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2199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おそ一/カラ一]十九歲的冬天 一(試閱)

 



  那一定是聖誕老人給年近二十依然保持童心的人的特別禮物。

  只有這麼想,才能對十四松的幸運感到釋懷。

  這事說起來,只有漫畫才會發生:商店街舉辦聖誕期特別抽獎,於十二月一起採買過冬商品的松野六胞胎,一人分到一張抽獎卷,每個人賭上自己的運氣去抽獎機前排隊。

  不意外的,兄弟們都抽到一些百元商品店可以買到的東西,小松、唐松抽到了面紙,輕松抽到鬃刷,一松抽到了狗罐頭,椴松抽到了內含粉紅色梳子及手拿鏡的玩具化妝組,就轉送給唐松。輪到最容易把抽獎機轉壞的十四松,大家一邊提醒他用十分之一的力道,一邊猜想十四松大概會抽到棒球相關的獎品,一邊看著從十四松開始轉就沒有停過的抽獎機。

  直到抽獎機似乎有些疲憊的停下來,滾出一顆珠子。

  那是與十四松十分相襯的金黃色珠子。

  也就是代表頭獎的珠子。

  管理抽獎的主持人搖起鈴鐺宣布中獎的時候,其他五兄弟也圍在十四松旁邊歡呼。這是屬於好孩子的奇跡啊!不愧是非人類的十四松啊!兄弟們拍著十四松開心的說著,直到主持人念出獎項。

  適用於聖誕連假,家庭號包航包住沖繩旅遊。

  五人行。

  松野兄弟們聽到這獎項全部安靜下來,只有十四松一邊揮著袖子一邊喊著沖繩沖繩。



  「所以說為什麼是五人啊!」

  回到家,兄弟一起聚在二樓房間的時候,輕松忍不住開口吐嘈:「一般來說不是這麼奇怪的數字吧!五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房間要怎麼分配?為什麼不是四人或六人?日期也是五天四夜,到底多喜歡五這個數字啊!」

  「似乎考慮到四人家庭已經不像過去比例這麼高了,反倒是三人家庭及五人家庭的比例變高,設定成五人比較能讓人應變吧。」在十四松簽名登記獎項的時候,跟在旁邊詢問的椴松補充說明了,「房間跟機位的分配似乎也是二人、三人這樣的分法,三人房也可以兩人使用,就算變通一點變成四人行也可以的樣子。或是說與其他人合用也可以。」

  「別想太多啦,輕松。」小松懶散地靠在牆邊,放鬆的樣子看起來心情很不錯:「設定這麼奇怪的數字是反過來要人花錢吧,四人用不完就會想跟人湊,結果因此花錢去玩了。旅行社會有怎樣的想法很好猜不是嗎?」

  問題不就是,松野家絕對不可能在這份上多花錢了嗎?輕松瞪了小松一眼,而此時椴松笑著拉拉十四松的手,說著:「好期待跟十四松哥哥一起去沖繩喔!我們睡同一張床吧!」

  出現了!腹黑末子最擅長的撒嬌攻勢,在六兄弟還沒說破這點就開始突擊了!輕松感覺不妙的時候,就彷彿看到其他兄弟一齊發出哼哼哼的笑聲了。

  問題不是明顯的很嗎?五人遊是絕不可能讓六兄弟一起使用的,也就是說一定會有一個兄弟被悽慘地留在家裡

  抽到寶籤的幸運十四松是絕對不會算在內的,所以是從其他五兄弟當中選一個犧牲者。輕松環視了其他兄弟,開始思考起來;不論是抽籤還是猜拳,這種五選一跟吃不到車輪餅不一樣,輸掉可是非常可憐的,一個人在家裡看家,其他兄弟去溫暖的沖繩看美女賞比基尼,搞不好還會有浪漫的邂逅什麼的,太可惡了!而若是被椴松慫恿讓抽到寶籤的十四松來決定誰陪他一起去,與十四松感情較好的椴松及一松能輕易擠進去,輕松能想像到他要跟小松及唐松去競爭剩下的位置,從五分之一變成三分之一的落選機率,還得跟兩個最糟的對手搶椅子,怎麼想都很不妙啊不妙。

