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白]祂與祂的千年戰爭 六

 





  說起夢。

  在道教「夢」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預見未來,眠中修仙,踏入仙境得嚮往,以及讓人看遍浮世的繁華而領悟人生不過一片虛無,因而放下一切頓悟。道教故事當中,時常有讓凡人入夢看遍各種事績而開悟的故事。

  而提起中原有名的入夢傳奇,人人都會想到「南柯一夢」這個故事。那個故事是說有一名喜歡交遊、有義氣、重視友誼又愛喝酒的武將,他因為酒後亂事而受貶官,回到家鄉放縱自己。有天他與朋友喝得大醉,只能由朋友攙扶著回家,倒在床上時,那人作了一個夢。他夢到被接到富饒之國作駙馬,還與美麗的妻子一同管理一座大城,令兩名摯友作重臣,曾經過得非常幸福安泰。但歷經妻子的過世、爭戰的疲憊,回到本國作官的他變得奢侈墮落,而令國王勸回俗世,原來那富饒之國本非人世之存在。那人被送回老家後,才真的醒過來,按照夢境的指示,來到那仙國的入口,家南邊的大槐樹下,挖掘之後發現非常大的螞蟻窩,一切都像是夢中所見。對世人來說這不只是鄉野傳奇,還是個寓言故事,用這夢作為警惕,不要迷失於名利與權力。

  白澤非常喜歡這種夢中修道的故事。

  夢能給人幸福的結局,也能給予現實的警告,既不會有真正的傷害,卻又能明確的點醒一個人,是道教指導當中白澤非常推薦的一環。

  因此白澤不知道,某個惡鬼在一大清早就來到極樂滿月,把還在整理農田的他從脖子抓起來,扔向二十尺遠的桃樹林後還撲過去用力多揍幾拳的用意。

  「等、等等!」滿身花瓣的白澤抹去一鼻子的血,驚恐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又舉起拳頭的鬼灯,伸手要阻擋鬼灯的動作:「在揍我前好歹講一下理由啊!」

  「您還想聽什麼理由?下流的老頭,您做了什麼事您心知肚明!」鬼灯兩腳跨坐在白澤肚子上,僅用繩子束起的長髮幾乎算是披散在肩上,服裝也是僅穿了襯衣後外頭披了一件黑袍用腰帶紮住腰,勉強還能外出的凌亂打扮,一副就是外表還沒打理好就直接闖入桃源鄉的樣子。

  「我究竟作了什麼事啊。」帶著鼻音的白澤聽起來像是哭過一遍了。

  看到白澤那副無辜的樣子,鬼灯更為火大。再怎麼說,鬼灯,以及眼前的白澤--

  在昨晚的夢裡交合了。

  就在點起白澤上個月送來的沉香,鬼灯安然入眠之後所發生的。

  夢中的白澤笑得甜美,與鬼灯結為一體的魅態可說是前所未見,他倆交纏得有如戀侶一般;正因為這樣鬼灯一起床就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發現自己還起了男性早晨健康的生理反應更加噁心。沒有一個男人夢到跟同性的死對頭交合,還能喜孜孜地拼命回味,根本恨不得一頭撞牆把所有夢中的景象忘得一乾二淨。

  而鬼灯則在用冷水洗過臉時,想起白澤給自己這塊沉香,說能讓人一夜安眠。

  沒點香就沒事,點了香就有事,這罪魁禍首要找誰還用的著想嗎?鬼灯現在看到那被自己壓在地上的白澤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就很想把他掐得尿失禁。

  「您前月給我一塊沉香,還記得嗎?」鬼灯冷冷地說。

  「沉香?」白澤眨眨眼,慢慢漾開了笑容,「啊你說那塊香啊,還想說怎麼回事,你終於用了?這次沒等到五十年就來跟我答謝,看來禮儀上稍有進步。睡得可好嗎?有沒有充份享受過?快來告訴爺爺你夢到哪位姑娘?」

