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森林

關於部落格
總之,就是放小說的?(毆)
  • 11778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白]大試煉DA 一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尊貴不凡的神明,以及陰險黑暗的鬼神--

  喔?你說想聽的不是這個?這樣啊,那我就從近一點的事開始講起吧。

  曾經被封印在崑崙,來自中國的四凶獸,渾沌、窮奇、檮杌、饕餮,闖進了大和地獄,引起一連串的災難。在這四頭巨獸在作亂時,同時有一批亡者趁機叛亂,使得地獄制度幾近崩壞。

  當時作為領頭的,就是那個陰暗的……呃,不,反正就是那個鬼神啦,閻魔殿的第一輔佐官。他站上最前線想阻止四凶破壞地獄。然而就算是自稱最強的鬼神,也不可能一個人同時對抗四凶獸,被圍毆之下當然變得破破爛爛,若不是最聰明耀眼的神獸去救他,他大概就死在那邊了吧。

  懂得製藥之術的神獸細心地照料鬼神,總算是救回一條命。

  但是那時地獄可不妙,亡者佔領了閻魔廳,十王被脅迫作為人質,獄卒難民聚集在天國的桃源鄉,光是療養傷員就已經盡了全力,剩下的獄卒除了守在各崗位避免暴動,剩下的戰力也幾乎集中起來守住天國之門,避免亡者闖入。

  在這個時候,四凶透過亡者集團,要求要把收容獄卒的神獸交出來,否則要對十王下手。這是因為全世界只有聰明的神獸才知道怎麼對付四凶獸。知道這一點,於是還帶著未癒之傷的鬼神要求神獸與他合作,祕密地一一擊破四凶,好把地獄導回正途。

  你問結果怎樣?哼哼,借助知道所有知識的神獸--白澤,我,的協助,這種事當然是輕而易舉囉。好啦,也多虧有那個鬼神當作戰力,要不然我可沒有那個自信可以一次對付四凶獸。別那樣看我嘛!我為了救那鬼神,可是用上三根背角耶!有兩根是在最初治療他的時候,另外一根是中途治療他的骨折才折的,弄得我痛死了。

  總而言之,四凶獸打倒了,也逮捕了叛亂的亡者。

  但是問題並不是這樣就解決了,地獄被四凶大肆破壞,許多刑場需要修建,包括閻魔殿都被轟了一個大洞。這樣下去地獄根本無法正常營運,很快就會被亡者塞爆,最後地獄就會崩潰了!這樣的狀況連地獄第一輔佐官、所謂最強的鬼神都無法解決。大和那邊的天國似乎也傾向提供救援資源,像是糧食、資金等等,其餘還是交由地獄那邊處理;事實上,他們的行政官似乎也比較喜歡自己來處理問題。可是這下光修理就需要十年的時間,地獄根本不可能花這麼長的時間邊修刑場邊行刑,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乎,噹噹,這個時候就要中國神獸的協助了。

  嗯?我可不是打腫臉充胖子喔。而且說起中國神獸,哈,那又不只我一個。哈哈,我真是太有名了,說到中國神獸就只想到我。好啦好啦,我不是為了自吹自擂才講這些的。是這樣的,中國天國,有個非常重要的法寶,可以解決這次大和地獄發生的問題。

  讓你猜猜那是什麼?

  能快速修復損壞、把一切都變回原來的樣子的……你說家事小精靈?喔那當然聽起來也是個好主意,但你知道的,我們這兒的天官天差、天將天兵,他們都有自己的事要忙,不太可能去幫助大和地獄的損失。而且比起增添修復的人力,哆啦A夢的道具比較有效率對吧?像是什麼時光機啊、時光布啊,咻的一聲就能把問題解決了。事實上呢,中國天國就有這樣的道具。

  那就是「儵忽斧」。

  封印在天國深處,那輕輕一劈就斬開時間之壁,促使宇宙運行的時光寶器。只要抱著某種意念揮動它,就能精準地操作時間。

  但是這種會改變歷史及未來的寶器,不能隨便給人使用對吧?因此,中國天庭規定,若要使用「儵忽斧」,必須通過祥瑞的認證。講白點,就是要給神獸們考試啦!

  所以呢--這會終於講到重點啦。

  中國天庭給了大和地獄一個機會,讓他們派出一個人接受祥瑞的考驗。

  那個人就是閻魔殿第一輔佐官。

  對,就那傢伙。休想我叫他的名字。





《大試煉DA》








  被鬼卒們押送在前的亡者抬起頭,望著眼前的景象張大了嘴。

  得知要送審閻魔殿的時候,亡者其實早就認命,他也試著想像自己會被壓在那如畫中那般威嚴恐怖的閻魔殿前,接受閻魔大王嚴厲的審判,想像得越多就越害怕,有時甚至怕得漏尿,幾乎要崩潰大哭。

  而眼前的閻魔殿,的確威嚴恐怖,幾乎無邊的廳堂,血紅色的牆壁及天花板,不時傳來的行刑聲,燈台燃燒發出的霹靂啪啦聲,以及在自己眼前的坐鎮拿著驚堂木,充滿壓迫感非常巨大的閻魔大王,所有的一切就像世人所畫出的閻魔殿一樣……

  不!眼前的就是畫啊!