  看著椴松時不時露出「我已拋下你們了」的狡猾笑容,輕松更覺得不能輸,不論用什麼手段都得擠進五人遊的空位當中。在輕松準備站起來,講述過去對十四松有多好,哪怕他自己也想不起來的時候,角落有人咳了一聲。

  「我不想去。你們去吧。」

  其他五兄弟同時往角落看去。

  一松坐在角落,一如往常的看著榻榻米,好像對世上的一切都莫不關心。

  五兄弟們彼此對看了一會,又靜靜地看著一松,而一松將視線轉向牆壁,似乎不想跟其他兄弟對上視線。

  「怎、怎麼回事啊?一松。」輕松先開口。

  而一松將臉的一半埋進兩膝間,悶著聲說:「不想去那種人多的地方,煩死了。就算去了那裡,什麼都不會改變。」

  兄弟們看看一松,又看了看彼此,每個人多少都露出有點擔心的表情。

  說起來,他們六兄弟也不是該在這時候興奮開心地討論旅遊的狀態。從高中領到畢業證書開始,考大學的沒考上,求職的沒有回應,現在是六兄弟都悲慘的在家待業的狀態,本來就不該想著玩樂的事。當中,本來就比較內向的一松似乎在離開學校後就變得更加陰沉,被催促著去職業介紹所一次就沒有更積極的行動,在其他五兄弟還為了畢業即失業的慘狀而擔憂時,一松已經放棄了生活。正是一松這種接受底層評價的態度,提醒了其他五兄弟現實的殘酷。

  至今想去其他地方轉換一下心情,也無法改變現狀。一松那種消極的態度,提醒了其他五兄弟屬於他們的現實:松野六兄弟,十九歲,從畢業到現在過了八個月,一事無成。

  明明一松主動退讓,成全了十四松這份幸運,但沒有人敢先開口,說著「就這麼決定吧」。

  除了笑出來的長男。

  「真的嗎?要是獎項是六人行,你還會說一樣的話嗎,一松?」拋著剛剛抽獎抽到的面紙,小松面帶壞心眼的笑,刻意朝著一松說道:「是在害怕吧,一松。『我的話在那種地方也只敢窩在角落,會白白浪費掉的』,自認為無法在渡假盛地盡興,退縮了起來,不如主動放棄,反正只有五人行嘛,是這樣的嗎?」

  「就是那樣,有哪裡不對?」一松冷聲回應,「我根本不適合那種環境。」

  「還是一樣這麼不老實啊,明明小時候收到夏威夷衫的時候高興的很。在誰也不認識你的環境盡情解放,變成前所未見的一松也不錯不是嗎?再說,成為搶票的競爭對手,你可是非常有威脅感的呢,你看輕松這麼緊張。」小松點名輕松的時候,輕松一臉緊張的想拉住小松讓他不要提醒一松這點,而一松眼睛轉了轉,看看五兄弟,又將視線轉回牆壁。

