,也裝作沒有注意到,繼續在台上講解課文。松野一松彷彿是佛地魔一般的存在,人人都知道他就在身邊,但沒有人敢提起他的名字。

  對一松來說這不是難堪的局面,相反的,他很自在。

  他窩在自己的小小空間內,享受著沒人來打擾的氣氛。

  畢竟那件事沒什麼好說的。



  在廁所裡手淫是大約一年級第二學期養成的習慣。

  本來中學時期就獨來獨往,沒任何朋友的一松,在家只要兄弟們還在就能安心。到高中時,似乎中學的名聲傳開,一進學校就沒有人特別搭理他,也因為這樣放學後不是回家就是在學校的哪個角落窩著。最終會待在學校角落的廁所,一松也有點驚訝,他小時候曾經有被錯關在廁所好幾個小時的經驗,但現在卻覺得躲在廁所很放心,也許他完全不在乎被遺忘在這沒人知道的地方。

  一松常常待在廁所最後一間的坐式廁間,抱著雙臂,想像著直到天黑都無法從廁所出來,誰也找不到他,誰也沒想到能來這裡找他,就這麼顫抖著直到恐懼感消失,總算鬆了一口氣,然後很普通地上了廁所再出來。

  直到有一天,在作這種恐懼想像時,一松發現自己勃起了。

  原因是什麼一松自己不知道,但躲在這小小空間的一松遵循本能地伸手觸及自己的敏感處,然後再也改不了這個習慣。恐懼沒找到他的心情轉換為恐懼著被人發現,同樣是骯髒齷齪,一松很滿意自己的髒度更上一層樓,在學校打手槍可是很讓人鄙視的事。

  就這麼持續做了快一年,刺激感已經不如最初,但卻改不了習慣。

  直到被親哥哥發現為止。



  松野小松隔著門跟他講話時,一松先感到的是憤怒,然後感到驚慌,怕自己唯一的放鬆空間不再存在,沒多久,一松冷靜下來。

  他再次感受到最初的那種刺激感。

  幸好是小松,也只能是小松。五兄弟當中,如果要選一位告白關於自己的醜事,一松大概也會選擇長男小松吧,因為他總是滿不在乎,因為什麼事他都能接受。作為長男,小松受到弟弟們信賴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所以,一松對小松打開了門。



  一松想,大概因為那是小松吧。縱然過火地替自己手淫,之後就再也沒有提起那件事。

  吃飯的時候,洗澡的時候,睡覺的時候,松野家並沒有什麼改變,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什麼也不曾被發現。

  之後幾天一松再度躲在廁間裡,他想像著小松再度來敲他的門,但這廁所還是沒什麼人會前來。

  因為是小松,大概又是一時興起,然後就失去興趣了。事後一松這麼想著,他在澡堂洗澡的時候注意大腿間的吻痕已經淡去,於是一松自己也把那事當作偶發事件。

  於是一週後,當一松在廁所遇到使用小便斗的小松時,他愣在門口不動。



  「呀,真巧啊,一松。」嘩啦嘩啦嘩啦,小松似乎喝了很多的水,但他本人不在意這事,就這樣轉過頭,笑望著站在廁所大門的一松。「你也來上廁所啊?」

  一松愣愣地看著出現在那的小松,不知道該進去廁所,還是立即回頭才好。無論選擇哪邊都很不自然,何況小松根本知道一松在放學後來這裡是為了做什麼。

  「要兄弟之間相親相愛地隔著隔板一起上廁所聊天嗎?啊,不過我已經上完了,真遺憾。」小松說著抖一抖,確定滴乾淨了,然後走到洗手台洗手。一松還站在原地,思緒亂成一團,他看著小松將手用肥皂洗得乾乾淨淨,想起當初他就是用這雙手在觸摸自己。

  用了擦手紙將手擦乾的小松丟掉自己用過的手紙,走向門口,輕輕拍了一松的肩。

  「那我走囉,你慢慢上吧--」

  啪的一聲,一松捉住了小松的手。

  小松沒什麼意外,他笑望著一松,反而是一松低下頭,耳根看起來紅紅的。

  「怎麼了?弟弟不敢一個人上廁所,需要哥哥來陪嗎?」

  聽到小松這麼說,一松抿了抿嘴,握著小松的手輕輕在顫抖。

  「……陪我……」

  「嗯?」

  「……再陪……我一次……」頭微微別開,一松覺得自己熱到快冒汗了。「上次的……那個。」

  小松眨了眨眼睛。

  然後他噗了一聲笑出來。

  「哈哈哈還以為你要說什麼,上次那個?搞什麼,你希望再做一次啊。這麼喜歡讓哥哥來弄可不好喔,這樣很變態吧?一松。」

  一松皺皺眉,他鬆開了小松的手。

  「--算了。」被這樣拒絕才是正常的。本來小松的個性就是這樣喜歡惡作劇,沒再有興趣的時候就當作是笑話來講,一松從小學時就很習慣了。於是他與小松擦身,直往最後一間廁所而去。

  但走不了。

  小松從後捉住了一松的手。

  「我沒有說不陪你啊。」小松在一松後面,臉上掛著壞心眼的笑。「抱歉抱歉,沒想到你這麼弱氣地拜託我,讓我有點高興,忍不住想欺負你一下。」

  一松回過頭,冷冷地看了小松一眼。而小松走向前,笑著摸一松的頭。

  「這麼信賴我真的很令人開心啊。」直到揉亂一松的頭髮,一松也只是靜靜地看著小松,小松對此很滿意,於是他湊到一松的耳朵旁,小聲地說著:「感覺真的那麼好?」

  一松視線別開,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回應:「……嗯。」

  小松又笑著摸摸一松的頭。

  「還是同樣一間?」

  「嗯。」

  小松於是拉著一松的手,走向最角落的廁間,將一松推進去後,進來廁間關上門。

  

(後半R18情節所以試閱不放出OW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