  的確眼前就是判桌,判桌後頭坐著超巨大的閻魔大王,到這裡為止都還很震撼,可是他的背後,那個血紅色的牆壁及天花板,那是超級大的畫板啊!有如○秀影城那種超大電影螢幕般的大畫板!雖說畫得非常寫實,遠近比例都顧到,原繪者一定相當厲害,但還是不改閻魔大王的背景是畫板的事實啊!所謂無邊的廳堂是真的沒有邊,往旁邊看去就是刑場,一邊要準備審判旁邊一邊在行刑,聲音傳過來不就只是剛好而已。由於這判桌就直接座落於刑場之中,地獄沒有陽光,靠的是光苔勉強照亮,也難怪他們得點起超大的火台,照亮判桌的時候也燒得霹靂啪啦響了。

  押著他到判桌前的鬼卒看到他目瞪口呆的樣子,用鼻子哼了氣。

  「你會如此吃驚也是理所當然的事。這可是閻魔大王!」

  雖說鬼卒的話語很正經,但亡者都快覺得這是某種反諷搞笑了。

  只見閻魔大王咳了兩聲,拿起了麥克風……麥克風?大聲地講出了亡者的名字,以及數落他的罪狀。亡者雖然害怕,可是看到閻魔大王這樣激動地拿著麥克風講話的樣子,亡者總是會聯想到年末酒會拿著麥克風唱歌的阿伯,反而覺得有點親切。

  在亡者一直分神胡思亂想的時候,他注意到判桌前有一名手拿捲軸,身穿黑衣,外表俊美英挺的男子,他額頭上有角,大概也是鬼族吧,那名跟其他獄卒比起來十分英俊的鬼族收起了原本還在看的捲軸,然後從袖子裡取出一個大聲公,對準了閻魔大王。

  「閻魔大王!請您振作點!沒看到亡者感到無聊了嗎!拿出您的氣勢!」

  這聲巨吼讓附近的獄卒都停了下來,押著亡者的獄卒也忍不住掩住耳,可憐的亡者則是兩手被綁住而無法掩耳,被震得耳朵刺痛又頭暈。在他快要倒下的時候,隱約能看到閻魔大王窩囊地被那名黑衣鬼族用大聲公像老媽子般持續說教的景象。這是亡者被拉走前最後看到的景象。

  而完成這次審理的閻魔大王鬆開了掩住耳朵的手,無奈地嘆了口氣。

  「唉呀唉呀,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啊。」

  「當然不行,大王。」依舊透過大聲公來說話,黑衣鬼族,也就是閻魔殿第一輔佐官,鬼灯,面無表情地對著閻魔大王說著:「現在閻魔殿嚴重損壞,無法進行正常的審判流程,不得已才必須在戶外進行審判。但是,大王您依舊要拿出幹勁,用盡全力讓亡者害怕才行。」

  「這是要怎麼讓亡者害怕啦!」閻魔大王拿著麥克風哭喪著臉說。「只是架個畫板在後頭,旁邊還有獄卒在工作,受刑的亡者都一臉好奇的看我們在幹嘛,而且因為行刑聲太大聲了,就連溝通都需要靠麥克風放大聲音,威嚴盡失啊!」

  「您這樣說對畫這個閻魔殿的茄子先生太失禮了,他畫這幅畫可是十分用心的!」

  「畫得再好也看的出來是畫板啊,都有新來的亡者問地獄是不是只愛作作樣子了,這樣最重要的第五殿審判就達不到讓亡者害怕的目的啦!果然無法這樣撐下去的啊,鬼灯君。」閻魔大王說著趴在判桌上哇哇叫著,沮喪的模樣像是被老闆裁員的老爹似的。

  鬼灯聽了,只是輕輕點頭。「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閻魔大王疑惑地抬起頭,睜著金魚般的大眼。

  「我正想展示給您看看。」鬼灯說著拍了拍手,然後就看到有人推了龐然大物而來。

  「太好了,這下真的能啟用了嗎!」在後頭推著東西過來的是技術部的烏頭,他開心地將展示品推到判桌前面,讓已經呆掉的閻魔大王看得清楚。

  蓮花冠帽、紅色判衣、大鬍子、銅鈴眼、以及跟龍貓相若的體型,在閻魔大王面前的是另一個閻魔大王,而且表情更加威嚴恐怖,一張怒顏看得閻魔大王自己都怕了;那當然不是真的大王,而是仿造出來的模型。

