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一松]椴松沒有看見 《椴松篇》

 









  六兄弟當中,最常陪椴松出去的是唐松。

  通常他們會去漁場釣魚,那邊既可以挑戰技術,又有餘力與旁人聊天,是很健康的休閒活動。

  那總是邀請椴松去釣魚的唐松,會用一些奇怪的搞笑來假裝自己釣不到魚,也許包含著不讓其他兄弟感到挫折的體貼心態。

  於是,這個大部分讓人焦慮不已的二哥,有時待在他身邊反而能冷靜下來。

  椴松偶爾會在甩竿後,靜靜地打量著唐松;這個喜歡裝酷的二哥,總是穿著黑色皮外套及亮片緊身褲。

  看習慣了就會覺得是件好笑的事。椴松聳了聳肩,說了:「唐松哥哥,真的很喜歡這套衣服呢。」

  「哼。」唐松聽了推推墨鏡,單腿跨過自己的另一條腿,帥氣地擺著二郎腿。「這可是我的決勝服呢,完美無缺。」

  「嘿。」椴松眨了眨眼睛。他又靜靜地看著悠閒釣魚的唐松,說:「唐松哥哥跟其他兄弟在一起時,也會打扮成這樣嗎?」

  唐松調整了一下太陽眼鏡。

  「……NO。」唐松轉過頭,給椴松一個爽朗的笑容。「This is special for you , My little brother。」

  「喔,這樣啊。」椴松別開了視線,注意被拉扯的漁竿。

  「我想也是。」魚上勾了。










  偶爾,下午的時候,十四松會問椴松要不要一起出去。

  椴松通常會看看其他懶洋洋躺來躺去的兄弟有什麼反應,然後去準備比較輕便的衣服。

  他們會在河堤作些簡單的運動,然後繞道慢跑。

  一般來說椴松會選在太陽不大的清晨去慢跑鍛鍊,但也不討厭在夕陽下奔跑。看著青春學子在課後談笑間移動,有時覺得溫馨有時覺得寂寞。

  當然十四松的跑步方式絕對稱不上是「慢跑」。繞河一週,椴松可以與十四松擦身好幾次。通常是椴松跑回原點的時候,十四松會在椴松身邊緊急煞車,然後開心的問這次的成績如何。

  「今天是七圈,比上次多一圈呢,新記錄啊,十四松哥哥。」

  像這樣稱讚十四松,他會開心地手足舞蹈,然後開口說請椴松喝飲料。

  椴松一般會拒絕,飲料糖份太多,對身體不好。他會跟十四松分享帶來的飲用水,不過更多的時候,十四松會自己去找公園的飲水機喝個夠,順便表演魚尾獅之類的。

  有時心情好,椴松會去買路邊的今川燒,紅豆與奶油各買一個,與十四松兩個人分著吃。看著十四松吃得開心的樣子,椴松有時懷疑不是十四松帶他出來,而是他帶十四松出去。

  「像個小孩子一樣呢,十四松哥哥。」

  椴松這麼說的時候,十四松已經吃完了今川燒,興奮地說著:「因為、很開心嘛!」

  「是嗎,太好了。」椴松笑著取出面紙擦去十四松嘴旁的紅豆餡,然後低聲說道:「十四松哥哥,可以問你嗎?」

  「什麼?」

  「昨天,十四松哥哥開心嗎?」

  被這麼問的十四松笑望著椴松,然後點頭。

  「開心喔。」

  這個時候,就會變成普通人的口氣。










  輕松總是強調自己很有社會性,其實對流行似乎沒那麼理解。被輕松帶去連鎖服飾店的椴松這麼想著,看著輕松認真地考慮手上的兩件格子襯衫,椴松忍不住說了:「好土。」

  垮著嘴,輕松回看了椴松一眼,那表情不知道該說是無奈或是不能諒解。他張口原本想說些什麼,最後放棄,聳著肩放下手中的襯衫。

  「我跟椴松你不一樣,沒膽子穿那種女孩子氣的設計還能很好看啦。」

  椴松只報以非常可愛的笑容。

  他不想說連唐松選擇服裝店的品味都比輕松好多了。唐松很懂得帶椴松去找那種巷內街邊的自營服裝店,然後從裡頭找出最痛的服裝跟搭配,這是題外話。椴松看著輕松那副苦惱的樣子,彷彿像是很努力地查了女孩子喜歡的店,在實際行動時卻無法討女孩子歡心的模樣。