  「真的不去?」小松又笑著問,一松哼了一聲。

  「就是這樣,我們就不要浪費一松的好意,兄弟們和樂的決定旅遊行程吧。」小松刻意高聲地說著,面帶笑容看著其他兄弟。「大家別板著臉,是他自己這麼決定的。」

  輕松遲疑地觀察其他兄弟的表情,小聲地說著:「所以,決定我們五個人去了嗎?」

  而一直沒出聲的唐松,哼笑了一聲,輕輕地撥了頭髮。

  「我也留下來吧。」他輕輕揚起頭,彈了手指。「南島雖然熱情,但還是雪中的冬季更適合我呢。」

  先不說痛發言讓椴松及輕松同時露出扭曲的表情。

  原本待在角落維持省電模式的一松衝到唐松旁邊,單手就扯著唐松的領子將他拉起來,沉聲說著:「我說你別看不起人啊,誰要你一起留下來?」

  小松眨了眨眼,看著因為領口被勒住而快要不能呼吸的唐松。「唐松,你是擔心獨自被留下來的一松嗎?」

  聽到小松這麼說,一松咬了牙,用力將唐松甩到地上,摔在榻榻米上的唐松發出奇怪的咳嗽聲。

  「別這樣啦,唐松。」輕松皺著眉說著。「顯得我們很像壞人耶。」

  「是啊,唐松哥哥。」椴松也露出略帶挽惜的表情,「我是很高興你對自己的痛形象會給我們其他兄弟帶來搭訕上的麻煩有自覺啦,但是沒有你來襯托我們是多麼的時尚也很可惜啊。」

  「咳……你是這麼看待我的嗎,椴松。」唐松勉強地用手撐著自己爬起來。

  「咦?奇怪了?」十四松依然保持那副傻呼呼的笑容,甩著過長的袖子,歪著頭說道:「不是五人行嗎?一松哥跟唐松哥一起留下來,這樣去的人是四個人耶?」

  「那個,十四松,實際上這不是算數的問題。」輕松小聲地說。

  「所以說,給我滾到南洋去。」又踢了唐松一腳,一松狠聲說著:「去那邊炫耀你的醜墨鏡,別打擾我一個人!」

  「醜、醜墨鏡?」唐松一臉驚訝地看著似乎真的在生氣的一松。

  「唉唉,真是的。一個一個都不想去耶,明明是沖繩五人行。」嘆了一口氣,小松語帶無奈地說著,「大家很不想跟你一起去啊,輕松。」

  「又關我什麼事了!」



  在那晚,到底哪些兄弟去旅行還沒有一個定論,只是在晚餐時間跟父母報告了關於旅行的事,也簡單地討論該哪一天去旅行。決定好日子後,由對手機網路十分擅長的椴松先訂好了機票及房間。

  旅行的前一天,相對於興奮得睡不著的十四松,窩在角落另一邊的一松,一邊想著不用早起,一邊捲進棉被裡。



  醒來的時候比平常還晚。

  一睜眼就發現床舖上只剩自己,一松靜默了一會,又將棉被把自己整個包起來。六人份的棉被捲起來格外安心,殘留著兄弟的溫度,好像其他人也在一樣。

  從旁邊的床舖還有些溫暖來看,唐松最終還是有留下來,這讓一松忍不出發出嗤聲,但又不想從床舖爬起來發飆。對於唐松選擇一起留下來,一松其實有些百感交集。

  「早安,可愛的弟弟,天氣冷在賴床嗎。」

  有精神的聲音隨著門拉開的聲音同時響起,讓一松感覺煩躁地鑽進棉被裡。而門前的人笑了一聲,他輕輕走到一松旁邊,蹲了下來。

  「起來吧,唐松已經作好我們的早餐了。」

  一松瞪大了眼睛。

  他正想開口,棉被外的人將手伸進棉被,冰冷的手指觸及一松的脖子,讓他忍不住發出呻吟。

  「怎麼這麼驚訝?既然唐松想留下來,我就乾脆當個孝順的兒子,同樣也留下來,好讓父母跟著其他弟弟們去旅行。哈哈,你真應該看到爸爸媽媽盛裝打扮一起拉著行李箱出門時,椴松露出的表情。」

  手指在滑動當中慢慢移向下巴,然後是用指尖輕搔。一松輕輕發出了喘聲。

  「不過十四松很高興的樣子,輕松也作好了旅遊的筆記。真不錯不是嗎?」低下身,他朝著一松的耳朵吐出了熱氣。

  「這五天讓我們三人好好相處吧,一松。」



  小松,留了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