  「請看,這是特地做出來的機器閻魔!」烏頭於是開始解說:「會講話、會眨眼、會瞪人、頭會喀喀喀的轉動,必要的時候眼睛還會射出光線,嘴巴還會噴火,請看!」

  烏頭說著拉下了開關,機器閻魔喀喀喀地動了起來,又宣判罪行又出言恫嚇,最後兩眼發紅的從嘴巴噴出了火柱,把真閻魔的鬍子給燒了。

  「如何,大王,這機器閻魔很有威嚴吧。」鬼灯淡然地補述著說明,完全無視哇哇叫著滅火的閻魔。「那是我去現世登別溫泉得到的靈感,如果大王您在這環境裡無法好好審判,我想偶爾換個新方式也算是不錯的刺激。」

  「說什麼刺激!鬼灯君只是覺得好玩吧!」

  「我不否認這點。」

  「嗚嗚嗚嗚……」



  鬼灯與閻魔繼續一搭一唱,在旁邊看的獄卒雖然都忍不住笑出來,但同時他們也感到擔心。的確,像現在這樣,連審判都無法建立起威嚴,對地獄的運作來說可不是好事。

  「現在地獄打算怎麼重建?」「聽說已經押著叛亂份子作苦工了,但是這樣也趕不及。」「這可傷腦筋了。」

  像這樣的話題已經每個人都聊過一遍,就連地獄專屬電視台的談話節目也在探討這個問題。據說像現在這樣邊建邊行刑,地獄不出一年就會制度崩壞,好比犯人再次叛亂成功之類的,而之前的叛亂已導致獄卒們元氣大傷,沒辦法再應付這樣的麻煩事。

  然而,明明是這麼嚴重的狀況,但不論輔佐官還是十王,似乎沒人為此露出愁容,由其幾乎是最高行政官的鬼灯,在四凶之亂後幾乎面不改色的照常執行公務。

  於是乎,新流言又出來了。

  傳聞鬼灯已經有一套解決辦法,那就是--



  「鬼灯大人!」

  抱著一堆文件來到臨時搭建的房廂,小鬼鬼卒茄子撥開了門,進到房內,手還來不及放下文件,就對著在臨時搭建屋裡辦公的鬼灯問著:「聽說您要去借寶物是嗎?」

  「請把文件放在旁邊的籃子裡。」鬼灯戴著紅色眼鏡讀著桌面上的文件,在茄子放下文件的時候,批改文件的手都尚未停下。

  「聽說是借二十二世紀的寶物對吧?像藤子大師的作品那樣。可以輕鬆修復地獄的超級道具之類的?」茄子說著趴上了辦公桌,好奇地看著鬼灯大人批改的文件。「是物資調度許可文件啊,看上去好辛苦。」

  鬼灯輕輕點頭。他將通過許可的文件整理起來,然後閉上眼皮用手按摩了一會。

  「喂,茄子,你可別打擾鬼灯大人!」緊接著茄子進來的是另一名小鬼鬼族唐瓜,他將手上的文件也放在待審理籃,還幫忙整理了一下,然後一臉傷腦筋地望向茄子:「鬼灯大人在這個時間點是最忙的,你該不會跟他胡說八道些什麼吧。」

  「我問了!」茄子興奮地舉起右手。「我問了鬼灯大人是不是要去拿未來不可思議的道具!」

  「笨蛋--!」唐瓜馬上給茄子一記手刀,然後轉身向鬼灯彎身謝罪:「抱歉啊鬼灯大人,我真的沒想到會有笨蛋跑去問鬼灯大人這種事,這流言在地獄流傳已久,鬼灯大人應該是最困擾的才對。」

  「沒事的。」鬼灯拿下眼鏡放在桌上,鬆一口氣的樣子像是要準備中場休息。「其實那也算是半個事實。」

  唐瓜訝然地望著鬼灯,而茄子則是露出好奇的表情。

  「你們也知道吧,之前那場動亂,跟中國脫不了關係;雖說不是有意,但讓四凶獸逃脫闖入我們這裡搗亂是事實。因此前幾天,麒麟大人及鳳凰大人降臨於大和地獄,直接找我談一件事。結論而言,我得到某個秘寶的使用資格考的許可。」

  「資格考?」茄子歪了歪頭。

  「是很重要的東西,所以需要經過考試,通過了才能取得。」鬼灯解說。

  「原來是這樣。唉呀,結果不是要直接援助我們。」唐瓜感嘆的說。

  「畢竟是重要資產,而且也牽涉到兩國、天地互不干涉的問題,各方面都很麻煩。」鬼灯說著端起了茶,喝了一大口,「這幾天也考慮要不要婉拒,但是有這樣的機會,就算沒辦法考過,我也挺想見識一下。據說連得到考試資格都是很稀奇的事,而且這次很幸運,通過祥瑞的幫忙,不用經過什麼麻煩的行政程序,只要親自去考試就可以了。」