  椴松並不想刁難自己的哥哥,於是他挑了一雙還不錯的手套,塞給輕松結帳的時候,說了:「要去秋葉原嗎?」

  「咦?」

  「剛好有想看的智慧型手機。」

  「哈啊……?」輕松有些懷疑地看著眼睛清亮的椴松,但還是沒說什麼的去付帳。



  電子器材店中的兩兄弟雖然看的東西不太一樣,但總算能交流一點話題,輕松跟椴松討論耳機的品質,椴松則是讓輕松評鑑手機的畫質。這次一起出遊總算不會尷尬,有時兩個習慣看人臉色的人一起出去反而沒話題聊,椴松心想。

  「所以,輕松哥哥想跟我說什麼?」

  椴松問的時候輕松剛好拿下耳機,他似乎沒料到一離開橋本喵的世界面對的是這個問題,而愣了一會。

  輕松張開口,猶豫著,又露出苦惱的表情。輕松從一開始帶椴松出來就一直處於這種狀態,樣子就像是卡在戀愛攻略遊戲當中的關鍵選擇一樣。

  良久,輕松突然說了:「吶,椴松,不會討厭我們吧?」

  話一說出口輕松就露出「講錯話了」的表情,但椴松只是笑著搖搖頭。

  「我不會討厭哥哥們。」

  這句話讓輕松鬆了一口氣,買下新耳機時也明顯的感到開心。

  椴松想,他應該不算是說謊,他的確沒有討厭自己的五個哥哥。

  然而,多少還存有不愉快的心情。











  「喂,椴松。」

  當那個傻瓜般的笑臉出現在自己面前時,椴松其實嚇了一跳,但又很快恢復鎮定,正要張口問「什麼事」時,對方就拉住自己的手,也不確認椴松心意地拉著走。

  「走吧,我們一起去賽馬場。」

  「啊,真是的!」被半強迫地拉到玄關,椴松有些哭笑不得:「讓我自己走啦,小松哥哥!」

  身為長男的小松總是有種不容異議的氣勢,反過來說是讓人不禁想跟從的領袖魅力。大部分的時候跟著小松一起行動很安心也十分快樂,然而這樣子有行動力的大哥,有時候讓椴松有些感到害怕。

  被強行帶到賽馬場的椴松,想著這好像是第一次獨自與小松來這個地方。

  椴松不太擅長賽馬,所以買馬票的策略是謹慎地買前三名,以少賺少賠為目標。

  小松則只買第一名的票,時常大膽地押下很高的金額,損失機率不低,但中獎的次數出乎意料的高。

  看著哥哥氣勢如虹地贏賽馬,椴松低頭看著自己的馬票,確認選擇的那匹馬跑了第四名,內心有些可惜。

  「真是可惜啊,椴松。」小松笑開的表情一點都不像真心在安慰椴松,他用力拍了拍椴松的背,說:「只是一次小意外,不要在意。」

  椴松看了小松一眼。

  小松則保持那爽朗過頭的笑容,直到下次比賽即將要開始也沒動搖。

  「為什麼……」在裁判鳴槍的時候,椴松忍不住說了:「今天陪我來的,是小松哥哥?」

  「啊?」小松露出受傷的表情:「你不想讓哥哥陪你嗎,好受傷啊,哥哥我會覺得很寂寞的。」

  「小松哥哥知道我的意思。」感覺對方在刻意裝傻,椴松口氣顯得焦躁:「因為,那是小松哥哥主導的吧?」

  小松依然笑著。

  椴松則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討厭啦,我不知道是讓你誤會了什麼--」按著椴松的肩膀,小松稍微坐近了一些,在椴松耳邊放低音量:「你不是什麼都沒有看到嗎?」

  的確是什麼都沒有看到。椴松低下了頭。

  那天,椴松在下午的時候獨自回家,心中只覺得家中沒開燈顯得有點暗,沒作其他想法就走向二樓六兄弟的房間。門拉開,沒開燈的房間讓椴松什麼都沒看到,但就已經看到了複數的黑影及慌張的聲音。不到兩秒就聽到小松喊了「十四松!」椴松還沒反應過來,十四松就從房間裡冒出來,笑著從後遮住椴松的眼睛。黑暗之中,椴松聽到其他哥哥說著「怎麼辦」「先停嗎」,接著是小松說了「繼續吧,他也很高興呢」,然後椴松聽到了一松的聲音。

  那總是不讓人聽出自己情緒的一松,正發出痛苦帶哽咽的哭聲。

  椴松當場愣得無法動作,十四松則保持著遮住椴松眼睛的姿勢將他往後拖出房間,而有另一個人走出房間,關上門。在十四松鬆開手時,椴松眨眼看著身旁的人,是穿上外套的唐松以及只穿著上衣的十四松。椴松那時想開口問,但唐松面無表情地拉著椴松走下樓,直到玄關前時才展現平常的笑容,問椴松要不要陪他出去。