  鬼灯心想,他是否能就此挖出白澤的每顆眼睛,然後在他面前一顆顆捏爆。

  「怎麼不說話?」白澤看著鬼灯齜牙裂嘴的恐怖神情,稍微感到些許不安。「喔,這夢對處男來說還是太刺激了是不是?要精準的控制夢是很難的,你要努力點,也可以夢到跟那個人牽牽小手到野外看風景的幸福互動。」

  「不需要夢到這種東西!」鬼灯吼完了以後單手壓在白澤的脖子上施力,讓白澤只能啞著聲揮手掙扎。等看到白澤的臉色由紅轉紫,鬼灯才放開,讓白澤咳到能正常呼吸為止。在白澤拼命吸氣緩和呼吸的時候,鬼灯也慢慢冷靜下來。

  白澤的口氣的確是帶有些許嘲諷意味,但比較針對於鬼灯沒有與人交往經驗這點,而不是在夢中被羞辱這點。從剛剛開始白澤一直在問鬼灯夢到了誰,說不定他真的不知道鬼灯夢到什麼。

  鬼灯回想起夢中的白澤,的確不像現在一般穿著漢服,而是穿著異族的服飾,就這樣笑著躺在床上張開雙手迎接自己。

  鬼灯原以為自己會身體一冷,豈料卻是下身一緊。

  他立即尷尬地起身,然後俯視著還躺在地上哀聲嘆氣的白澤,對他伸出了手。

  「所以,那沉香是作什麼用的?跟筆一樣注入您的神氣?」

  「我才不會什麼東西都注入我的神氣,好痛痛。」白澤反握住鬼灯的手,給鬼灯拉起來,好不容易站穩身子,就開始拍掉身上的花瓣。「我說你,聽過南柯一夢這個故事沒有?」

  「您是說南柯太守傳那篇故事?」

  「正是。夢境既為虛,又為實,透露的是你真實的心境。」白澤說著彩袖一揮,指向眉頭皺得老緊的鬼灯。「那沉香會解放你內心最誠實的渴望。」

  「啊啊?」鬼灯瞇起了眼。

  「沉香本可安定心神,亦有佑腎壯陽之用。那棵沉香木是由我種的,日夜專注地滋養,於是乎焚燒其香,會讓人夢見最深刻的愛意,以及紓解苦戀的煩悶。講白一點,就是會夢到跟喜歡的人交合的夢。」白澤講到這裡臉變得桃紅,雙手捧頰地湊近鬼灯,小聲地說:「所以小哥你真的夢到了吧?反應才會這麼激烈,不要害羞,快告訴爺爺你夢到哪位姑娘了?是我所知道的那幾位嗎?」

  聽到白澤這麼說,鬼灯面無表情地盯著白澤好一會,一言不發地看著他。白澤沒什麼動搖,還是一樣帶著傻呼呼的笑望著鬼灯。

  「您確定是如此?」判斷白澤沒有說謊,鬼灯又再問了一次:「難道不是您種樹時出了什麼差錯,導致沉香得出的效果完全不對?好比夢到最討厭的人之類的。」

  「不會的,相信我的製品啊。」白澤哈哈笑著,揮舞著袖子,沒發現當他說「相信我」的時候鬼灯翻了白眼。「藥物及道教法器是我的專長,我做這夢沉香也很久了,時常讓道士作為測驗弟子的工具。許多弟子發現自己對凡世還有依戀,就能果斷地回去追求所愛,這也是好事。」

  像這樣真實的夢到與真愛交合的情境,要不動搖才是困難的吧。鬼灯暗自吐嘈著,而他又想,自己那夢的內容又十分不尋常。

  「如果沒有喜歡的對象?」鬼灯又問,白澤則是歪著頭。

  「就算是這樣,也會出現某個理想的形象,哪怕不是認識的人。依照每個人對未來的期望,還有可能夢到未來的對象。只有真正清心寡慾的人,才不會夢到依戀的對象。他會夢到在天鄉無憂無慮的神仙生活。」