  「考試啊。」茄子抬起頭,他想像著鬼灯坐在書桌前趕著寫考卷的模樣。

  「肯定不是那種考試吧,欸,說起中國式的,可能是要拿毛筆跟磨墨對吧。」唐瓜雖是衝著茄子吐嘈,但他也想像不出那會是怎樣的考試。

  而鬼灯也搖了搖頭。「不是一般定義上的考試。多半是像童話故事那般,給善良的主人公接受考驗,最後得到寶物那樣的儀式。」

  「喔喔!像是那種『直到走到終點前不能回頭』的考驗是嗎?」茄子若有所思的說。

  「差不多是那樣。補充一下,中國民間故事的考驗當中,還有泡在岩漿裡三天取得太陽之力、泡在冰池裡三天得到月亮之力,這種超乎想像的鬼畜作法。」

  「鬼灯大人沒問題吧?」唐瓜擔心得臉都白了。

  眼前的鬼灯似乎沒有恐懼之情,反而因為期待,兩眼顯得閃閃發光。

  「而且聽起來不像是能準備的考試,通常是要那個吧,善良、忍耐、智慧,其餘全靠運氣?」唐瓜說著自己用手撥算了起來,「現世的一般考生除了自己作準備以外,好像是去神社或寺廟求學業成就御守對吧?鬼灯大人有求一個嗎?」

  「哼嗯。」鬼灯托著下巴,表情看起來不以為然。

  難道以鬼灯的自尊心來說,不想靠著那種神怪力量嗎?對此唐瓜報以苦笑,反省自己講話沒經過考慮。

  「雖然說那樣也是可以。」鬼灯低下頭,嚴肅地說著:「可是這裡是彼世,要去的也是天國的考驗,去求神明保祐的符,與其說是有加持,不如說那就像是走後門找人關說的感覺,根據找的神的不同,有時還會變成求印度那邊的來關說中國的。」

  的確是這樣沒錯!唐瓜一臉尷尬,茄子則是噴出一口水。

  「但是我還是有拜訪一下考驗的前輩,問問他們的看法。目前有兩名在東京立川區渡假,於是就在昨天到現世視察的時候問了一下意見。義哉先生還擔憂的問我需不需要借我拉結爾之書,我婉拒了。」

  「拉結爾之書?」唐瓜與茄子同時露出疑惑的表情,而鬼灯正要回答的時候,搭建屋的門口就傳來青年男子的聲音。

  「拉結爾是西方天國的天使,代表著『神的奧祕』,同時也是生命之樹裡頭智慧的守護天使。由於他能知曉所有一切奧祕與智慧,因此他就把所有的一切知識都記錄下來,那就被稱作『拉結爾之書』。某個惡鬼的確是不需要這個,因為啊--」靠著門欄,盤著雙手,身穿白衣的男子側著頭,對著屋內的人瞇眼笑著,「有某個同樣知曉天下一切智慧的神獸,也就是白澤我,要陪同倒楣的鬼神一同接受祥瑞的考驗,一點都不需要擔心呢。」

  鬼灯發出嘖的一聲,手中的原子筆被捏得快要裂開。

  「的確是因為這理由才婉拒,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因為您的愚蠢給西方天國添麻煩。」

  「欸!好過份!虧我分文不取願意陪你去考試呢!」

  「不是麒麟大人與鳳凰大人在討論事情時要您接我去考場嗎?說起來您那時還萬分不願意,還是被帶出門外不知道討論什麼才勉強答應。」

  「真是啊,麻、煩、死、了,為什麼非得由我帶你去那裡?雖說那邊真的只有瑞兆容許進出啦。」白澤氣得鼓起嘴,發出了噗噗兩聲後又繼續碎碎念:「的確之前的事也算上我的份,可是我已經有幫了很多忙了,結果現在這事也要我陪同照顧,還要我今天就接你過去,搞什麼啊,做這種事天庭也不會多給一些報酬。」

  「就是今天嗎?」鬼灯說著將眼鏡戴起來。「還請您等一下,我得把這裡的文件看完。」

  「喔呀,看不完的話我來幫你處理一些?」

  「不必。請您不要打擾我。」

  「今天?」「白澤先生,你們是要去哪裡呢?」茄子跟唐瓜同時看向白澤,而白澤注意到他們兩個,笑嘻嘻地揮著手指。

  「正確來說是明天喔。從明天開始,某惡鬼要進行為期一週的考驗,至於要去的地方嘛,就是--」

  白澤修長的手指指向了天。

  「崑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