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おそ一]十七歲的夏天 一 (試閱)

 




  他在學校廁所聞到那個味道。

  因為太熟悉了,於是他洗過手也還沒離開。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半,學校已經放學,社團也開始在進行活動。

  會在校園中閒晃的都是些沒有加入社團的閒人,好比他。松野小松,在這個學校也有點名氣的「六胞胎」當中的長男。當然,有名的是六胞胎,而不是長男。六胞胎是非常稀奇的,六個一起行動的時候也十分熱鬧,不過僅限於此。

  身為長男的他沒有什麼過人的地方。

  長相平凡,身高體重為平均值,成績也大約在中間前面一點,體育則是求個基本分數就好,剩下就偷懶吧。他像是個隨處可見,除了偷懶以外沒有什麼特殊才能。

  國小時期,松野家的六胞胎在城鎮當中可是非常有名的。不論是惡作劇,或是擊退敵黨,或是做各種驚天動地的事,只要六個兄弟在一起就一定辦的到。他們的行動常常是以長男小松為中心,連帶路人都直接叫他們「小松君」,當年的他就像孩子王一樣。

  事情的變化是從國中開始。

  開始了升學階段,多胞胎不能在同一個班級,以免鬧出誤會,所謂瓜田李下,為避免爭議還是將多胞胎分開的好,雙胞胎是如此,六胞胎當然也是如此。

  於是乎,這六兄弟剛好分別進入一到六班,剛好一人一班。

  一直一起行動的松野孩子,從國中開始是真正得單獨適應環境;而上了同一所高中後,這種班級上的隔離更加明顯。

  他們也終於感受到,外面的世界與六兄弟一起時是不一樣的。

  三男輕松在班上謹慎地與同學交流,以客觀的角度發覺了同學們對於特立獨行的人會感到不解,理解社會性及群體心理的輕松對於過去六兄弟的各種搗蛋行為感到羞恥,無所適從的他偶爾會吐嘈兄弟們的出格行為,但也無能為力。

  而說到出格行為,二男唐松的行為開始變得醒目,以負面意義來說。不知道是想確立自己的角色定位呢,還是單獨一人時更加自由解放了?他慢慢的模仿以前在電視上看到的美劇英雄,總是想表現得很帥氣的樣子,講些讓人不忍去聽的台詞。幸好他最後加入了戲劇社,使得他的誇張行為在社團活動當中能得以紓張;會不會變得更誇張呢,不到未來可不知道。

  最活躍於社團的是五男十四松,他加入棒球社後可是如魚得水。不論投球還是揮擊,十四松展現過人的精力及才能而受到同學的認同。但是太有精力了嗎,還是蛋白質補太多,腦袋也長肌肉了,十四松的心智年齡還是像孩子一樣,保持著屬於孩子的那份天真及單純還有瘋狂。

  排在十四松之後的么男,椴松,是敏感於看著哥哥們成長嗎,他從國中開始就很懂得撒嬌,也利用這種柔軟的性格打進女孩子圈,到高中就已經是會跟許多女孩子交換信箱互傳簡訊的圓滑性格。乖巧的外表之下總隱藏著什麼心思,也許計畫著畢業就離家吧。

  至於長男小松呢。

  他倒沒什麼適應不良的問題。他還是像小學一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說什麼就說出來。這樣的他倒也沒被排擠什麼,跟同學還能正常的互動,有幾個會一起講垃圾話的朋友。但是,比起跟同學交流,他還是喜歡跟兄弟在一起,因為那可是只要在一起,什麼都能做到,或說什麼都能做的珍貴的兄弟嘛。

  只是在兄弟們各自建立起人際圈以後,沒有任何深交朋友的小松,覺得空閒的時間更多了。

  大概是因為這樣才能發現隱藏在廁所的不尋常吧。

  小松吸了吸鼻子,然後走到傳出細微氣味的廁所前,輕輕地敲了門。

  「喂,開門啊,我知道你在裡面。」

  鎖住的門沒有任何回應,而小松輕輕勾起嘴角。

  「我可是聞的出來喔,畢竟在家裡只要做這種事一下就會被發現,都記下那種味道了。啊、啊,原來你都是在這裡做的啊?吶?」

  小松兩手按著廁所門,將臉湊向前,小聲地說著。

  「一松。」

  原本安靜無聲的廁所傳出了激烈的回敲聲,像是警告不要再接近一樣。

  但小松才不怕。廁間裡的是他的弟弟。

  排行第四的一松,他跟其他兄弟不一樣,說是內向安靜,在旁人看來是非常陰沉吧。進中學沒多久就被人找過麻煩,但是馬上以陰狠的手段搞得沒人敢找他麻煩。不只混混,連一般的同學都懼怕他,似乎在班上也是孤僻一人。