  鬼灯托起下巴,沉思起來。

  也就是說,若白澤說的是實話,做出來的也是正品,那意味著鬼灯的夢代表--

  掩著嘴,鬼灯跑了起來,到沒人的林間把能嘔的全嘔出來,不過空腹一晚只能讓鬼灯嘔出苦水而已。

  「喂,怎麼了,身體不舒服?」白澤的聲音從後傳來,越來越近,「要不要我替你抓點藥?」

  別過來,就這個時候別過來!鬼灯按著樹幹不自覺地惱怒起來,白澤現在對他越溫柔,不知怎的他就越火大。

  也就是結論是這樣。在這引出心中本音的焚香中,讓鬼灯得知,自己喜愛著白澤,愛到想把他壓在床上翻雲覆雨。噁心,太噁心了!讓鬼灯難受到想把白澤摔成碎碎的程度。他從沒想過對白澤的執著會演變到這種地步,最初明明只是想白澤每次不長眼就挖他的眼啊!

  但是這跟宣戰以來的執著應該毫無關係。

  鬼灯想起來了。

  早在幾百年前,那幾千年間的求學,在白澤掩袖輕笑的時候,鬼灯總會感覺到沒來由的胸悶。那時的他,以為那只是不耐煩的焦慮。

  鬼灯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他想趕上白澤的智慧,為什麼他這麼想與白澤並肩,又為什麼在白澤對他宣戰的時候,鬼灯緊咬著不放就想白澤認輸。

  想到這,鬼灯又往地上嘔出苦水。

  「喂我說你要不要緊啊,是不是早起沒穿好衣服著涼了。」此時白澤已來到鬼灯身後,輕輕地拍著鬼灯的肩膀。「小哥,我替你煮碗冰糖粟米粥吧,我是不知道昨晚的夢讓你得到怎樣的打擊,但你要堅強起來。鬼生還長的很,你一定有希望,能夠追求到你想要的另一半的!」

  白澤說完,手腕突然給鬼灯捉了起來,然後一個使力把白澤往自己的懷裡扯,讓白澤差點要跌到鬼灯的嘔吐物裡。白澤狼狽地穩住腳步,抬起頭,對上了鬼灯冰冷的視線。

  「請不用擔心。」鬼灯對著白澤沉聲說著,「我沒事,一點也沒事。」

  「欸,這樣啊。」聽到這話,白澤又恢復原來的笑容。「你高興就好。」

  「而且您放心吧。」鬼灯說著,加重了握緊的力道。「那個我夢中的人,我會緊緊抓住。」

  「緊緊的。」鬼灯又強調了一次,被握緊的白澤不停喊痛。

  「好啦好啦你要抓就去抓那個姑娘的小手,記得不要太緊要溫柔點啊,唉呦。」白澤說著努力想把手抽出來,而鬼灯就在此時鬆開手,讓白澤跌在桃花花瓣上。

  「真是搞不懂你,處男的反應也太激烈,你最好去花街找大姐姐鬆一鬆。」白澤一邊揉著腰一邊勉強地爬起來,站直身後再度拍掉身上的桃花。

  「說到這。」鬼灯捻去白澤頭巾上的花瓣,問著:「結果您給我那塊沉香是想作什麼?」

  「啊呀。」白澤笑得瞇起眼,像蝴蝶一般舞動雙袖,「我想看看給你這處男一點刺激會變成怎樣,效果超群啊,看到你超遜的樣子真開心!開心到我可以給你花街的貴賓證去玩了!」

  「你是笨蛋嗎?」鬼灯瞪了白澤一眼,扭曲的臉孔彷如般若。白澤被鬼灯這麼一瞪,就嘟起嘴,放下雙手。

  「你也不是沒有滿足到吧。就說禁慾系的鬼族最難搞了。」白澤說完對鬼灯揮揮袖,轉過身。「既然沒事就趕快回去上工吧。」

  「慢著。」鬼灯一把捉住白澤的袖角。「不是說了要煮冰糖粟米粥,不煮了?」

  「你要吃啊?」「要吃。」

  白澤吐了一口氣。「那就跟我來,記得吃飯前要洗手。」

  沒發覺、沒警覺、沒自覺。鬼灯在白澤答應讓他進屋吃飯的時候領會到這些事。跟著白澤往極樂滿月的方向走,鬼灯邊走邊想,現在這種關係最好。

  就這樣,先把自己的心情隱藏起來,等到最佳時機再拿來作武器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