  椴松什麼也沒問。

  他還沒辦法短時間消化這種事件。

  沒多久,哥哥開始會輪流帶他出門。

  像是要掩飾什麼一樣。

  抿了抿嘴,椴松看著地板,小聲的說了:「多久了?」

  「嗯?」

  「這件事。」

  「知道這個有什麼用?」小松一臉莫名其妙的問著,椴松則是冷哼了一聲。

  「椴松,不要一副大哥是壞人的口氣啦。」小松委屈的說。「明明誰也沒有不情願,而且也不算是我起頭的啊。」

  「之前在做那件事的時候你都在吧。」椴松的眼神滿是鄙夷。

  被質疑的小松沒有慌張,沒有生氣,反而露出淡淡的笑容。

  「沒辦法吧,畢竟--」

  「唐松雖然很溫柔,但其實有點粗魯笨拙,力氣又比一般人大,如果沒有建議的話常會把人弄痛。」

  「十四松則是精力太旺盛了,不好好拉住他是不會停手的。要適時的提醒他何時該停止。」

  「至於輕松,別看他那副處男的龜縮樣,性子一來可是不好惹的。除非我在,否則你可別單獨惹他啊Totty。」

  「別看他們都各自有自己的喜好及作法,其實我不在他們還是會感到不安,作為所有人的哥哥會希望我陪在旁邊,否則發生突發狀況時會驚慌失措。你看嘛,大家其實也不想弄傷一松,或是做得太過頭讓一松受不了。大家是想疼愛一松才待在他身邊的。」

  講到此,小松轉過頭,對著椴松咧嘴一笑。

  「其實是在擔心一松對吧?很怕我們對他做過份的事是嗎?真是體貼的好孩子啊,你成為溫柔的人了呢,Totty。」

  小松說著伸手揉著椴松頭上的毛帽,弄得他頭髮蓬亂帽子歪掉,在椴松發出哀鳴才鬆開手,讓椴松一邊抱怨一邊整理頭髮。

  「--因為這樣,弟弟們也稍微能抓準輕重,一松也說不用擔心了,大哥我才會帶你出來啊。其實是想跟我談談這件事的吧?」

  椴松脫下帽子將頭髮分線整理好,慢慢地戴上帽子,他想,也許是為了整理思考的時間,他特意放慢了動作。

  「果然生氣了?」小松說著拿起飲料來喝,前方又開始了一次新的賽局。

  沒立即回應,椴松拉下了帽子。

  「生氣的話,就對我生氣好了。」在觀眾的歡騰聲中,小松看著奔跑的馬說著。

  「也沒有特別生氣。」椴松抬起頭,他想,如果他有買這局的馬票,大概會選四號跑道的賽馬吧。「真的要說的話,還是有不爽的地方。」

  「嗯?」

  「為什麼唯獨對我隱瞞?」椴松彎下身,右手慢慢地握了起來。「好像故意把我排除在兄弟外,只有我不知道兄弟間的秘密,太狡猾了。」

  小松歪了歪頭,他鼻子發出很長的「嗯」的一聲,表情像在思考怎麼回答。

  「該怎麼說呢,因為,這件事的確有點瘋狂,對吧?」

  裁判開始鳴槍。

  「一開始是兩個人,第三個人發現後跟他解釋就接受了,第四個人也很快就加入,而現在,是五個人,五兄弟喔,雖然也會覺得舒服啊幸福啊但的確不能說是非常正常的事,大家也累積著壓力啊。最開始,一定是想著,不能讓你看見,不想被你討厭吧。」

  賽馬正在奔跑,目前是一號跑道的馬領先。

  「抱歉啊,雖然這樣的想法有些自私,但作為兄長的我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想保護什麼的心理嘛。」