  小松從來沒去瞭解過這個讓人有些擔心的弟弟在放學後作些什麼,偶爾會聽到其他兄弟說他在巷子裡餵貓,又聽說過回家時才發現他窩在房間裡的角落,直直地盯著房門,不知道在看什麼。

  不論是哪邊,沒有兄弟猜的出,一松其實是待在學校的廁所裡。

  不是被欺負也不是躲起來偷哭,而是做更加羞恥的事。

  直到敲門聲停止,小松再度開口。

  「畢竟在家裡做的話,大家都會很不滿的,說房間又留下味道了,你說是不是啊。但是,真沒想到呢,一松。」按在門板上的手指輕輕地敲了敲,小松笑開了嘴。「在廁所裡打手槍,感覺真的這麼好嗎?」

  門後面安靜了一會,然後是非常細小、但還是讓小松聽到的嘖舌聲。

  一松似乎不打算問小松是怎麼認出他的,但其實小松只是推論外加猜測而已。熟悉的味道,而兄弟當中唐松跟十四松都熱於社團活動,輕松跟椴松則是忙於社交,會跟自己一樣在校園中閒晃的,只剩下自己跟一松了。

  也是因為這樣才發現了這件事呢。

  小松笑開了嘴,正想說些什麼,門內就傳出了低聲:「……回去。」

  「嗯?」小松發出嘿嘿的笑聲。「為什麼?」

  「殺了你。」

  「啊、啊,真嚇人呢。可是,你一個人在這廁所裡,我會很擔心你是不是被欺負嘛,是不是需要幫助呢?我不行的話,要幫你叫其他兄弟來嗎?」

  門內傳來抽氣聲。

  小松輕拍了一下手掌。「啊,不如叫唐松來吧,這個時候他在學校吧?」

  「好了給我回去!」

  一松在門內對小松咆哮。而小松笑著貼在門板上,用異常溫柔的口氣,輕鬆說道:「開玩笑的,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喔,這是我跟一松的小秘密,對不對?」

  對方閉口不語。

  「說到秘密,說到廁所……想起來了呢,你有被我害得不小心關在廁所裡頭過,十歲的時候。很可怕吧,明明只是去上廁所,卻被人用東西堵住門口,怎麼敲打都出不來,關在裡頭好幾個小時,真可憐。那個時候廁所還這麼黑,有點髒髒臭臭的。要是得被關在裡頭怎麼辦呢?被遺忘在那裡怎麼辦呢?有偷偷哭吧?那時候?好可憐呢一松。這樣的你,不是應該覺得廁所很可怕嗎?」

  一松依然沒有回應,但是,小松聽到了喘聲。

  愣了一下,小松張口,然後忍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他想,原來是這麼回事。

  「是這樣的嗎……你啊,享受著呢。」

  按在門板上的手指繼續敲著,一下,兩下,三下,響亮得不知道外頭的人聽的到聽不到。

  「聽說人在極度害怕的時候會感受到心跳加速的刺激感,記得你以前也是,被弄到哭出來卻喜歡坐雲霄飛車。這不提了,所以說就算害怕還是要待在廁所裡是這個原因?不知道會不會被誰突然關起來,不知道會不會突然被發現,不知道會不會一直在這邊待著,再也沒有人會注意到你。這麼絕望、令人難受的狀態,你居然享受著,想像著這樣的情景忍不住弄射了,嘖嘖,真下流呢。」

  喘聲顫抖了起來,帶點哽咽,好像快哭出來似的。

  小松舔了一下下唇,然後手慢慢下移,握在門把上。

  「欸,哥哥我知道,要怎麼做能夠更舒服、更刺激喔。兩個人一起待在廁所裡,更狹窄也更溫暖呢,一松啊,所以。」

  小松張開口,僅用氣聲說著。

  「給哥哥開門吧。」



  沉默持續了很久,久到小松懷疑一松是想跟他打持久戰。

  在小松差點要沒興致,準備鬆開手的時候,他聽到了金屬磨擦的聲音。

  咧開嘴,小松拉開了廁所門,悄聲進入,把門帶上時反手鎖上。



  那是他們十七歲夏天的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