  六號跑道的馬衝了出去。

  而椴松站了起來,「這算什麼!保護?兄長對弟弟的?講實在話我們不是同年嗎!」

  觀眾發出歡呼及哀號聲。

  四號的馬衝過終點線。

  「啊呀。」小松轉頭看賽馬跑道,椴松也愣了一下。「要是剛剛有買票,就賺翻了耶。」

  椴松差點以為是自己講出這句話。

  小松笑了一聲,又伸手拍拍椴松的帽子。

  「抱歉啊,我們就是這麼一群笨蛋哥哥。有時亂來,有時胡鬧,但還是有個不能侵犯的聖域還是界線什麼的。要知道,你打開門的時候,一松其實有點害怕,都哭了呢。」

  椴松抿起嘴。

  「也不是說排擠你什麼的,只是對雙方,對我們所有兄弟來說,都需要一點時間,對吧。」

  說完,小松收回手。椴松則是看了小松一眼。

  「真的不能讓我知道?」

  小松詫異地回望著椴松,這個排行最後面的弟弟表情很認真。

  「我真的從來沒認為你們很髒,任何一個都是,我只討厭,無法跟你們共享秘密。」

  椴松嚴肅地說著,而小松單手掩著嘴,哼了很長一聲。

  「其實作為長男,我也這麼覺得。可以喔,一起進來房間,只不過,能夠答應哥哥一件事嗎?」










  「嗨,弟弟們,我們回來了。」

  小松大剌剌地拉開門,椴松馬上聽到唐松喊了一聲「欸?」輕松喊著「等等,小松!」十四松開心地說著「Totty!Totty!」好像聽到了有誰爬起來,跑到門邊的聲音。

  「來,看看誰回來了?」小松扶著椴松的背,輕輕地推他向前。「不用擔心,輕松,你看,不用擔心。」

  椴松試著踏前了一步,畢竟,眼睛被安眠眼罩蒙著,只能感受到光線而已。

  「我們可愛的末子被排擠在外覺得很寂寞呢,弟弟們,大家一起相親相愛的玩好嗎?」

  小松說著輕輕推著椴松向前走,直到一處讓他停下來,按了他的肩膀讓他蹲下身。

  「可以嗎?一松。」小松的聲音聽起來在笑。

  而一松沒有回話,只能聽到他粗聲喘息。

  椴松稍微感到不安,小松則牽起椴松的手,輕聲說著:「這裡。」

  指尖觸到了什麼,椴松雖然沒看見,但他立即理解,那是一松的胸口。

  「哈啊……」一松的喘息聲再度傳來,椴松將手掌平放在一松的軀體上,慢慢地移動,一松的喘息聲逐漸變得非常色情。

  椴松則意外的發現自己比想像中的冷靜。他只平靜地想,一松的身體好熱,一松正在顫抖。

  「沒事的。」椴松聽到自己這麼說。「我什麼都沒看到,一松哥哥。」

  身下的一松摒住呼吸,好一陣子沒有反應,然後椴松透過手,感受到一松全身在打顫。

  「……嘻……嘻嘻。」

  熟悉的,一如往常的一松笑聲,從下方傳來。然後,椴松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誰捉住了,接著,是朝著耳朵吐出的熱氣。

  「一起來玩吧,椴松。」










  椴松抬起頭,他看著慢慢變成橙黃的天空,心想今天天黑的真早。

  轉過頭,頭髮已有些花白的母親笑嘻嘻地從後頭走了過來,指著商店街的一個方向。

  「接下來去那間店看看吧,椴松。週三那間豆腐店有些品項會打折。」

  「真的嗎,媽媽,那真是太好了。」椴松提著菜籃,笑著陪在母親身邊走著,「今晚要作什麼料理?麻婆豆腐?啊不過,作成味噌湯是最無敵的王道呢!」

  「看看會買到什麼材料。豆腐混絞肉做成的漢堡排也可以。」

  「哇!我最喜歡媽媽作的漢堡排了。」椴松開心地說,母親則對於這個喜歡撒嬌的孩子感到疼愛的心情,想著等下去肉店買個炸肉餅給他當點心。

  「但是真的很高興呢,椴松能陪我一起來商店街買菜。」母親說著輕嘆一口氣:「只有媽媽一個人出門的話,會覺得太累了,所以就去附近的超市隨意買當天的菜,早點回來作晚餐比較輕鬆。今天還真是多虧椴松能幫我提東西,可以走比較久了。我們今天就把能買的都買一買吧,在商店街購物可是比較划算呢。」

  「真不愧是媽媽。」椴松點頭。

  「啊,說實在的,總覺得你們六兄弟最近都很愛跟我撒嬌。」單手捧著自己的臉,母親的表情看起來既困擾又開心。「上次是小松說要陪我去逛百貨公司,又之前是輕松問我要不要去附近的插花班看看。真是的,你們真是一點都長不大呢。」

  「啊,哥哥們真孝順。」

  「你們雖然都是尼特族,我原本也很擔心的,畢竟記憶中你們畢業後還會繼續打架。但是啊,最近感情比較好,似乎不太吵架了。」母親自言自語,她轉過頭,望著椴松,「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你知道嗎?椴松。」

  椴松保持他一貫的溫柔笑容,眨了眨眼。「不清楚耶,媽媽。」

  他將手放在身後,左手輕輕握著右手的手腕。



  「椴松沒有看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